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马拉维南部城市的一名居民在接种新冠疫苗。图片来源:新华网


6月12日,应邀参加G7峰会的南非总统拉马福萨在峰会期间发表讲话,敦促G7国家为非洲抗疫“解决资金问题”,但近一周过去,他的呼吁却宛如石沉大海。

南非总统的呼吁

在英国康沃尔郡卡比斯湾举办的G7峰会,是2020年新冠疫情大流行以来规模最大的“线下”多国首脑峰会,且与会的7个正式成员国首脑,都来自世界公认的最发达国家。拉马福萨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既然G7国家GDP总值在全球占比高达一半以上,就应该为填补防疫资金缺口作出主要贡献。

 

拉马福萨所指的,是世卫组织等多个国际组织于2020年4月联合倡导的“新冠疫苗公平分享加速器计划”(COVAX),这项覆盖全球180多个国家、地区的计划,旨在让广大缺乏疫苗生产能力的不发达国家,尽可能公平地获得新冠疫苗接种的机会。尽管已经作出种种努力,目前的COVAX计划仍然缺乏疫苗和资金,资金缺口高达168亿美元。

 

拉马福萨称,非洲国家需要解决检测、治疗、氧气供应等供需瓶颈,需要加强核酸测试、治疗和疫苗接种,其间存在巨大的资金缺口。他认为“如果G7国家都能履行自己的义务,就能解决COVAX倡议2/3的资金缺口,倘G20国家都能如此,则90%的资金缺口能被填补”。


▲资料视频。韩国发G7领导人合影裁掉南非总统被指“别有用心” 。视频来源:新京报我们视频。


被忽视的非洲疫情

 2020年初新冠疫情暴发以来,非洲一直是“被全球遗忘的大陆”,之所以如此,一是因为非洲远离当今全球政治、经济中心,二是因为公众抱持“新冠病毒怕热”的旧观念,认为“作为地球上最热大陆,非洲疫情料也无妨”。

 

但6月17日WHO非洲事务主任莫埃蒂的一番讲话,揭示了这个“被全球遗忘大陆”不应被忽视的严峻形势。

 

莫埃蒂援引WHO一份声明指出,尽管全球范围内新冠病例的增长速度在降低,但非洲“似乎是唯一的例外”:“在此期间每周新增确诊病例高达22%”,其中刚果民主共和国、纳米比亚和乌干达三国出现最高单周新增确诊病例数。

 

尽管非洲疫苗接种速度的确有所提高,过去三周内平均每周接种350万剂,过去5天更接种了500万剂,但每100名非洲居民仅接种疫苗2.87剂,位列全球倒数第一,这使得非洲成为新冠疫情防治的洼地。

 

6月10日,由南非约翰内斯堡飞往中国深圳的中国国际航空公司CA868航班,一次性检出32例新冠阳性,导致航班熔断。这一怵目惊心的案例正是非洲“第三轮疫情”的真实镜像。

 

WHO表示,由于非洲大多数国家、尤其南半球国家进入冬季,加上疫苗接种缓慢,新冠病毒变异种传播迅速,目前形势正迅速恶化。迄今已有14个非洲国家确认发现“德尔塔”变异,25个以上非洲国家确认发现“贝塔”变异和“阿尔法变异”。

 

为应对“第三轮疫情”突袭,拉马福萨15日宣布延长宵禁并颁布限制酒精销售令。过去两周间南非新增确诊数翻番,染疫住院人数增加了60%,拉马福萨于6月8日解雇了南非卫生部长姆金泽。他在英国G7峰会上的呼吁,可被视作其“国内咆哮”的延伸。

 

紧急收紧防疫措施的并非仅仅南非一个非洲国家:刚果民主共和国自2020年3月10日至今,累计确诊35918例,累计死亡854人(其中首都金沙萨25777例确诊),但近来新增确诊数叠创新高,让该国政府不敢掉以轻心。6月15日,当单日新增确诊达到创纪录的250例后,该国宣布关闭全部“夜店”15天。

 

WHO指出,如果形势继续如此恶化下去,约90%的非洲国家将无法实现9月为至少10%人口接种新冠疫苗的目标,这将严重拖慢全球“常态化”的进程。


▲资料视频。2021年1月,南非总统批富国疫苗已超其需求:应将多余疫苗释放给需要的国家。视频来源:新京报我们视频。

G7的淡漠

 然而,G7淡漠依旧。

 

尽管G7同意原则上向穷国提供至少10亿剂新冠疫苗,并帮助后者提升疫苗生产能力,却将时间表推到了2022年。正如多家非洲媒体愤愤指出的,这仍是G7国家延续至今的“优先满足我们,然后再给你们剩下的”方针,“只是换了个好听的说法”。

 

不仅如此,G7国家还竞相将本国不受欢迎的疫苗品种,如因“心梗效应”在欧美多国被叫停的牛津-阿斯利康疫苗,和屡屡发生生产、储运质量丑闻的强生疫苗,提供给非洲国家。

 

6月13日,南非政府刚宣布因“生产质量问题”,回收了好不容易弄来的200万剂强生疫苗,疫苗质量问题加剧了南非的“疫苗缺口”和“疫苗恐慌”。

 

客观地说,G7国家在向非洲等穷国提供疫苗方面,也确实有一些现实困难。如原本寄托厚望的印度“代工”,因印度疫情大暴发自顾不暇而基本泡汤。又如目前公认效果较好、口碑较佳的西方疫苗,多为储运条件要求苛刻的mRNA原理疫苗,公共卫生条件落后的非洲,也确实“虚不受补”。

在全球化时代,“防疫洼地”的存在令全球人流、物流的畅通遥不可及,届时所有人都将成为受害者。

陶短房(专栏作者)


编辑:陈静   实习生:褚劲寿   校对: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