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8点见,多一点洞见。每天早晚8点与你准时相约,眺望更大的世界。


5月11日,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出炉。其中,东北地区的数据引起关注。


目前,东北三省总人口约9851万人,接近1亿,规模依然较大。但从增长情况看,从2010年到2020年的十年间,东北三省减少了1101万人,人口已经呈负增长。



东北为什么人少了?东北人都去了哪里?“振兴东北”能否抵挡人口负增长与经济下滑的趋势?东北需要怎样的“药方”?


据黑龙江省社科院社会学所的罗丹丹的研究,东北人口的外流方向主要是珠三角、长三角、京津冀三大都市圈。


上海交通大学特聘教授陆铭则指出,从东北地区内部看,人口流动方向主要是向一些大城市,比如哈尔滨、长春、沈阳以及大连周围的都市圈集中,主要是由于这些地方比较强大的规模经济效应。


此外,近些年选择去海南候鸟养老的东北人也不断增多。


分析东北人口流失严重的原因,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表示,东北地区人口的减少,受到自然环境、地理环境、人口生育水平和经济社会发展等多方面因素的影响。


为了“留人”,东北一些地方政府正在通过“扩新城”的手段发展经济、吸引人才。


“一个地方还是应该在城市建设方面去适应产业和人口发展的潜力,不能本末倒置,不能把增加住房供应和新城建设作为吸引人的条件。”陆铭表示。阅读全文>>>




对于出走的东北人,专家表示,不要把人口流动当成是负面的东西来看,要看到人口流动是劳动力资源优化配置的体现。看完出走的东北人,我们再来看看准备走向世界的辣条,卫龙要上市了!


对,就是你们吃过的那家卫龙辣条,当然,它家不只有辣条,辣条界“扛把子”正在将自己的触角向辣味休闲食品延伸。


咱们恐怕又吃出一家上市公司了。5月12日,卫龙提交的上市申请书在港交所披露,做着“小辣条”、经营着“大生意”的“辣条一哥”终于将财务数据公之于众。


一年收入超40亿,高瓴、腾讯、云锋基金、红杉资本等大佬们纷纷入股,卫龙真的这么香?


辣条有多赚钱?


在辣条领域,卫龙是妥妥的“一哥”。作为中国最大的辣味休闲食品企业,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数据,按2020年零售额计,卫龙在中国辣味休闲食品市场排名第一,市场份额达到5.7%,且在调味面制品及辣味休闲蔬菜品细分品类的市场份额均排名第一。


谁爱吃辣条?


数据显示,卫龙95%的消费者为35岁及以下,55%的消费者是25岁及以下的年轻人。


从当初的小作坊到如今的地方名片,卫龙的目标是迈向百亿企业。



在招股书发布前不久,卫龙刚刚完成了一轮融资,资本大佬们纷纷“争吃”辣条。2021年3月末,CPE源峰、高瓴、腾讯、云锋基金、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厚生投资、海松资本等与卫龙订立股份购买协议。


不过,近年来,良品铺子、三只松鼠、盐津铺子等新零食品牌开始崛起,并开始将产品品类逐步扩展。辣条界“扛把子”卫龙能够应战吗?阅读全文>>>




关注完国内时事,我们再来关注一下国外局势,本周,巴以冲突迅速升级为过去几年中双方之间最严重的暴力冲突之一。


自从当地时间5月10日以来,巴勒斯坦加沙地区的武装分子向以色列发射了1000多枚火箭弹,造成200多名以色列平民死伤。


以色列宣称,巴勒斯坦激进组织哈马斯的几名指挥官在以色列空袭加沙地区期间被打死。而加沙地区武装分子则向以色列的特拉维夫发射了约130枚火箭弹,迫使以色列主要的国际机场本古里安机场关闭。


联合国代表警告说,巴以局势正在“向全面战争升级”。联合国中东和平进程特别协调员托尔·温内斯兰德说:“必须立刻停火,我们正朝全面战争升级。各方领导人必须承担起(冲突)降级的责任。”


但是,想解决这场冲突可能并不容易。政治、宗教和民族主义因素都在局势中发挥作用。



或许耶路撒冷的局势会继续升级,宗教和民族主义因素共同加剧了耶路撒冷的敏感性。


此外,以色列的政治局势对缓解冲突并没有起到帮助。以色列已经连续进行了四次不确定的选举,总理内塔尼亚胡在努力建立联盟和保持执政时,已经开始巴结一些公开的极端种族主义政客,这样的行为鼓舞了一些极右派的犹太人团体。


巴勒斯坦的政治局势比起以色列更不清晰,激进组织哈马斯一直掌管加沙地区,“伊斯兰圣战”组织也活跃于此。始于耶路撒冷一个居民区的局势现在已蔓延至整个巴以地区。


巴以冲突如何收场,还有待观察。阅读全文>>>




接下来让我们来了解一个饰演的角色比他的名字更具有辨识度的演员——余皑磊。余皑磊是谁?提起余皑磊这个名字可能比较陌生,但是提起他曾参演的剧,大家肯定都很熟悉。



出道20年,他是导演们心中的“黄金配角”,电视剧《与青春有关的日子》中的“刘会元”,电影《白日焰火》中的“刑警小王”,电影《解救吾先生》中的绑匪“仓哥”,电视剧《长安十二时辰》中的“元载”,电影《八佰》中的“洛阳铲”……


余皑磊期望融入在日常生活中而不被打扰,可以随意去菜场买菜,和烧烤小哥聊天。尽管这些年依靠一个个小角色逐渐积累起口碑,越来越多的戏找来,但余皑磊并不想一直都在工作,他理想的状态是一年有半年在工作,剩下的时间去生活。


如果不做演员,不考虑年龄限制,余皑磊表示可能会做极限运动员,想过去做个车手,想过去做一个探险者,攀岩也好,潜水也好,也想过开一个像深夜食堂那样的小馆子,每天听客人聊聊他们开心的或不开心的事儿,觉得都会挺好的。阅读全文>>>


编辑 倪艳楠 刘喆 校对 贾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