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8点见,多一点洞见。每天早晚8点与你准时相约,眺望更大的世界。


老舍之子、中国现代文学馆原馆长舒乙因病医治无效,于2021年4月21日14时16分在北京逝世,享年86岁。



风趣、开朗,好相处。


这是在同事眼中,舒乙私下生活中的样子,“他也没有领导的架子,我们都很喜欢听他聊天,特别开会的时候,就觉得逗得不得了。”


1993年以后,舒乙负责筹建中国现代文学馆新馆。不光是文学馆的平常业务工作,包括文学馆新馆里的作家雕像,比如文学馆门把手上巴金先生的手模,这些创意都是他的主意。舒乙的夫人曾感慨,说他把心血都放在新馆里头了。


同时舒乙还在进行老舍的研究,舒乙的同事表示,“他对老舍先生作品的理解,比一般人要更深刻一些。”舒乙还写过一些关于北京的随笔,同事们在他平常的言谈话语里,能够感觉到舒馆长对文化、文学,对北京的文化非常关注。阅读全文>>>


北京东城区灯市口西街丰富胡同19号,这里曾经是著名文学家老舍的家,老舍之子舒乙也曾在此生活。



从1950年4月搬入,直至1966年8月去世,老舍在这个院子里总共生活了16年。因为院中老舍亲手种下的两棵柿子树,在他去世以后,这座小院被冠以“丹柿小院”的美名,成为一座北京人心目中的“平民圣殿”。阅读全文>>>




大树上知了卖力的叫着,树阴下乘凉的人们围坐在一起喝茶下棋,这也许是北京胡同生活最普遍的写照。然而,近期有些投机者却盯上了“茶叶”。


“特效茶”“办事茶”“金融茶”,号称一片(饼)可以买一辆宝马。眼下正是春茶上市时节,茶叶再次上演疯狂爆炒的戏码。媒体对茶叶市场调查发现,打着各类名目的营销乱象层出不穷。不少茶叶质量难辨、价格混乱,动辄标价数十万元甚至数百万元。



很多茶叶营销已经超越生活饮用品范畴,或欺诈消费者,或潜藏腐败风险,或变身金融产品制造圈钱骗局。即便是一些被公认的具有较高价值或相对稀缺的茶叶,其在营销过程中,也往往被添加了诸多噱头和“故事”。


任何一个行业如果完全被炒作所绑架,都不可能真正获得健康发展,茶产业也不例外。这方面,茶叶产地政府尤其应有长远眼光,有效挤压茶叶生产、营销的泡沫,引导企业将本地茶叶的真实生态,茶叶的真实价值讲述给市场,而不是靠“讲故事”来跟风炒作。


毕竟,茶叶是用来喝的。阅读全文>>>




下面我们再来看看体育圈,当年张伟丽夺得亚洲首位UFC女子世界冠军创造了历史,经过这几年的磨炼,她近况如何呢?


北京时间4月25日,张伟丽将在UFC261中迎来第2场卫冕战,对手是“玫瑰”罗斯·娜玛尤纳斯。4月18日,张伟丽已抵达赛会酒店,进入最后阶段的备战。



从金腰带挑战者到被挑战者,外界觉得张伟丽变了,但她说自己没变,一直在为随时可能到来的比赛做准备,“在我这个位置,这个级别(女子草量级)前十的人都在看着我,就像我以前看别人一样。只要不退役,就不能松懈,要一直加强自己。


面对即将到来的比赛,张伟丽坦言不去想输赢,也不去想赢腰带,就想着展示最好的一面。“就一场比赛嘛,把平时练的打出来,对胜利保持百分百的渴望就行。”阅读全文>>>




这几年,经典电影重映十分常见,也总能吸引影迷的目光,这次轮到了《指环王》。


在电影史上,《指环王》载誉无数,堪称丰碑。三部曲共获得20多项奥斯卡提名,17次拿下小金人,为世界电影史之最。可是,这样一部电影,重映时在一些中国观影者那里却遭遇口碑下滑,在各种购票平台上都能见到一星差评。



“一个破戒指送了3个小时”


“剧情不吸引我”


“看得快睡着了”


换言之,在他们眼中,电影差是因为“太长了”,是因为“看不懂剧情”,是因为“没有结局”。正如有人所说的,这些人评价一部电影的依据就是“我不爽,你就烂”,“不是在批评作品的质量,而是在批评它的门槛”。


许多人晚上刷短视频,动辄三个小时,似乎一晃就过,一部公认的经典史诗片却成为认知鸿沟。这样的差别,或许已经不是单纯的“审美自由”。如果娱乐只剩下对“快感”的追求,对高强度高频率发泄情绪的渴望,那么我们的生活是不是单调了一点?这种对肤浅娱乐形式的依赖,又会不会让我们丧失某种能力呢?阅读全文>>>



编辑 魏冕  校对 赵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