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讯(记者 周怀宗 实习生 赵利新)6月9日,在山东省单县陈蛮庄村通往田庙村的路段,一辆拉麦用的四轮载货汽车跌进路旁沟里,附近麦田的村民们闻讯赶来推车,并请来叉车,最终将麦车从沟渠中“解救”出来。


6月9日,在山东省单县陈蛮庄村通往田庙村的路段,一辆拉麦用的四轮载货汽车跌进路旁沟里。赵利新 摄

 

“我这一车能装五六千斤麦子,一天跑七八趟没问题。这车每陷进沟里一分钟,就损失一分钟的钱。”准备往田庙村装麦的司机小吴,因为失误将车倒进沟渠里。

 

记者发现,汽车仅车头还在地面上,后半段没入沟里。轮胎打滑的痕迹清晰可见,从路边延伸到沟底,约有两米长。

 

“一二三,推!”麦农赵庆帮和近麦田的赵庆亿在车兜后推车。附近麦田的十余位男性麦农们闻声赶来。但因为沟壁是沙土质地,使汽车轮胎打滑,反而让车越陷越深。


附近的村民们闻讯赶来帮忙推车。赵利新 摄

 

“叫辆叉车吧,我有一个熟人会开叉车。”一位麦农骑着电动车去找叉车。他建议留下的麦农们,先用铁镐将车轮从泥土里扒出来,再将沟沿铲平,从而减汽车爬升的坡度。

 

叉车来到后,抵住汽车底兜,随着“嘶!”一声响,将汽车从沟渠里“顶”了出来。小吴擦了一把汗,掏出钱给叉车车主。车主摇上窗户,摆手表示不要。“都是喝一条河里的水长大的,怎么能要钱呢?”叉车车主向记者说。


最终将麦车从沟渠中“解救”出来。赵利新 摄

 

在一千多人的田庙村,大多麦农在借助联合收割机收完麦后,当天就会雇佣像小吴这样的麦车,将粮食送往收购站卖钱。“现在,大部分人都是将麦子随割随卖,只有一些有存粮习惯的老人,才将粮食载回家,在日光下晒。”一位村民告诉记者。

 

“趁着割麦子的这三五天,我用自家车,给大伙拉麦子,就能挣够孩子在城里上学的伙食费了。”小吴说。

 

新京报记者 周怀宗 实习生 赵利新

编辑 唐峥 校对 卢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