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8点见,多一点洞见。每天早晚8点与你准时相约,眺望更大的世界。


近日,闹得沸沸扬扬的成都四十九中学生坠亡一事有了新进展。


针对网络上“坠亡是如何发生的”、“关键时间段的监控视频有无缺失”等疑问,成都市公安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5月9日19时08分,110指挥中心接报警称:在成都49中学校内有人从楼上摔下。警方立即出警处置,并在该校实验楼与体育馆之间的人行道上发现一具男性遗体,在遗体北侧绿化带内发现一副眼镜,在遗体右臂处有一把美工刀。


记者12日凌晨在成华区公安分局看到了警方调取的全部监控视频。针对学校不让家属看监控视频的网络质疑,警方告诉记者,因为相关监控是涉案(事)件证据,案发后公安机关第一时间进行了调取封存,所以家属向学校申请查看,未能在当晚看到。5月10日11时许,小林父亲、亲友及律师等一行3人到公安机关查看了全部监控视频。阅读全文>>>



而在新华社的报道中,关于舆论质疑的“救护车何时到达”“遗体被擅自火化”“学校处置是否失当”等问题都有了详细答案。


随着这些细节的公布,基本的事实已然没有疑问,这也能够平复此前引发的质疑声音。事实证明,尽力呈现事件细节,多聚焦核心疑点,是回应社会热点事件的不二法门。


根据通报,今天,林某某遗体已经其父母签字同意后,在成都殡仪馆火化。阅读全文>>>




一个年轻的生命突然离去,这对任何家长来说都是难以接受的事实。


肝母细胞瘤晚期,两岁的小男孩元元失去了长大的机会。元元爸爸的愿望变得很简单——希望孩子没有痛苦地离开。“所有人都在拼命想活下去,很少有人思考怎么死亡。”


或绝望、或无助、或释怀、或万般纠结中,一些患儿家长放弃了治愈的执着,寻找一个能让孩子摆脱痛苦的地方。


2009年,我国出现首家儿童安宁疗护机构。12年间,这个新生概念逐渐被医生、护士、癌童家长知晓。在蝴蝶之家,114名儿童接受安宁疗护;雏菊之家内,近70名患儿安静度过了最后的时日。



周翾是北京儿童医院血液肿瘤科主任医师。2017年,她成立了雏菊之家——我国第一个、也是目前唯一一个家庭式儿童安宁疗护病房。


周翾说,相比场所、设备等硬件问题,组建一支好的团队更为困难,除了医生护士,社工、志愿者、各种类型的心理治疗师都是宝贵的资源,在吸收这些资源的过程中,她也在寻找好的儿童安宁疗护模式。


他们相信,有尊严地死去是一种人权。阅读全文>>>




小编现在的心情有点沉重了,我们来说个让人感觉开心又温暖的故事吧。


关於,北京舞蹈学院的芭蕾舞教师,体形清瘦,操着一口标准的京腔。伴着雨声,关於的双手慢慢打开、脚尖踮起、下巴微抬,嘴里数着拍子:“12345678……”


妻子张萍在一旁抠舞蹈细节,轻拍孩子的肩膀,提醒他们体态要放松。她盘着跳芭蕾的“丸子头”,干净利索。


自2016年起,关於夫妇来到云南省砚山县者腊乡那夺村实施“彩云计划”,教偏远农村的孩子跳芭蕾舞。张萍更是辞去工作,扎根那夺村。五年间,他们帮助了62名少数民族孩子到昆明的艺术院校学习。



孩子们会叫关於夫妇“阿爸”“阿美”,那是彝语里对“爸爸妈妈”最亲密的称呼。


这里曾是国家级贫困县下属的贫困村,四五年前还没有通电话,全村共有72户347人,村里大多是留守的老人和小孩。


农村孩子学跳舞有什么用?这是村里人问得最多的问题。张萍不停地用方言解释:“学了跳舞,你的孩子会变漂亮。将来会有一个好的出路,找工作是没问题的。”


村子有很多孩子念到初中就辍学,有些女孩子早早就嫁人生子,父母不在身边管得也少。


2017年8月,关於夫妇带领那夺村4个彝族孩子,正式考入昆明市艺术学校,这是昆明市唯一的公办中等专业艺术学校,孩子们毕业后可以参加高考。


这或许是“另一种出路”。阅读全文>>>




《音乐风云榜》和《东方风云榜》可是小编以前最关注的节目了。但是,这些曾经红极一时的传统打歌节目为何日渐式微?在人人都是自媒体的当下,音乐人发布和传播作品的渠道多元多样,他们还需要打歌节目这样专门的新歌展示舞台吗?


传统的打歌节目,通常依托于一个有公信力的音乐榜单,在电台、电视台定期播出。千禧年前后适逢华语音乐的“黄金时代”,乐坛老将当打、新人辈出,各种打歌节目也层出不穷,每周推出的新歌佳作传唱不久就能成为经典。但近年来,华语音乐产业一直在低谷徘徊,传统打歌节目消失殆尽,硕果仅存的几档节目影响力也远不如前。



新旧交替是每个时代的主旋律。传统打歌节目渐次退场,互联网平台主导的新型打歌节目悄然崛起。在短短3年间,就完成了从“舞台+榜单”的传统打歌形式到引入了更多综艺手法乃至社交形式的嬗变。


在这波由互联网平台掀起的新一轮“打歌节目热潮”中,芦林和孟庆光都是“弄潮儿”,分别担任《为歌而赞》总制片和《宇宙打歌中心》总监制。但回溯过往,在他们看来,传统打歌节目逐渐消失,和媒体环境的变化有关,也和互联网对整个传播形态的颠覆有关。阅读全文>>>


编辑:刘喆 艾峥 校对:柳宝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