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岁的义乌经营户何云近来总是心事萦绕,她的外贸生意遇到了一个“解不开的结”。

2020年9月开始,她的三张银行卡在客户打入货款后相继被冻结,今年4月,她的账户被外地警方列为电信诈骗涉案账户后封户。

在义乌,像何云这样的经营户不在少数。2021年4月,一封网传的“义乌警方公开信”把这座国际小商品城的冻卡风波带入了大众视野。

2020 年新冠疫情暴发,外商无法进入义乌,同时,由于义乌贸易体系将外贸生意“内贸”化,使得义乌个体经营户在外贸过程中,收取货款以人民币结算为主,而与之相关的外国客商习惯通过地下钱庄支付结算货款。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团伙与地下钱庄勾结,将诈骗赃款直接变现成货款转给经营户进行洗白,造成义乌经营户银行账户被全国各地公安机关冻结情况频发。

据统计,目前已有七千余名义乌外贸经营户在该援助中心登记了银行卡冻结信息,预估当地遭受冻卡风波的经营户数量达上万人。

2020年底,义乌市政府紧急抽调义乌市商务局、义乌市公安局、中国小商品集团等部门临时成立了“银行账户冻结援助中心”,梳理登记商户账户冻结信息,并派出40余个工作组前往全国各地沟通协调银行卡解冻事宜。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金融研究院副教授、中国反洗钱研究中心执行主任严立新表示,从政府和执法部门的角度来说,在严厉打击犯罪的同时,也要尽可能减少误伤,既保证执法的严肃性,又能体现政府对商户体恤的温度。国家可以探索一种适合义乌特色市场、可纳入监管范畴的结算平台,以此来适应高度发达的义乌外贸市场。

冻结

从地图上看,位于义乌东北侧的义乌国际商贸城蛇形铺展开,簇拥着义乌福田湿地公园。这里也被义乌当地人称作“福田市场”,有着7万个商位和近20万商务从业人员。

4月16日, 义乌国际商贸城。新京报记者 周思雅 摄

何云在福田市场的三期一隅拥有一个5平方米大小的店面。店内三面墙上摆着密密麻麻不同样式的拉链。

十几年前,何云大学毕业后开始从事国际贸易。和丈夫一起承包了拉链生产厂,做外贸环节中的供货商。

凭借着英语专业的优势和义乌得天独厚的外贸环境,何云和不少外国商户建立起了长期的合作关系,生产出来的拉链主要销往南亚国家。

受疫情影响,2020年,国外工厂大量处于关停状态,而中国工厂在疫情得到控制后迅速恢复了生产,靠着往年积攒的客户,何云在2020年迎来了自己外贸生意的高峰期。

本该是生意不断走上坡路的一年,但从2020年3月份开始,何云的银行账户时常出现被冻结的情况,有时,一张卡甚至同时被多地警方冻结。在和公安部门沟通后得知,这些账户资金中包含电信诈骗涉案资金。

截至2021年4月,何云的三张银行卡里共计60万元左右的货款均被冻结。

和何云一样,一家外贸公司负责人毛晴晴也在2020年频频遭遇银行卡被冻结问题。

毛晴晴说,自己的外贸进出口公司做的是日用品出口,客户主要来自西非国家。2020年3月份前后,毛晴晴的银行账户频繁出现冻结问题,毛晴晴先后用上自己和家人的六张银行卡接收外国客户的货款,而六张卡无一幸免都遭到冻结。毛晴晴前往银行柜台取现,而银行柜台前每天都排着长队,“大家都是随时面临银行账户被冻结风险来取现的外贸经营户。”截至目前,毛晴晴的6张卡共有70万左右货款被冻结。

今年4月,何云的银行账户被认定为涉案账户。新京报记者 周思雅 摄 

在义乌,何云和毛晴晴这样银行账户遭冻结的经营户群体互称为“冻友”,2020年底,由这些冻友组成的解冻互助微信群数量不断上涨,500人的群规模在几日内便满员,冻友们在微信群内分享彼此的账户冻结经历,抱团取暖。“如果这个人没有几张银行卡被冻结,那他一定不是做外贸的。”义乌外贸圈流传着这句外贸经营户的自我调侃。

解冻之困

4月15日下午,义乌市国际贸易服务中心二楼的义乌银行账户冻结援助中心柜台前,前来咨询银行账户冻结问题的经营户络绎不绝。短短两小时内,柜台上一张银行账户冻结的经营户登记表上就被填满了各项信息。

柜台一平米大的花岗岩桌面上,摆满了援助中心为经营户准备的申诉指南和解冻所需材料。

“为什么银行账户被冻结?” “为什么一个账户被多地公安冻结?” “要如何解冻?”“以后要怎么办?”接踵而至的经营户们围着柜台前一名男性工作人员不断抛出问题,接近傍晚时,该工作人员嗓音已近嘶哑,而手里握着的保温杯整个下午鲜少有机会打开。

