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快讯(记者 李玉坤)经历九个月的太空飞行后,我国自主研制的火星探测器“天问一号”将择机着陆火星。“天问一号”也发来“家书”,汇报了自己的行程。

 

家书:将经历“黑色九分钟”

 

在经历了9个多的长途跋涉后,明天,我即将在星着陆。目前我状态良好,精神抖擞,一想到即将亲吻红色星球,内心充满着无法言表的喜悦和振奋,那是家们共同翘首以盼的一刻,你们 get 到这份激动和期待了吗?

 

回首这一段难忘的旅程,从海南昌发射场到充满王者之气的首都北京,从去岁盛夏的烈日炎炎到今年初夏的清新暖阳,家们一路守护我陪伴我,助我跨过千山万水,闯过千难万险,而今终于即将迎来最辉煌的一刻。如同人类生命的孕育过程一样,从胚胎到瓜熟蒂落,40周的时间,需要经历大脑、神经、肺、骨骼等各种关键器官的发育,需要经历各种风险挑战,更需要爸爸妈妈的精心呵护;我的奔旅程恰好40余周,其间经历了四次中途修正、一次深空机动、两次状态自检、星捕获、一次轨道面调整和两次近火制动,每一次动作都是一次巨大的险考验,还好有亲如父母的航天科技集团五院的家们全全意、全以赴的守护,保我一路平安,让我的每一次动作,每一段进展,都信满满,精彩纷呈。感谢家们,你们辛苦了!

 

我即将迎来此次旅程中最凶险最困难的一关——进/下降/着陆(简称EDL),这是星探测失败率最高的阶段,也是惊动魄的“黑色九分钟”。然,我现在一点都不害怕,因为,进轨道以来,我一边绕,一边拍摄了大量火星图片,家们不辞辛苦,日夜兼程,对着陆区域进行了认真的探查、分析和评估,为我着陆火星做好了各种准备,让我中有数,脚下有路。

 

展望前路,耳边传来嘹亮的歌声“飞翔吧,勇敢的少年!追寻梦和远……”

 

星,我来了!

 

回顾:去年7月文昌发射升空

 

2020723日,我国在中国文昌航天发射场,用长征五号遥四运载火箭成功发射首次火星探测任务天问一号探测器。

 

“天问一号”火星探测器由环绕器与着陆巡视器组成,为了保证着陆巡视器顺利完成火星着陆,“天问一号”需要进行多轨调整,通过精准操作来不断进行轨道和速度的变动。

 

10923时,在我国飞行控制团队控制下,天问一号火星探测器主发动机点火工作480余秒,顺利完成深空机动。

 

天问一号在轨道设计中,安排了一次深空机动和四到五次轨道修正。这次深空机动相当于唯一一次“变道”,意义重大。深空机动是改变探测器当前轨道,使其进入一条新的轨道而进行的轨道控制。就像驾车过程中,修正是微调方向盘,机动就是大拐弯。这次深空机动,改变了天问一号的飞行速度和方向,沿着变轨后的轨道,就可以顺利飞行到火星了。

 

212日,国家航天局发布我国首次火星探测任务“天问一号”探测器火星捕获过程影像。此前,天问一号已于210日顺利进入大椭圆环火轨道,成为我国第一颗人造火星卫星。

 

在完成火星捕获后,“天问一号”进入到环火轨道中,在远火点进行一次平面机动,调整飞行的轨道倾角,为后续“泊车”工作审时度势、奠定基础。当回到近火点时,它就要慢踩刹车,准备更换线路,迈入到停泊调相轨道,对轨道周期进行相应调整,以保证轨迹经过预定的着陆点。当“天问一号”在停泊调相轨道上再次到达近火点时,需要进行第三次刹车,进入停泊轨道,并在该轨道上进行多次维持,保证能够在预定时间、预定地点完成着陆巡视器的着陆。

 

前面步骤均已妥善完成后,“天问一号”才能再次减速,进入到停泊轨道,对着陆区进行拍摄成像,选择合适的位置,完成“泊车”的最后一步,即实现环绕器与着陆巡视器的分离,着陆巡视器进入到火星大气,完成这一阶段的全部任务。

 

新京报记者 李玉坤

编辑 张磊 校对 卢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