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尼泊尔疫情恶化停飞国际航班 民众最后一刻争先搭乘“末班机”逃离。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

近日,据媒体报道,尼泊尔珠峰大本营或出现聚集性疫情。大本营内官员表示,从医院收到了17例确诊病例的报告,部分患者已在接受治疗。

珠峰大本营内官员还表示,越来越多的登山者出现了发热和咳嗽等新冠症状。民众担忧如果珠峰暴发疫情,将带来毁灭性后果。有媒体称,尼泊尔官员回应暂未收到珠峰的病例报告。

 

但是,数据也表明,近来尼泊尔病例数急剧上升,其感染率或成印度邻国中最高。

 

难以掩饰的疫情

 

直至5月7日,“珠穆朗玛峰登山大本营暴发疫情”仍未得到尼泊尔官方的证实。

 

尼泊尔国家旅游总局局长塔曼5日表示,珠峰大本营“与世隔绝,没有感染新冠的风险”,因此原定5月9日开始的2021年度珠峰登山季“绝对不会被取消”。

 

尼泊尔政府规定,登山者未经批准,不许分享和转发他人和珠峰登山有关的照片,这让珠峰登山大本营的防疫消息很难迅速、广泛传播——但恐慌性消息已开始难以抑制地蔓延开来。

 

早在4月底,一些中途放弃今年登山季、并开始从大本营回撤的登山者就指出“大本营异常咳嗽现象普遍”。

 

5月5日,非营利组织喜马拉雅救援协会(HRA)设在珠峰大本营的政府授权诊所Everest ER披露称,迄今已有227名登山者或向导前来看急诊,其中35例需要撤离,他们中许多人“咳嗽得异乎寻常”。

 

尽管大本营往年也会有诸如高原呼吸道肺病(HAPE)和所谓“昆布咳嗽”等会引发咳嗽的高山类疾病,但今年“形势显然严峻得多”。

 

目前,舆论对于确诊人数有不少猜测。

 

多家媒体援引旅游运营商“Seven Summits Trek”负责人谢尔巴的话称,珠峰以西345公里的世界第七高峰道拉吉里峰大本营至少有19人已因疑似感染后撤,其中7人确诊,另12人正等待测试结果。

 

这一消息部分得到官方证实。尼泊尔陆军发言人保德尔承认,道拉吉里峰大本营中有3名清洁工确诊,但因天气恶劣,仅一人成功后撤。

 

尼泊尔政府迟迟不愿公布珠峰疫情信息并不奇怪——以登山为主的旅游业是尼泊尔国民经济和就业为数不多的可靠支柱之一。

 

2018年该国旅游总收入高达2407亿卢比,约合20亿美元,并创造了逾100万个就业岗位。

 

尼泊尔官方规定,外国登山者只能在规定的登山季登山,并向尼泊尔旅游总局缴纳每人约1.1万美元的登山许可证费用。

 

2018年,尼泊尔一次性颁发史无前例的393张登山许可证,结果导致“排队登珠峰”的难堪、混乱场面,更有多人因在“排队”过程中遭遇气候突变而丧生。这一事件一度令尼泊尔“登山旅游金字招牌”受损。

 

2020年,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迫使该国关闭了整个登山赛季,直接导致支柱产业颗粒无收。

 

为挽回损失,尼泊尔政府今年早早发出较2018年更多的408张许可证,准备借此挽回“封山”一年的损失。

 

此外,糟糕的医疗条件和测试能力也对疫情信息传播形成掣肘。目前媒体曝光的几位确诊者都是4月中下旬就先后出现症状,但他们普遍花了一周甚至更多的时间,才得以被送到加德满都等城市的医院确诊。

 

值得一提的是,尼泊尔的旅游总局局长塔曼也已经确诊,他是在隔离状态下接受采访的。

 


▲珠峰大本营或现聚集性疫情 消息人士:17人确诊 新冠症状者不断增加。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



“第二个印度”?

