4月21日,记者走进了“漩涡中”的特斯拉。


4月上海,天朗气清,临港新片区中,不少工厂正忙碌生产,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走进了其中的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工厂线上正在生产出口车,均为右舵。据介绍,在产能不断扩大的背景下,目前该工厂实行3班倒,24小时不休。


平静的超级工厂身后是舆论漩涡中的特斯拉。


上海车展首日,一名女车主身着白衣站上车顶,质疑特斯拉“刹车失灵”,将特斯拉推向了风口浪尖。


随后,上海市青浦公安分局通报显示,经查,张某(女,32岁)和李某(女,31岁)因与该品牌公司有消费纠纷,到车展现场表达不满。


事发当天,特斯拉坚持称产品质量没问题,质疑该车主的动机。不过,事情发酵后,4月20日晚间,特斯拉就“车展维权事件”致歉,称尊重并坚定服从政府各相关部门的决定,尊重消费者,遵守法律法规,坚决坚定地积极配合政府各相关部门的所有调查。特斯拉已成立专门处理小组,尽全力满足车主诉求,争取让车主满意。


但是,李女士4月21日向贝壳财经记者表示自己至今仍未收到特斯拉道歉,并强调“特斯拉刹车失灵是软件问题”。


特斯拉并未对此下定论。


谈及刹车系统,特斯拉企业大学负责人Leo 在特斯拉上海工厂内接受贝壳财经记者采访表示,“特斯拉使用的都是非常大规模的、非常成熟的、标准化的刹车系统。”


4月21日,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多次致电郑州市市监局新闻处,电话未能接通。


21日晚间,市场监管总局表示,已责成河南省、上海市等地市场监督管理部门依法维护消费者合法权益。


4月21日,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走进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


“刹车失灵”漩涡:

维权车主称刹车失灵差点撞行人 特斯拉称刹车系统非常成熟


近日,特斯拉被卷入舆论漩涡。4月19日,2021上海车展首日,特斯拉就在自己展台上遭遇消费者“车顶维权”,被拉入“刹车失灵”漩涡。


上海市青浦公安分局通报显示,经查,张某(女,32岁)和李某(女,31岁)因与该品牌公司有消费纠纷,于当日到车展现场表达不满。


特斯拉开始质疑该车主的动机,并坚称产品质量没问题,20日晚间又出来道歉,不过维权车主李女士21日向贝壳财经记者表示未收到特斯拉道歉。


园区内停放着许多特斯拉


李女士向记者表示,自己此前与站上车顶的张女士是在特斯拉车主群里认识的,她们在上海车展首日分别进入展馆。


“自从我提了特斯拉以后,这辆车就问题不断”,李女士向记者表示,自己于2020年3月19日提车。李女士提供视频显示,在她4月8日驾车途中,车的前厢锁、后备厢锁、车门锁都同时打开。


而今年2月末、3月初,李女士自称,自己分别经历了两次刹车失灵。据称,那时李女士正在马路上行驶,发现前方有行人,踩刹车时发现刹车失灵,由于道路比较宽阔,李女士马上打方向盘往另一侧行驶去,好在过了一会刹车恢复了,“那次真是把我吓到了”。


无独有偶,今年3月,媒体报道海南车主蒙先生称,自己因特斯拉刹车失灵而撞了墙。特斯拉随后对此解释称,车辆数据显示,车主踩刹车后,车辆制动系统、ABS均正常工作,初步判断是因地面湿滑和车主最初踩下踏板时幅度较轻导致此事故。


不过,谈及刹车系统,Leo表示,特斯拉使用的都是非常大规模的、非常成熟的、标准化的刹车系统。


“每辆特斯拉上有多几套刹车传感器同时运作,几套系统同时故障的可能性很小”,Leo解释。


他表示,特斯拉车主在车上的每一个动作都有数据记录。假设一辆特斯拉出现完全的刹车故障,首先,车上有数据监测,会检测出ABS(防抱死制动系统,该系统旨在防止紧急刹车时车轮抱死情况)是否开始工作。


其次,每一辆特斯拉上的刹车传感器都是同时、独立运作,“为什么说今天的云储存那么厉害,因为数据是同时储存在三个地方,就算一个传感器故障,两个同时故障,三个同时故障,可能性很小”。


Leo表示,特斯拉造车会考虑到系统冗余,刹车方面不会只有一套系统在工作。


掉电快、传感器故障、黑屏等投诉不断

特斯拉:冬季掉电快因系统算法不准确 黑屏为软件Bug


近日,广州增城警方又通报一男子因交通事故碰撞死亡,车辆燃烧,网传视频为特斯拉失控;南宁一辆特斯拉悬挂“自动加速,刹不住车”字样被摆放在路边引起关注。


并不只是刹车失灵,特斯拉被投诉已成家常便饭。


黑屏、传感器故障、系统电量不足、静止时掉电等已成常见问题,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日前采访发现,不少车主都投诉过类似问题,而这些车主的购车时间往往都不超过一年。


3月14日,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来到陈哲家中时,他的Model 3就停在门口充电。


