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部你一看就会立刻爱上的剧,它讲述了三男三女在同一屋檐下的日常,所有的笑料都那么清新亲切。它和《我爱我家》很像,都是普通人的故事,不装、不端,很接地气。


一直觉得,电影和电视最大的区别就是,电影会把你拉入它的世界,而电视没有那么霸道,它是进入到你的生活,陪伴着你。《老友记》就十分适合陪伴,感到孤单的时候只要一播放它,一切烦恼便不再是问题,而屏幕上那六个人真的就像是你认识了很久的“老友”。


《老友记》再聚首,6名主演悉数到场,场景被还原成当年经典“喷泉序曲”的样子。


一部电视剧做到这个份儿上,它就已经不只是一部剧集,它成了生活的一个部分,刻在人们的生命中。从1994年到2004年,《老友记》陪伴了许多人整整十年。人一辈子有多少十年呢?更别说在这十年中,很多孩子长大成人、很多学生步入社会、很多年轻人组建家庭有了下一代……他们人生里最关键的十年恰巧与《老友记》这十年重合在一起,这不是很美妙的事吗。


前几年突然开始流行“情怀”,国外也有类似潮流,人家更加直接,就叫“怀旧”。5月27日播出的《老友记再聚首》就是这股怀旧潮的产物。


如果不是突然而至的疫情,这次重聚本该发生在2020年的5月。因为出品这部剧的华纳,希望利用这个节目为HBO Max的开通造势。后来发生的一切打乱了他们的计划,于是人们静心等待,等待疫情缓解之后,几位主演能够面对面的重聚在一起,而不是像其他剧组一样——通过视频会议。


疫情的发生让这次《老友记再聚首》更显珍贵。也许重聚的初衷有功利的考量,待到喧嚣散尽后,那些都不重要。因为,这次重聚已经给了广大《老友记》粉丝一份最好的礼物。


名模辛迪·克劳馥参与了重聚节目,她的穿着是调侃了剧中某一集令罗斯出糗的皮裤。


——重回片场——

17年后再聚瑞秋、莫妮卡泪崩


为了这次《老友记》再聚首,华纳煞费苦心地把当年拍摄该剧的摄影棚还原成那时的模样。房间墙壁上的《疤面煞星》电影海报、富有年代感的电视和电脑、客厅桌上的水果篮……走进这里,记忆的闸门瞬时打开,往事如潮水一般倾泻而出。六位主演感概万千,詹妮弗·安妮斯顿(剧中饰演“瑞秋”)和柯特妮·考克斯(剧中饰演“莫妮卡”)更是直接泪崩。


17年前,当《老友记》最后一集杀青时,他们也是哭成一团。十年相守,这些人早已成为没有血缘的亲人,告别彼此就像是结束一段10年的关系。


当然,这里和当年还是有些小区别。比如菲比的饼干罐就被扮演她的丽莎·库卓拿回了家,瑞秋的咖啡杯也被安妮斯顿拿走作纪念。


看到水果篮,马特·勒布朗(剧中饰演“乔伊”)分享了一段当年趣事。柯特妮·考克斯经常有大段大段台词要背,于是她就耍了个小聪明,把台词写在桌子上、藏在水果里。有一次被马特看到,马特就搞了个恶作剧,偷偷把桌子上的字给擦掉了,结果可想而知。


“乔伊”给“莫妮卡”擦眼泪。


重回片场后,几位主演来到室外喷泉,主持人詹姆斯·考登(James Corden)在这里等着六位,工作人员早已把这里布置成访谈节目的现场。之所以选择这里作为主会场,一是因为疫情,需要在室外录制节目;二来,这里是《老友记》片头的拍摄地。


詹姆斯·考登真的很能折腾,他安排了许多惊喜。有些是当年剧里某个小角色突然现身,有的则是那些喜爱《老友记》的大明星心甘情愿地来跑龙套。这里就不剧透了,以保留大家观看时的惊喜感。


乔伊再现剧中套上多件钱德勒衣服的搞笑场景。


剧中莫妮卡和罗斯的“父母”亲自来捧场。


——幕后花絮——


《老友记再聚首》结合了访谈、纪录片、游戏等多种元素,在轻松怀旧的氛围下,很多当年幕后花絮得以披露。


1、选角

哪个角色最难选?


《老友记》成功塑造了六个性格鲜明的角色形象,这离不开精准的选角。在节目中,《老友记》制作人大卫·克莱恩(David Crane)、玛塔·考夫曼(Marta Kauffman)回顾了当时经过。


钱德勒(左二)回忆当年拍剧趣事。


饰演“罗斯”的大卫·施维默是第一个确定的,当时两位制作人在拍另一个剧的试播集,选中了他。施维默那副受气小媳妇儿的委屈样深深的印在了他们脑海中,于是一年后写《老友记》剧本时候,罗斯这个角色就是以他为原型来创作的。


但是大卫·施维默因为另一部电视剧的糟糕经历,已经退出电视圈了,回到芝加哥后他专心戏剧,不愿再演电视剧。为了让他回心转意,两位制作人动用了各种手段恳求他,玛塔·考夫曼记得好像还给他送了大礼包,克莱恩则不记得有送礼物,但也承认花了不少口舌。


“菲比”是第二个定下的角色。为了这个角色两位制作人试镜了很多女演员,都找不到那个感觉,最后还是别人推荐他们去看情景喜剧《为你疯狂》后,他们才发现丽莎·库卓就是活生生的“菲比”。库卓不仅演出了他们想要的效果,而且赋予这个角色灵魂,完全超出预期。这可能也是因为生活中库卓就有几分像菲比,节目现场因为一只虫子,库卓尖叫起来,活脱脱就是个“菲比”。这不是事先准备的戏码,完全是她本色。


