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快讯(记者 张璐)记者今天从中科院南京古生物所获悉,科研人员去年在柴达木盆地的全吉山地区首次发现了典型的埃迪卡拉生物群化石,这是继湖北三峡地区之后,在中国发现的第二个埃迪卡拉生物群化石产地,也是迄今为止在青藏高原发现的最古老的化石生物群。相关成果于2021年6月14日在线发表于国际知名地学类综合性期刊《地质学》(Geology)。

 

全吉山剖面。南京古生物所供图

全吉山生物群的代表性埃迪卡拉化石恰尼虫(A-C)和陕西迹(E-G)。南京古生物所供图


柴达木盆地有了新发现

 

埃迪卡拉生物群生活在距今约5.75亿年-5.39亿年前的埃迪卡拉纪晚期,是寒武纪生命大爆发前夕全球分布范围最广的复杂生物群,包括多种类型的软躯体生物。“它们没有硬骨骼,有的趴在沉积物表面,有的在水体浮游。”

 

南京古生物所副研究员庞科说,早在2011年,湖北三峡地区曾经发现第一块典型的埃迪卡拉生物群化石。这类化石不仅对理解早期动物演化具有重要意义,其不同的化石组合也是埃迪卡拉纪晚期地层划分与对比的标志。

 

青藏高原是中国科学院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的重点研究地区之一。近年来,其地层古生物研究团队正在执行我国第二次青藏科考任务。2020年7月,南京古生物所早期生命研究团队与北京大学、成都理工大学的科研人员合作,对青藏高原柴达木盆地进行野外科学考察的过程中,在柴达木板块北缘的全吉山地区首次发现了典型的埃迪卡拉生物群化石。

 

2020年发现了第一块埃迪卡拉化石。南京古生物所供图


恰尼虫化石拉开科考大幕

 

全吉山地区是典型的干旱荒凉的西北地貌,很少有植被覆盖。全吉群上部地层由老到新依次为红藻山组、黑土坡组、红铁沟组和皱节山组,沉积时间距今长达16亿-5亿多年。

 

“此次科考的任务之一就是在这里寻找埃迪卡拉化石。团队中的陈哲、周传明老师在2011年于三峡发现过埃迪卡拉化石,非常有经验。到了当地后,大家急不可耐地开始寻找化石。”庞科说,西北地区的工作环境比较艰苦,全吉山地区海拔3200米,科研人员中午要下山吃饭,每天需要爬两次山。“山顶和山口的地方风很大,但挖掘化石让大家都很兴奋,忘乎所以,乐在其中。”

 

一天中午吃饭时,陈哲带回了一块标本,非常像埃迪卡拉化石,大家一起观摩讨论,但是没有完全确定。下午时,所里的研究生吴承羲也发现了一块不到三厘米的小化石。

 

“我当时一看,这就是典型的埃迪卡拉化石。”庞科说,化石中的生物是恰尼虫,这是埃迪卡拉纪晚期像树叶一样的叶状体生物,生长于海底,距今约5.74亿年-5.39亿年。有了两块标本后,科研团队在全吉山剖面皱节山组的紫红色砂岩中发现了更多的化石,并将该化石组合命名为全吉山生物群。

 

化石点明两大板块古地理关系

 

今年6月,团队再次来到当地进行科考。目前发现的埃迪卡拉化石种类比较单调,以恰尼虫为主。

 

另外,陕西迹化石的数量也很丰富,标本达到600多个。陕西迹是一种具有密集排列横纹的条带状化石。陕西迹普遍发现在距今5.5亿年-5.39亿年的地层中,包括华南、华北、印度、西伯利亚以及纳米比亚,是一种埃迪卡拉纪末期的标准化石。

 

庞科介绍称,恰尼虫和陕西迹在皱节山组的共同出现,表明皱节山组的沉积时代很可能为距今5.5亿年-5.39亿年前。科研人员推断,在埃迪卡拉纪晚期,柴达木板块可能位于华北板块附近,因为它们的地层序列和化石产出非常相似。同时,两大板块都具有埃迪卡拉纪晚期冰川的发育,表明该时期这两个板块很可能处于中-高纬度地区,而非此前认为的低纬度地区。


新京报记者 张璐

编辑 樊一婧 校对 吴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