 曾几何时,尼泊尔的疫情被认为“已得到有效控制”。

 

4月初,这个3800万人口的内陆国,平均每天新增确诊人数不过几十名。

 

正因如此,该国成千上万的印度教徒赴印度参加了“大壶节”,尼泊尔的传统节日“毕斯基节”也如期举行。

 

然而,情况就这样失控了。4月24日,日新增确诊悄然爬到2400例;4月29日是4800例;5月6日,这一数据已经变成了8600例,是1个月前的57倍。

 

所有人都知道突如其来的第二轮疫情来自印度。

 

由于过早宣布“防疫成功”,印度在3-4月疯狂开展了竞选、节庆等人群聚集的活动,其中尤以“大壶节”为甚,这导致印度大规模疫情、尤其穿透力强大的变异疫情突然暴发和广泛蔓延。

 

而比邻而居,经济、文化、宗教等方面和印度联系交流密切,彼此边界可自由出入的尼泊尔就成了第一个被“株连”的对象。

 

如今国际社会普遍忧虑,尼泊尔疫情形势之严峻,恐怕已不亚于印度。

 

国际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联合会(IFRC)引用政府数据显示,截至上周末,尼泊尔新冠测试阳性率高达44%,每10万人中每天报告确诊20例,这些数据已达到两周前印度的水平。

 

世行资料显示,尼泊尔每10万人中只有0.7名医生(印度是0.9名);尼泊尔官方2020年5月的数据显示,尼泊尔全国仅有重症监护病床1595张,呼吸机480台。

 

5月1日尼泊尔卫生紧急中心(HEOC)表示,该国全部77个地区中,22个地区的医院病床已供不应求。

 

截至4月30日,尼泊尔至少接种1剂新冠疫苗的人口占比仅7.2%。此外,该国和印度一样缺乏氧气,或者干脆说更缺。

 

尼泊尔卫生与人口部发言人阿迪卡里5月5日指出,“尽管我们在尽力而为,但能力如此,比我们条件好的印度无法抵挡的疫情,我们更挡不住”,疫情“有失控危险”。

 

而尼泊尔公共卫生研究科学家迪克西特则说得更为直白:疫情已经失控了。

 

事实上被印度第二轮疫情“传染”的重灾区,远不止尼泊尔一个邻国。

 

最近几周,孟加拉国、巴基斯坦、斯里兰卡等邻国,老挝、柬埔寨、泰国甚至远在太平洋上的斐济等印度教徒众多、被“大壶节”和各种“涉印”互动殃及的国家,新冠确诊率都和印度同步扶摇直上。

 

以老挝为例,过去一个月新增确诊病例暴增至一个月前的200倍以上;柬埔寨2月下旬确诊人数不过500,如今已飙升至16000;甚至,和印度互动不算密切的越南,4月新增确诊数也较一个月前增长了31%。

 

正如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学院传染病流行病学教授海曼和世卫组织(WHO)欧洲区域主任克鲁格等所言,必须认识到“印度所发生的一切在任何地方都可能复制,或因为人们的懈怠、自大、自满,或因为被殃及国家的基本条件甚至还不如印度”。

 

抽刀断水

 

如今尼泊尔已宣布了为期两周的限制令,政府向国际社会紧急求援,呼吁公众“配合防疫,有序过节”。

 

尼泊尔外长贾瓦利已宣布“管制”尼印边界,入境者需进行核酸测试,测试结果阳性者必须住院隔离。

 

为增加核酸测试率,尼泊尔开始寻求将标本送到国外测试,紧急引进的氧气瓶等物资也陆续到位。

 

但迪克西特等专家认为,这一切不过是抽刀断水,且为时已晚。

 

尽管宣布“边界管制”,但尼印边界上35个过境点中,仍有13个保持开放状态;入境者在核酸测试结果出来前也无需隔离。

 

更严峻的是,近几周来,成千上万的印度人涌入尼泊尔,以规避各国对印度的航班管制令,这不仅意味着尼泊尔将继续成为印度疫情的扩散“下游”,还意味着它可能变成印度疫情向全球各地转嫁的“中转站”。

 

在触发疫情暴发的“毕斯基节”现场,兴奋的教徒们在节庆现场树立起“对我们而言,过节比生命更重要”的巨幅标语载歌载舞;他们还摩拳擦掌,准备在接踵而至的近50个印度教传统节日大显身手。

 

接下来,5月底的战车节拥有远比“毕斯基节”更广泛的区域影响力和更高人气,如果尼泊尔政府仍然患得患失,唯恐更严厉的防疫措施损害经济、就业和社会稳定,后果恐将更加难以收拾。

 

陶短房(专栏作家)

  

编辑:陈静    校对:赵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