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时代,都有象征着家庭生活条件和品质的物件,在老一辈人心中,手表、自行车、缝纫机是生活中的“三大件”。到了二十一世纪,曾经的飞鸽牌自行车、蝴蝶牌缝纫机已成为泛黄的记忆。

 

令人欣喜的是,在这之中也有与时俱进并“焕然新生”的品牌。2017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基辛格曾在访华时佩戴了北京表,高伟光、姚晨、郭碧婷、冯绍峰等明星也经常佩戴北京表出现在各种场合。就这样,诞生于1958年的中国第一个手表品牌“北京表”随着国货崛起的浪潮,以“潜心于东方美学现代表达”的全新形式再次出现在人们眼前。

 

 

1958年,北京手表厂成立于昌平区。一栋拥有六十几年历史、占地一万两千三百平方米的红砖“苏式”风格建筑,在这个初夏季节,被密密麻麻的爬山虎包裹,楼门正上方写着“为人民服务”五个大字,右下角便是北京手表厂的天安门标志。

 

 

在北京手表厂参观,给人一种“穿越”的感觉。一层的展览室对表厂历史的回顾中也揭示了中国手表产业六十多年来的跌宕起伏。据了解,当年表厂成立之初,仅有21名干部和工人,在技术、设备不完善的情况下,凭借以往的经验生产出了第一批手表,并注册了“北京牌”,定为一型表。仅有17枚的第一批一型表,开启了北京表的制表历程。

 

 

展览室前方是生产车间,推开生产车间的大门,映入眼帘的是红字标语、列队排开的机床陈设,浓重的机油味也随着机器的轰鸣扑面而来。

 

厂里的机芯装配车间是非常特别的地方,门窗紧闭的无尘车间内,制表师们须穿上特制的“太空服”,穿过一个有数十个吹风管道的房间,经历“风浴”的洗礼方可进去工作。

 

 

这里除了有组装部门,还有一些工厂人员操作机器再次审核零件,如果说之前车间内的零件检验以人工为主,这里的审核则以机器为主。而生产也只是一部分,更多的是零件质检环节。据介绍,零件从生产到最终使用,需要进行层层把控,人工检验多次后再经机器进行严格检验,品控极其严格。确保完全无误后,才可进行组装等后续工作。

 

曾经的北京表,是情怀的代表。如今63岁的北京表,又爆发出了积极的、有思想的新能量。近日,北京表从经典的国粹游戏——麻将中汲取灵感,推出复刻系列国潮腕表,将东方传统文化基因与当下流行审美融合,让国潮时尚与经典文化碰撞,展现新世代的独特表达。

 

 

东南西北款于3、6、9、12点位分别呈现“東”“南”“西”“北京”字样,巧妙融合品牌与国粹文化,而底盖印刻的“發”字,在古汉语中,为会意字,本义是有备而出,有“一切就绪,一战必胜”之意。

 

 

该款腕表分青铜器与赤炎黑两种配色。青铜器款表壳为青铜铝合金材质,青铜是时间的亲历者,随时间历久而青,呈现独特的复古美感,赋予拥有者独一无二的腕表色泽,搭载军绿色磨砂表盘,盘面经过磨砂处理,呈现柔和细腻的哑光质感,低调且高级感十足。

 

 

赤焰黑款表壳为镀黑色不锈钢,膜层更加坚硬,耐腐蚀性、耐磨性更好,不易刮损,更加亲肤,经过拉丝处理的表壳自带低调高级的哑光效果。搭载黑色太阳砂表盘,盘面上的太阳纹效果,需经历数十次的手工打磨,再以手工喷砂修饰,方能成就。在光的照射之下,会呈现旭日般的放射状花纹,散发出幽深的光芒,动态渐变,灵动十足。

 

 

复刻系列国潮腕表时标、时分针均覆4小时长效夜光涂层,暗夜里精准读时,秒针头端精饰钱币形态,寓意财源滚滚。表带采用头层牛皮与环保透气硅胶,优质头层牛皮柔软细腻,皮面光滑,质感好,舒适性强。此外,表带底皮采用环保透气硅胶,经久耐用,防水防汗,手腕保持时刻干爽透气,油压“钱币纹”,有招财进宝的祥瑞寓意。

 

作为一个有独立制表能力的专业品牌,北京表注重制表的匠心精神,极大程度地保留了手工制作的精髓,在高端定制的表款上,镶嵌、珐琅、刺绣、微雕、雕金、镂空等高级制表工艺,更是将北京表的匠心和独有的“东方美学现代表达”审美表现得淋漓尽致。

 

新京报记者 于梦儿

编辑 李铮 校对 柳宝庆

图片 资料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