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长津湖》总制片人于冬与三位导演合影。

 

612日,“博纳影业·中国胜利三部曲”发布会在上海举行,以抗美援朝战争第二次战役中的长津湖战役为背景的电影《长津湖》亮相发布会。该片由陈凯歌、徐克、林超贤监制、导演,由吴京、易烊千玺领衔主演,段奕宏特别出演,朱亚文、李晨、韩东君主演,胡军特邀主演,张涵予友情出演,电影将于年内全国公映。

 

71年前,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作战,在极寒严酷环境下,东线作战部队凭着钢铁意志和英勇无畏的战斗精神一路追击,奋勇杀敌,扭转了战场态势。陈凯歌表示,拍摄这部影片的过程,同时也是在不断学习和提升自己的过程,“我们对抗美援朝战争的认识,是随着拍摄不断深化的,为什么要打这场战争?为什么非打不可?为什么要打一场必胜的战争?拍完这部电影的时候,答案就很清楚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的和平生活告诉了我们,这场战争的重要性。能有幸把这样一段历史呈现在大银幕上,是一件光荣的事情。”

 

《长津湖》先导海报。


电影《长津湖》筹备5年之久,拍摄周期接近200天,导演林超贤表示:“我没有一个电影拍这么长时间,筹备这么长时间。”该片出品人、总制片人于冬透露,《长津湖》体量庞大,群众演员累计超过7万人次,有四五十家全球特效公司参与,制作成本将打破华语电影纪录,光剧组工作人员的核酸检测成本就花费了几百万元,“无论投资规模,还是制作规模,《长津湖》都创了中国电影的很多项纪录”。新京报独家专访该片出品人、总制片人于冬,请他讲述这部“创了中国电影的很多项纪录”的制作幕后。

 

【导演】

三位导演拍了三部战争片的量

 

在新京报采访中,于冬透露,相较于“中国胜利三部曲”的另外两部片子《中国医生》和《无名》,电影《长津湖》的制作难度是最大的,“相当于三位导演拍了三部战争片的体量”。并且,在电影创作之初,团队就坚定了一个信念:整部戏不用一个资料镜头,全部实拍。

 

在于冬看来,《长津湖》首先要具有史诗感,而陈凯歌导演对这段历史的熟悉,可以为影片注入宏大的历史观;徐克导演很善于设计战争场面,“他跟以往美国电影的拍法都不一样,(不想重复)已经有人拍过的角度和想法,他要用新的方式去做”;林超贤是一位动作片大师,他在片中拍摄了很多美军部分,“仁川登陆这场戏做出来,我觉得这段镜头将来会成为中国电影,甚至世界电影银幕史上的一个经典。”于冬说,电影并没有矮化美军,当时美军确实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军事力量,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九兵团有很多都是南方部队,在零下40度的极寒天气下,创造了世界战争史上的奇迹。

 

《长津湖》开机仪式。


20201124日陈凯歌导演开机,以宏大的历史观奠定追思“先烈之慷慨豪情”的基调;徐克导演2021118日开机,用自己的独特风格为影片注入灵魂;林超贤导演2021215日开机,稳扎稳打,打造恢弘场面,三位导演各展所长。

 

一个完整的故事,由三位导演分别拍摄,如何将风格统一?于冬解释,这是一个完整的剧本,团队先把剧本当中的内容分出来,哪些戏份由哪位导演完成,包括很多戏的衔接部分,都有明确的分工,“虽然是三位导演,实际上三位导演下面还有B组导演、C组导演,是大家的一个集体创作,凝聚了一大批优秀的电影团队”。


【制作】

创中国电影的多项纪录

 

《长津湖》是在疫情的大背景下完成拍摄的,于冬表示,即便在没有疫情的情况下,完成这样一部大体量的电影,都是非常不容易的,更何况在疫情的影响下,要克服很多方面的困难,并且三位导演合力完成一部电影,要求摄影、美术、美学风格的高度统一和高度的默契,“无论投资规模,还是制作规模,《长津湖》都创了中国电影的很多项纪录。”

 

群众演员累计超过7万人次

 

于冬透露,《长津湖》整个拍摄几乎没有什么内景,全是外景拍摄。很多可以在摄影棚拍的,也都选择外景实拍。“这次演员很辛苦,(拍摄)最冷的时候零下20多度”。

 

影片动用的演职人员创中国电影新纪录,最多时仅拍摄团队就有7000多人,剧组还动用了累计超过7万人次的群众演员。剧组招募了一些退役的军人、消防兵、武警来出演。另外,这7万人次的群演还包括很多外籍演员。

 

《长津湖》剧组还动用了累计超过7万人次的群众演员。


八一电影制片厂作为出品方,为影片提供了不少支持,为剧组拍摄提供了很多军人参演,“最多的时候单日就达到2000人,这几千人在一个半月的时间完全投入到大场面动作戏的拍摄来,没有部队的支持拍不了(这部影片)。”