4月14日,来援助中心咨询银行卡冻结问题的经营户围满了柜台。新京报记者 周思雅 摄

多数经营户表示,自己在多张银行卡被冻结后生意陷入停滞,甚至日常饮食、电子支付也成了问题。

援助中心工作人员解释,全国银行系统与公安系统为联网状态,电信诈骗的直接受害者在全国各地报案后,当地警方追踪受害者的钱款后远程将资金流入的账户冻结。

而关于经营户的同一个账户为何会被多地警方冻结,该工作人员解释,不同地区电信诈骗受害者的钱款在地下钱庄和电信诈骗团伙操作后可能会流入同一个账户中,导致一个账户被多地警方冻结。而不少商户往往面临的是一地公安解冻,另一地公安又续冻的复杂局面。

西南某地一派出所黄姓民警告诉记者,义乌外贸商户银行卡被冻结一事与公安机关严厉打击电信诈骗犯罪有关。在受害人报警后,公安机关会自动锁定赃款流向,并对赃款所涉的一、二级账户进行冻结,这是为了防止赃款进一步流动。

一位外贸公司负责人金文告诉记者,自己的公司长期与中东国家的外商合作。从2019年年底开始,他公司用于接收货款的12个银行账户合计200多万货款陆续被冻结。

金文说,在向异地警方提交了营业执照、出入库单据、订单合同等证明后,还面临着一个选择:要将涉案金额上缴后,银行账户才能解冻,而每个经营户银行卡所含涉案金额在几千元至几万元不等。

“这些钱是客户打给我们的货款,但是在我这儿被冻结了,现在市场里的供货商都在等着这些货款,需要继续付给那些原材料厂……”金文说,自己只是货款的经手人,一笔货款涉及的不仅仅是自己的外贸公司,更是生产线上一系列的工厂,自己并没有将其上缴的决定权,而若将钱款上缴,又该由谁来承担这笔货款?

“我也希望电信诈骗的受害者能找回他们被骗的钱,但是被冻结的这笔钱是我们正当贸易的货款,为什么要我们交出货款来承担后果?”金文说。

经营户郭女士表示,自己在被冻卡后,已经无力支付工厂材料费、工人工资、信用卡还款、水费、电费等一系列费用,生活陷入混乱。

“不法分子我们真是痛恨到不行,”何云说,自己深知外贸行业存在各种风险,但在她看来,只要“肯做肯拼不怕苦”,事情都能迎刃而解,但这次银行卡冻结风波却成了自己生意中“解不开的结”,何云直言自己已经寸步难行。“我从事外贸行业十几年来,经历过行业动荡的时候,但这次是最艰难的一次。卡被冻着,资金周转不开,工厂还开着全都靠家底顶着。”

援助中心工作人员回应称,目前解冻的银行账户还在少数。对于无法联系上异地警方的经营户可通过登记的方式,由义乌市公安局进行沟通协调。此外,义乌政府高度重视此事,已经派出多个工作组前往全国各地协调沟通。

义乌市商务局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冻结的权利在各地警方,目前工作组仍在积极协调中。

义乌警方也在公开信中表示,望各地公安充分理解义乌企业及个体个工商户在外贸行业中存在的现状与问题,对有证据证明涉案款项为贸易货款的适用认定合法经营户善意取得货款情形,不建议采用强制要求经营户退钱,或者以采取强制措施施压方式扣押钱款,不建议针对经营户采用“退钱或者采取强制措施”类似的选择性执法活动。

义乌模式

义乌市政府官网数据显示,2019年,义乌市实现进出口总额2967.8亿元,增长15.9%。义乌国际贸易综合信息服务平台官方网站信息介绍,义乌商品出口到世界210多个国家和地区,市场外向度达65%以上。

义乌警方公开信中也指出,义乌有着国际闻名的小商品市场,有常驻外商两万多名,是一个典型的外贸城市。作为中国国际贸易试验区,义乌有着相对宽松的经商环境,也意味着义乌个体经营户可以在从事外贸时享受国家给予的优惠政策,促使义乌外贸行业蓬勃发展。

4月14日,义乌国际商贸城内部场景。新京报记者 周思雅 摄

毛晴晴介绍,义乌的小商品贸易有自身的特点,自己从2008年接触义乌外贸行业开始,外商在交易过程中一直都以人民币的方式付款。“义乌本身就是这么一个市场采购模式,也是国家特批的这么一个模式。”

2016年,国务院批复了义乌市国际贸易综合改革试点总体方案,义乌成为首个由国务院批准的县级市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

