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阿坝州若尔盖县麦溪乡噶沙村草场,牧民们正在为黑土滩播撒草种。图片来源:新京报记者 赵亢 摄

文|和光

“黑土滩”是高原高寒草甸独有的生态恶化现象,因多种原因影响,草场形成黑褐色“秃斑”状裸露土地,像“癌症”一样扩张。据新京报报道,四川若尔盖县的草原牧场,正经历着一场由政府主导、学术支持、牧民主动参与的草原生态治理的复绿行动。

                             

位于四川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的若尔盖县,享有“中国最美的高寒湿地草原”和“中国黑颈鹤之乡”的美誉,被称为“川西北高原的绿洲”“云端天堂”。然而,就是这么一个让人心向往之的地方,近些年来却深受“黑土滩”的困扰。

 

土层退化为沙砾滩,鼠洞密布,鼠类活动猖獗,牛羊没有牧草,牧民无法放牧……被称作“草原之癌”的“黑土滩”的扩大蔓延,不仅破坏了当地的生态环境,也制约着当地畜牧业的持续发展,而这对于当地牧民来说,更是攸关切身利益的锥心之痛。

 

在此语境下,当地发起的这场由政府主导、学术支持、牧民主动参与的草原生态治理的复绿行动,集三方合力,最大程度调动了各方资源,成为良性互动治理草原生态的典范,为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答卷给出了最优解。

▲从若尔盖县麦溪乡噶沙村草场上空俯瞰,草场围栏界线清晰,整块草原一分为二,羊群正在吃草,而其草场深褐色部分的黑土滩化依然严峻。图片来源: 新京报记者 赵亢 摄

事实上,“黑土滩”对草原的“祸害”由来已久。从三江源到若尔盖县,这场人类与“黑土滩”的“战争”已经持续了近二十年。此前,一些地方由于缺乏足够的认识,各种手段轮番上阵却收效甚微,治理的速度远远赶不上草场退化的速度。

 

相关政府部门和学术机构对于“黑土滩”的成因、治理,经历了漫长而艰难的探索过程,才逐渐形成了完善的生态政策体系和科学治理的体系。

 

因此,由政府主导、学术支持,将更多的科研平台、资源纳入到草地生态恢复行动中,发展多技术多模式的生态恢复途径,有利于集聚科研力量,积极化解“黑土滩”治理难题。


更重要的是,由政府主导、从上到下的复绿行动,有利于制定统一规划,构建权责清晰的生态保护管理体系,避免出现保护碎片化现象。

 

治理“黑土滩”,当然更离不开当地牧民的主动参与。当地在保护区内试点生态补偿项目,在禁牧期间按照标准相应给予牧民经济补偿……政策上的激励和经济上的补偿,带来的是牧民参与治理的积极性。

 

“人数超出预想”“此次劳动,更像是一次聚会,草原是大家的,每个人都要出力”……平实的话语,透露出的是当地牧民对生态文明的朴素认知,而这也凝聚成了治理“黑土滩”的力量。

 

大雪突降,27岁的多周吉赶着羊群回羊圈。由于草场牧草有限,每次放牧,羊群都要走出很远去寻找牧草。图片来源: 新京报记者 赵亢 摄

在政策激励和科技加持下,当地对“黑土滩”的治理成绩斐然。2016年至2020年,若尔盖县共治理“黑土滩”138170亩,其中2019-2020年共治理“黑土滩”97670亩。通过“黑土滩”治理后,治理区内植被得以恢复,空气和土壤中水含量增加,减少了水土流失,恢复了草地产草能力,缓解了草畜矛盾。

 

良好的生态环境是最公平的公共产品,普惠民生福祉。随着我们对“黑土滩”的认识越来越深入,治理的思路越来越明晰,这条由政府主导、学术支持、牧民主动参与的复绿之路,也将越来越宽阔——寸草不生的“黑土滩”终将成为过去,绿色和生机将成为草原的底色。

 

□和光(媒体人)

编辑:陈静  实习生:叶可慧   校对:李立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