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8点见,多一点洞见。每天早晚8点与你准时相约,眺望更大的世界。


荒唐至极!备受舆论关注的三只出逃豹子,已经在外“游荡”了半个多月,而且是在毫无警示的情况下。杭州野生动物世界瞒报原因也如公众猜测,竟然真的是怕影响营业额!


5月10日下午,杭州官方召开野生动物世界金钱豹外逃事件的新闻发布会,杭州市副市长王宏表示,野生动物世界3只金钱豹外逃时间是4月19日,系工作人员打扫卫生期间外逃。


杭州野生动物世界的相关负责人在发现金钱豹外逃后,召集企业的主要领导人进行开会。他们商议,如果如实向相关部门汇报,将会影响园区五一期间的营业额,于是决定隐瞒不报,私下进行搜捕,直到金钱豹踪迹被发现后,迫于压力才选择上报。


杭州出逃豹子搜寻现场下雨 工作人员:地面打湿豹子更易留下脚印。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


5月6日至7日,杭州市公安机关两次接到报警称,疑似发现金钱豹的踪迹。相关部门多次询问杭州野生动物世界相关负责人,对方均称没有野生动物外逃的事情发生。目前杭州野生动物世界5名相关负责人已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第三只外逃金钱豹尚在追捕中。


该事件给我们的启示是,对于公共安全,无论如何小心都不为过。从事件发展也能看到,瞒报会将公共安全悬于巨大的风险之中,错过最佳补救时机,会造成巨大的社会资源浪费。瞒报非但不能平息恐慌,相反导致群情汹涌,人人自危。数千人布防巡逻,有小区封闭、居民不得外出,这些代价该如何测算?阅读全文>>>




除了“瞒豹”事件引发热议,在汶川大地震中幸存的“猪坚强”近况同样受到网友关注。13年过去了,作为地震博物馆唯一的“活文物”,“猪坚强”已进入生命晚期。


“猪坚强”原是四川彭州龙门山镇团山村农民万兴明饲养的一只家猪,汶川大地震时被埋在废墟下。吃木炭,喝雨水,在第36天被人发现时,气息尚存的“猪坚强”,体重从300多斤剩到100多斤。现居住在建川博物馆“猪坚强之家”。



“前腿已经站不起来,能勉强吃点东西,躺着不怎么动。”博物馆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等到“猪坚强”去世后,将有专业团队把它做成生物标本,随后继续在博物馆展出。


建川博物馆馆长樊建川接受采访时表示,“猪坚强”值得人们从不同角度去诠释和想象。“作为与人相依为命的家畜,面对灾难人类挺了过来,家畜被人救了出来,拥有了传奇经历,我觉得如果它代表了某种精神,也是人类的精神。”


“猪坚强”的顽强与毅力鼓舞了很多人,同时它也正被这个世界所温暖,有众多网友为“猪坚强”加油,希望它能够挺过今年5·12。阅读全文>>>




同样需要挺住的,还有美国“薄弱”的燃油网络。日前,美国联邦政府宣布多州进入紧急状态,而其原因竟然是美国最大的燃油管道运营商Colonial Pipeline受到勒索软件攻击,被迫关闭其东部沿海各州供油的关键网络。


据BBC报道,多方消息源表示,此次勒索软件攻击是由一个名为“黑暗面”(DarkSide)的网络犯罪团伙发起的。“黑暗面”入侵Colonial Pipeline的网络后,获取了大量数据,并以此威胁要求赎金。专家表示,由于关键燃油网络关闭,美国燃油价格可能会上涨2%-3%,但如果运营商不能尽快恢复正常服务,其影响将更为严重。


燃油管道运营商遭遇网络攻击,美国宣布进入紧急状态。/美媒Axios报道截图


此次网络攻击还加深了民众与政府对于网络安全攻击的担忧。根据美国司法部数据,近年来,勒索软件攻击案件数量激增,平均向受害者提出10万美元以上的赎金要求。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网络攻击恰巧发生在拜登政府打算大力投资美国基础设施之时。不过,拜登的基建计划受到共和党人反对,共和党人主张更加精简的基建计划,即专注于道路、桥梁和隧道等传统基建项目。本次网络攻击事件显示出关键基础设施存在网络安全漏洞,或能弥合两党在投资基建项目上的分歧。阅读全文>>>

 



对于公众而言,害怕死亡是极容易感同身受的事。无论是面对亲友的死亡,还是自身走向死亡,都是无法逆转的悲剧。然而,你想过永生也会让人害怕吗?


4月15日在韩国上映的科幻片《徐福》,借鉴了中国传说典故中的“徐福”原型,讲述了世界上第一个通过基因改造的克隆人的故事。《徐福》的剧作触及了普通人或都关注过的话题:为什么人总是想要追求永生?永生之后,生命的意义又在哪里?


电影《徐福》剧照。


一个存在不死药的世界必然是所有可能的世界里最糟糕的。如果不死药是少数人的绝对特权,将会导致他们对普通人的严重奴役,普通人的有限生命会失去价值。如果不死药是稀缺商品,其暴利将引发空前疯狂的追逐。那要是秉持平等原则,将足量的不死药分发给所有人呢?很可惜,这会导致人口呈指数级暴涨,人类在填满地球的每一寸土地后,将设法不断殖民其他星球,直到填满全宇宙。


除非吃了这不死药的人是像《徐福》里设定的那样,存在仍能被外力杀死的罩门。不过那样的话,人与人的厮杀恐怕将比史上任何一场战争都更惨烈。阅读全文>>>


编辑 魏冕 戴玉玺  校对 杨许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