 

于冬说,片尾出字幕的话,可能会打破中国电影的时长纪录,“我希望把每一个工作人员的名字都留在字幕上的,一个都不要漏掉。”


《长津湖》中的战争场景。

 

严查核酸检测

 

今年1月份的时候,石家庄突发疫情,河北疫情形势瞬间就变成非常严峻,进出北京都要严查核酸检测报告,有时候要求48小时之内的核酸报告,有时候要求72小时之内的核酸报告,“剧组成员仅核酸检测的费用就花了几百万元”,于冬说,有时候工作人员都没有离开过这个地方,但如果没有72小时的核酸,晚上就不让回酒店。因为疫情要服从大局,剧组为了确保安全,还是为工作人员定期做核酸检测。

 

剧组当时也采取了一些科学有效的办法来防控疫情,比如划定工作圈,主创跟外界严格隔离,没有核酸检测报告的,都不能进到这个圈里来。因为一旦有一个工作人员感染,就可能马上停拍,增加更多拍摄成本。

 

全世界约50家后期特效公司参与

 

20215月,《长津湖》在经历了近200天的拍摄周期后杀青,目前正进入到紧张的后期制作中。于冬说,电影后期之复杂,难度之大,也会创中国电影纪录。“现在有全世界四五十家后期特效公司,在给我们这部电影做后期服务”,于冬表示,因为电影离上映时间很紧,后期量又大,为了确保质量,大到几百个镜头,小到一二十个镜头,分散到全世界四五十家后期公司,“最简单的,比如每个镜头前的哈气,身上的雪,稍微一动,得有飘落的雪的特效,我们尽可能的做到精益求精。”


《长津湖》剧组正在拍摄雪地上的战争场景。


同时,这也让该片的制作成本上去了。问及该片的投资成本,于冬表示,目前还没法透露,因为后期还没弄完,“还在花钱,反正是创了中国电影制作成本的纪录”。

 

【出演】

吴京和易烊千玺,冻着冻着就睡着了

 

《长津湖》的拍摄时间跨度长,演员们倾注了全力,推掉了很多片约,为《长津湖》的拍摄让路。因为疫情电影中间又停了一段时间,冬天重新再集结拍摄的时候,这些演员马上回来归队。

 

吴京和演员们正在进行训练。


于冬看完《长津湖》剧本,第一个想到的演员人选就是吴京,“非他莫属”。那个时候,吴京因为之前拍戏,膝盖有伤。201911月,于冬来到北医三院,吴京拄着拐,手里拿着医生拍的片子,想推掉这部戏。但在于冬的软磨硬泡下,最终吴京带着伤,拄着拐,到了陈凯歌导演剧组报到,训练、跑步,整个拍摄周期,一直在剧组。

 

易烊千玺在片中饰演吴京弟弟,他进组时,刚刚过完自己20岁生日。于冬说,像他这样的明星,有很多演出活动,他能不去的,就全部推掉,“近200天的拍摄,一天都没有离开过剧组,很投入”。

 

《长津湖》演员造型。


吴京与易烊千玺的兄弟情也贯穿在戏里戏外,吴京说:“我带着拐进的摄制组,结果后来我的拐传给了我的兄弟”。易烊千玺拍戏的时候有一根韧带断了,有一根韧带撕裂。拍戏时,有一个坡,易烊千玺拄着拐爬不上去,他就把拐扔下,跪着爬上去,吴京看到那一幕,就觉得这个年轻人前途无量。有一场戏,那天零下23度,吴京、李晨、易烊千玺,三人裹了三层衣服,窝在那里,冻着冻着就睡着了。吴京说,虽然拍摄环境很艰苦,但是给了他们一个真听真看真感受的机会,“当年志愿军战士在那么艰苦条件下还打赢这场仗,我们没有理由享受那么舒适的环境。”

   

另外,曾出演多次“英雄人物”的张涵予在《长津湖》中也有出演,饰演第9兵团司令员宋时轮。当时博纳要拍《长津湖》时,张涵予拿到剧本一看,他的年龄演连长有点偏大,演士兵更不合适,一看没有合适的角色。但他对抗美援朝的伟大战争有很强烈的情怀,从小学到的像黄继光、邱少云等英雄人物,等于生长在自己的身体里面。这次能够出演宋时轮,张涵予表示非常荣幸的同时,也表达了自己表演时的信念:“对角色非常代入。我在塑造角色的时候,心里也有一个准绳,就是要撑住一口气,同时怀着敬畏之心去做准备工作,不辜负全国人民的期待。”

 

新京报资深记者 滕朝

资深编辑 黄嘉龄 校对 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