“冬天我把Model 3停在车库里,一个晚上自己就把电消耗光了,我甚至都没有启动车。”陈哲向记者表示,他的车在静止状态下会大量掉电,多次出现一晚上掉电七八十公里里程的情况。与此同时,充电也会出现充不满的问题,充到百分之七八十就显示充电完成。在行驶过程中,掉电速度有时也会相当怪异,“开一公里掉两三公里(里程)”。


“我反映的问题他们(特斯拉方面)也认,就是解决不了。搞得我现在根本没法使用这辆车。宣传的里程能到430公里,但实际上都不到150公里。”陈哲表示,现在开也不是,不开也不是——开的话掉电太快里程很短,不开也得定期充电,害怕车会趴窝。


有一次,于先生的这辆特斯拉显示续航里程还有180公里,但实际上只支撑了不到50公里,“电量真是肉眼可见地往下掉”。


工厂园区内伫立着不少特斯拉充电桩


面对这些问题,4月21日Leo首先对记者解释称,特斯拉此前对于磷酸铁锂电池的算法并不是非常准确,在一定情况下,特斯拉电池仍然有电,但系统没有计算出来,给车主造成了掉电过快的感觉。


他举例称,此前特斯拉可能电池仍有80%的电量,却由于算法不准确,显示只有60%的电量,可能仍有30%的电量,但算法显示车辆电量过低,系统自行判断如果再继续行驶会损害电池寿命,因此切断电源。“不是真正的电池没有电,而是计算机检测出了这个水平”。


另一方面,目前特斯拉用热泵代替现有加热器,吃电量减小,电量支出会减小。


Leo介绍,特斯拉的热泵不是自行发热,而是将空气中的热量、电池和电机发热的热量都搬运来增温,这样可以最大限度地利用热度,即使在东北也有一定效果,而在南方地区,热泵对续航的提升效果明显,“尤其是标准续航里程400多公里,以前只能开300多公里,现在提升几十公里,也是很大的提升”。


家住北京的张蕾(化名)就曾向记者反映自己驾驶的特斯拉热泵故障。


今年1月24日下午,张蕾的Model Y在北京亦庄交付提车,从交付中心至家共45公里,1月25日停车在家未开,1月26日晚上再度用车时,空调不制热、出冷风,停车后屏幕出现故障提示,手机app不可控制。


张蕾提供的照片显示,当时Model Y提示,“因系统故障,温度保持器不可用”,手机app截图则显示,“无法打开温度控制”。


此外,对于此前有车主反映的黑屏问题,Leo表示,这主要是特斯拉软件上信息娱乐系统出现了Bug,但信息娱乐系统与车辆的底层运转系统是分开的,前者的Bug不会导致后者出现问题。


“信息娱乐系统对我们来说比较新,出现Bug,开车的时候屏幕是黑的,但是底层运转系统非常成熟,包括刹车系统都是正常运作的”,Leo解释说,现在特斯拉基本每隔几周就更新一版系统,尤其是信息娱乐方面,目前已经不存在这样的Bug。


【现场探访】

产能不断扩张 上海超级工厂三班倒


临港新片区平达路,稀疏的树木立在路旁,两三层楼高的白色建筑映入眼帘。建筑面上有大量白色门,一种是灰底白字的Gate,一种则为白底黑字的Dock。这里正是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


这位于上海自贸区临港新片区的工厂,是特斯拉首个海外工厂。


据介绍,特斯拉超级工厂包括冲压车间、车身焊接、总装车间、喷漆车间等。往日大部分时间,这座工厂都生产销往国内的车,但4月21日工厂线上正在生产出口车,均为右舵。


Leo介绍,特斯拉车身使用了许多超高强度钢,与其他部分品牌不同,特斯拉纵梁不是弧线形的,“这种直的纵梁受力更好”。


记者在工厂中看到,特斯拉车间已高度自动化,德国库卡机器人与日本机器人正在因焊接而忙碌,在其中一个工作区间中,同时有12台机器人在焊接,Leo称这是为了保障工作效率。


根据特斯拉在去年第四季度财报公布的信息显示,公司计划在今年内将上海超级工厂的产能从目前的25万辆提升至45万辆,这一产能将仅次于加州工厂。


今年3月,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刚刚对原来的零部件生产工艺提升项目进行了内容变更,计划提升动力系统、压铸成型一体化底板、电机等零部件的生产能力。特斯拉称,此举是为了满足整车产能提升及后续对于零部件产量的需求。


根据规划,特斯拉超级工厂项目(一期)分为两阶段完成,其中第一阶段已于2019年9月竣工,计划年产15万辆Model 3。


第二阶段建设则在今年1月18日进行了环评信息公示,环保报告显示,第二阶段分成A、B两个阶段实施和验收,其中A阶段率先在今年2月1日正式动工,并在3月9日竣工,耗时仅37天。


在产能不断扩大的背景下,Leo提及,目前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都是3班倒,24小时不休。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林子 编辑 陈莉 校对 薛京宁

爆料邮箱:linzi@xjb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