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8点见,多一点洞见。每天早晚8点与你准时相约,眺望更大的世界。


云南野象“断鼻家族”又一次上了热搜,不过这次是因为“躺平”。

 

近日,云南省森林消防总队利用无人机拍下象群在林间酣睡的照片,大象们“躺平”的队列和可爱的睡姿引发网友热烈讨论,许多人直呼“太萌”。



而在这些照片的背后,是一支跟踪监测象群近半个月的追象队伍。云南省森林消防总队无人机侦察小组是此次“追象”的三支“空军”之一,从527日起他们就一路跟随象群北上。队里共有12位无人机飞手,三人一组执勤,每日 24小时监测象群方位,无人机盘旋不休,发出预警。

 

据无人机飞手张雄介绍,野象群每行进一段距离,追象队伍就会紧急赶往象群出没地点附近,将情况上报并对当地村民预警。每次定位象群位置后都要算它们多少只,因为象群行踪不定,时不时会有大象离队。

 

这种被偷窥”的生活也给象群带来了困扰张雄说,他曾多次见到大象往上伸出鼻子,甚至卷起树枝,试图击打无人机,这是一种受到打扰的反应。但暂时似乎也没有更好的监测办法。在张雄“追象”的半个月里,遇见野象睡觉时,他的无人机便尽量离得远一点,有时返航休息一段时间。“断鼻家族”似乎也已经习惯了他们,经常在无人机的轰鸣声中熟睡着。

 

对于北迁象群的最后归宿,有专家建议应该将象群劝返回西双版纳,也有专家提出,可以动用一些人工干预的手段,为它们寻找到一个妥善的地方安置。阅读全文>>>





没有人知道北迁象群接下来应该往何处迁徙,就好像没有人知道宇宙的尽头究竟是不是铁岭。


2017年,中国较早的脱口秀节目《今晚80后脱口秀》团队带着《吐槽大会》《脱口秀大会》两档新式综艺冲击网生用户。综艺,迅速为长居线下的脱口秀打开线上局面,带来大众流量,也迎来了娱乐话语场的“明星”:李诞、王建国、呼兰、程璐、庞博、李雪琴、杨笠、王勉……脱口秀迅猛燃烧的盛火之下,背负脱口秀“出圈”使命的他们,又是否首当其冲感到忧虑?

 

当综艺为脱口秀迅速打开局面,其对立面是,演员短期、大量的创作消耗,就像一个水龙头放水,另一个水龙头来不及蓄水,“创作不出好作品”的忧虑,远比其他行业来得更为急促。

 

王勉参加《脱口秀大会3》时,时刻都感觉自己进入了创作瓶颈。实际上,王勉认为脱口秀演员所谓“江郎才尽”大多是阶段性的。于呼兰而言,他的压力从不在于写脱口秀到底能不能赚钱,而是自己到底能不能写出好的东西。全身心投入脱口秀后,他可以充分用一个水龙头放水的同时,抓紧时间用另一个蓄水。也并非所有演员的困惑都来源于快速输出。庞博的困惑源于自身囹圄。曝光度为他们快速带来观众与名气,但创作路径袒露,大众期待值的压力,如何用创作突破这些重负的注目感,庞博仍未寻找到答案。

 

然而在外界看来,他们似乎无需再思考这些。成名之后,他们变得愈加忙碌。王勉加盟真人秀,还出演了影视短剧;庞博参与了话题类综艺录制;呼兰在职场观察类真人秀中“回归”金融老本行;而李诞、杨笠、李雪琴等更是娱乐圈“炙手可热”的艺人,综艺、代言接到手软。他们被划为“艺人”行列,线下专场演出更是一票难求,似乎无需再为创作、温饱担忧发愁。阅读全文>>>




5月份,猪肉价格较4月下降11.0%,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23.8%,降幅继续扩大。受到生猪生产不断恢复、猪肉供给持续增加影响,猪肉价格已经逼近最低点。

 

68日,国家发改委召开会议,全面部署重要民生商品保供稳价工作。会议指出,重要民生商品面对自然灾害、市场风险、突发事件,价格容易大起大落,将聚焦猪肉、蔬菜等,完善价格调控机制,同时做好大宗商品市场调控工作,保障重要民生商品供应充足、价格基本稳定。69日,国家发改委又发布了“做好猪肉保供稳价工作预案”,系2009年以来有关猪肉价格预案的第四次调整,主要指标有明显变化。

 


在中国农业科学院北京畜牧兽医研究所研究员朱增勇看来,其中最主要的变化是调整了生猪养殖盈亏平衡点和预警区间两项数值。“肉贱伤农、肉贵伤民”,朱增勇认为,猪肉价格的过快下跌会影响到养殖户的积极性,部分地区养殖户已经出现亏损。《预案》提出,针对猪价过度上涨或下跌,政府将通过储备调节的手段加以干预。阅读全文>>>




法国总统马克龙被一男子搧耳光的视频在网上传开了。马克龙去法国东南部参观,与民众握手。现场视频显示,一位穿绿色T恤的男青年,抓住马克龙的前臂,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狠狠搧了马克龙一耳光。马克龙对掌掴一事回应称,此事为“孤立事件”,并表示将继续会见民众。

 

CNN报道,在打马克龙一记耳光之前,肇事者还喊道:“Montjoie! Saint-Denis! 这是卡佩王朝(该王朝从10世纪到18世纪统治着法国)使用的中世纪战斗口号,现在仍被一些法国的极右翼团体使用。目前已有两人被逮捕,还在接受审讯。

 

掌掴马克龙的人是什么来头?据法新社报道,这名因打耳光而被捕的男子名叫达米安,根据他名下的社交媒体账户,他似乎在练习中世纪的格斗术,并在网上关注了几位著名的极右翼影响者。达米安的朋友表示,战斗口号的使用更有可能是对热门电影的引用,而不是保皇党的事业,达米安并不支持这种事业。阅读全文>>>



编辑 倪艳楠 彭启航 校对 赵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