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拓作品《校花》。


6月18日,“宋拓 校花”登上热搜,艺术家宋拓以女性为主题的摄影展,被网友质疑偷拍和物化女性。在“偷拍女生并按颜值排序”的艺术作品《校花》引起广泛争议后,展方于6月19日一早临时闭馆。

 

偷拍了学校4000多名女生,按照个人审美从美到丑排列,堂而皇之当成“艺术”公开展览,中文取名《校花》,英文却叫Uglier and Uglier(越来越丑)。对于质疑,宋拓回应称,物化女性没关系,人人都有物的一面,“掏心掏肺地物化你,这也是一种尊重。”

 

不得不说,创作者不知“尊重”为何。偷拍不仅跟“尊重”二字毫无关系,还涉嫌侵犯公民的隐私。因此,这种以“偷拍”为噱头的“艺术”,不仅超越了法律底线,也超越了艺术的底线。

 

而其以“越来越丑”的顺序进行排列,无疑是以创作者个人标准对别人的长相公开进行“指手画脚”。一个人的美或丑,如何定论?更没有权利对别人的外表进行公开排名。这样的行为,本质可谓“哗众取宠”,而这样的“作品”,本也不该冠之于“艺术”。

 

值得玩味的是,网上不少评价认为宋拓是“中国年轻艺术家的代表性人物、先锋人物”,“称赞”其作品像是一种去物化的观念艺术,并不在意美学的锤炼,而是在享受艺术可以挑逗一切宗旨的权利;还有人认为,它是在通过一种挑战乌合之众肤浅论断的方式来揭示现实。

 

但无论是对于该创作者,还是此次参展作品,无论冠以何种专业术语与溢美之词,都无法为其在《校花》这一作品中的“无底线”辩护。

 

艺术可以通过各种各样的形式进行表达,但并不意味着“与众不同”甚至“哗众取宠”就是艺术,公然打着偷拍名义,对别人相貌公开评价,决不能称之为艺术,而是一种刻薄。

 

▲OCAT上海馆官方微博。


无论何种行为,前提都是不能侵犯到公民的权利,而艺术的底色更应该是良善的、好的。如此偷拍女生按美丑排名,是对艺术的亵渎。

 

因此,无论持有何种说辞,人们只需将心比心地想一想:被人偷拍、又美丑评级、又被公开展出,如此行为,哪里跟“艺术”沾边了?

 

在引起争议后,展方已将该作品撤展,同时进行闭馆调整,处理得算是及时。但当初允许这样的作品公开展出,也难免不让人怀疑其“艺术”标准,到底为何。

 

说到底,偷拍女生并按“美丑”标准排名展出,不仅亵渎了“尊重”二字,更已经涉嫌违法。因此,这次事件仅停留于舆论批评层面恐怕是不够的,被偷拍的女生可以用法律手段维护自己的合法权利,而相关方面也不妨主动跟进调查,弄清事实,并依法处置。


□王军荣(教师)


编辑:丁慧   校对:卢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