两个角色都很顺利的选好,后面几个角色则遇到困难,足足有两个半月时间,他们一个角色也没有敲定。


然后马特·勒布朗就出现了。在好莱坞有很多像勒布朗这样的帅小伙,《老友记》剧组也试镜过不少这样的演员,但他们不够幽默,扮演的“乔伊”很无趣。勒布朗那时也没演过几部作品,兜里也没几块钱,但他往那儿一站,就让人觉得好玩。于是,电视台和制作人都同意,他就是“乔伊”的最佳人选。这里有个彩蛋,和勒布朗一同进入最后一轮试镜的演员,后来也演了《老友记》,而且是扮演“假乔伊”。


“莫妮卡”这个角色也很难选。柯特妮·考克斯那个时候已经小有名气,制作人希望让她来演“瑞秋”,但柯特妮自己认为,她的个性更像“莫妮卡”,希望能演“莫妮卡”。她的决定是正确的,事实上经她演绎的“莫妮卡”比剧本里的要丰满鲜活。如果,当年她演“瑞秋”,《老友记》真的会变得很不一样。


《老友记》第一季剧照,当年的青葱岁月。


“钱德勒”是一个原本让制作人觉得无需费劲就能搞定的角色,因为这个角色比较容易驾驭,毕竟他的台词里就已经有许多包袱了。然而实际完全不是这回事,他们试镜了许多演员,台词还是那些台词,但从他们嘴里说出来就一点都不好笑。于是,两位制作人找到了和他们合作另一部剧《Dream On》的马修·佩瑞,果然台词从他嘴里说出来就活了。


但那时,佩瑞分身无术,他还有另一部剧的合同。那是一部荒诞的科幻情景喜剧,叫《L.A.X. 2194》,华纳高层看过样片后觉得这个剧没希望,佩瑞因此重获自由,来到了《老友记》。


六个人里最难选的、也是最后一个定下的,就是“瑞秋”。这个角色被宠坏了、有些自私,如果选不好演员,尺度拿捏不当,观众就会讨厌她。


剧组也试镜了无数女演员,甚至有人直接穿着婚纱来,但她们无一例外,缺少那种男女老少通吃的万人迷特质。等到最后,他们终于等来了詹妮弗·安妮斯顿,而她的真诚和温暖一下就征服了大家。


和马修·佩瑞一样,安妮斯顿那时有剧集合同在身,然而两位制作人认准了她,直接用她拍了三集《老友记》。要知道,如果她因为合同不能继续演“瑞秋”,那么这三集就都白拍了,剧组要承担换人重拍的损失。


安妮斯顿自己也被《老友记》深深吸引,她跑去找另一部剧的制作人,求他们解除自己的合同。安妮斯顿还记得当时那位制片人说:“我看了《老友记》,它不会让你成明星,我们这部剧能让你成明星。”然而后来发生的一切,恰好相反!


老友们重回纽约公寓大本营。


2、最真情

“罗斯”戏外对“瑞秋”动真情


罗斯和瑞秋的爱情线是《老友记》的主线之一,在粉丝们的期盼下,他俩最后终于走到了一起。其实在剧外,扮演“罗斯”的大卫·施维默也对扮演“瑞秋”的安妮斯顿动了真情。


据他回忆,自己在拍摄第一季时就喜欢上了安妮斯顿,而安妮斯顿也挺喜欢他,两人在片场有很多亲密互动,现在看起来都很甜。但无奈没有缘分,他们俩最后也没有交往,而是把对彼此的感情融进了角色,通过角色恋爱。


直到现在,柯特妮·考克斯还记得当初看到罗斯和瑞秋第一次拍吻戏的情景,那场戏发生在楼下的咖啡馆,一个在里面一个在外面,两人费好大劲打开门,然后拥吻在一起。当时柯特妮看的都哭了。


罗斯和瑞秋第一场吻戏。


然而这也是安妮斯顿与施维默不可能发展的原因之一,安妮斯顿一直觉得如果自己和爱人的初吻是在全国电视台的节目上,那就太糟了。


剧中罗斯和瑞秋的经典一吻。


3、最惊险

拍抢沙发戏份勒布朗肩膀脱臼


虽然主要是耍嘴皮子,但在《老友记》拍摄中也不乏危险动作,扮演“乔伊”的马特·勒布朗有一次就因此而受伤送医。


在那段戏里,钱德勒和乔伊两人争沙发座位,乔伊一个跳跃扑倒在沙发上。这段戏拍了四遍,前三遍都很好,拍第四遍的时候,勒布朗肩膀脱臼,疼痛难忍。剧组急忙把他送医治疗,那天的拍摄全部停摆。


制作人玛塔·考夫曼如今回忆那段,还自责说:“前三遍已经很完美了,天知道怎么就鬼使神差地拍第四次。”


4、最意外

莫妮卡和钱德勒感情戏由现场观众促成


编剧为莫妮卡和钱德勒写了“一夜情”的戏份,但是连他们自己也没有想到,这个小插曲后来竟成为了两人感情线的开始,成为最美好的意外。


莫妮卡和钱德勒的感情戏是一场意外。


情景喜剧现场都有观众,那时他们看到这一段时,全场沸腾了,欢呼鼓掌足足有半分钟。这让编剧们震惊,也让他们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笔下这两个人物的关系。


这就是边拍边播的好处,随时都能根据观众反应来调整剧情走向。于是接下来他们就尝试探索莫妮卡和钱德勒的感情线——先是安排他们地下恋情,由此制造了许多包袱;然后一步步公开,看最后两人的关系会走向何处。


最后的结局当然是皆大欢喜,而这一切都是创作者最开始没有料想到的。


撰文/nemo

新京报编辑 佟娜 校对 吴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