“市场采购贸易模式就是贸易公司负责带着客户在市场采购货物,确认订单、收货验货,最后付款,”在义乌做采购的邱琳琳解释。该贸易方式为专业市场“多品种、多批次、小批量”外贸交易创设,具有通关快、便利化、免征增值税等特点。

义乌警方公开信中提到,义乌经营户在收取人民币货款的过程中,外商选择何种渠道打款,经营户并不具有选择权。邱琳琳说,自己长期为南亚某国客户采购一次性用品等货物,在采购过程结束后,客户会让“代理”汇款给自己,“汇款完成后客户会提供一张水单图片给我,但水单上面的汇款人经常是被打码的。”

援助中心的银行账户冻结宣传资料上,对外贸公司、国际货代企业可采取的防范冻结措施提出了“出口要收汇,使用外汇资金完成货款结算”的建议。

“客户打美元是合规的流程,比如说我们这边一条集装箱出去,我们会有一个跟海关报关的报关单,然后报关单上显示了我们集装箱的金额,客户那边可以根据提单的金额打相对应的美元。”邱琳琳表示,这种方式的手续费更高,需要提供较多资料,对于一些客户而言,他们并不会选择这样的方式,而她自己也无法决定客户以何种方式打款。

毛晴晴也提出自己的难处:一些国家较为落后,甚至没有银行,在汇款方面存在较大困难。金文也说,有的国家美元储备较少,“公对公地走美元结算有时候也很困难。”

何云表示,在此次冻结风波中,有不少商户资金无法流动已经面临破产的局面,而自己的部分国外客户也在被要求走合规的跨境美元汇款后取消了和自己的合作。她担心若没有相关政策出台,长此以往,这场冻结风波会持续影响整个义乌外贸市场的稳定。

“犯罪分子的违法行为肯定不能让商户来承担”

义乌银行卡的冻结风波,也将我国严打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的“断卡”行动带入公众视野。

记者了解到,在电信网络诈骗过程中,往往存在电信网络诈骗团伙用非法所购银行卡进行“洗钱“,将电信诈骗所得赃款通过和地下钱庄勾结的方式转入外贸市场,造成大量正当营业的经营户银行卡被冻结。由于转卡过程中无需登记任何个人信息,在公安部门追查过程中,只能追查到原持有人信息,电信网络诈骗团伙在洗钱过后便成功携款逃脱。

2020年10月10日,国务院部际联席会议决定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断卡”行动,严厉打击整治涉电话卡、银行卡违法犯罪活动,遏制电信网络诈骗犯罪高发态势。

据公安部官网消息,“断卡”行动开展以来,截至2021年1月底,全国公安机关共打掉“两卡”违法犯罪团伙9013个,抓获违法犯罪嫌疑人17.6万名,“断卡”行动取得了阶段性显著成效。

2020年底开设的义乌银行账户冻结援助中心。新京报记者 周思雅 摄

新华每日电讯在《义乌众多商户账号被冻结,诈骗分子的“锅”不能让守法者背》一文中指出,在这场“世界超市”面临的风波中,一些涉案问题资金流入正常运转的外贸企业、个体商户银行账户,本应由诈骗分子背的“锅”却让不少守法商户“财货两空”,成为现阶段如何精准打击治理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维护良好营商环境的新课题。

4月16日,记者从义乌市相关部门获悉,对于义乌外贸商户银行卡冻结一事,已有国家、省级相关部门到义乌当地调研,努力推动解决。由义乌市商务局、公安局、人民银行等部门组成的工作组已前往44个城市与当地公安局沟通协调,义乌市各个部门也在积极引导当地经营户在交易习惯上做转变。

4月份以来,媒体接连报道了这场义乌银行卡冻结风波,何云关注着这些报道,将每篇文章转在自己的朋友圈里,等待着事情出现转机。

西南某地派出所黄姓民警告诉记者,对于电信诈骗赃款流入义乌外贸市场导致经营户银行卡被冻结一事,他们目前也在进行调查处理,如果经营户所交材料能够证明资金为合理经营所得,他们会积极想办法为经营户解冻,“犯罪分子的违法行为肯定不能让这些商户来承担。”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金融研究院副教授、中国反洗钱研究中心执行主任严立新认为,整个执法过程中,虽然可能的“误伤”是存在的,但“从政府和执法部门的角度来说,在严厉打击犯罪的同时,也要尽可能减少误伤,如此,既保证执法的严肃性,又能体现政府对民生、对商户体恤的温度。”

严立新建议,政府监管部门和服务单位可以探索一种适合义乌特色市场并能有效纳入监管范畴的结算平台,以适应高度发达的义乌外贸市场。此外,也要加强对经营商户的宣传和培训,引导他们认清并尽可能避开国际贸易当中的洗钱陷阱。

(应采访对象要求,何云、毛晴晴、邱琳琳为化名)


新京报记者 周思雅 编辑 胡杰 校对 陈荻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