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讯(记者 戚望)6月26日,凉爽的夏日上午,中国农业大学(以下简称“中国农大”)4966名学生在学校体育馆内接受拨穗,听取校长、师长嘱托,完成学位授予仪式,走向人生的下一篇章。


毕业生在体育馆外拍照留念。图/中国农业大学 刘铮


大批农大毕业生将赴基层工作


记者了解到,2021年,中国农大本科毕业生中,有790人保送研究生,483人考取研究生,其中进入“双一流”高校和一流科研院所深造的学生比例为92.53%,另有344人出国深造。硕士毕业生中有182人在国内深造,20人出国深造;博士毕业生中有104人在国内博士后入站,14人在国外博士后入站。


据悉,2021届中国农大毕业生中,有一大批投身全国各地三农建设和国家乡村振兴建功立业,从事“农业+”相关工作的本科生和研究生比例分别是65.31%和77.38%。另有赴西部地区就业本科生69名和研究生176名,以及赴基层就业的本科生49名和研究生158名。


欢迎2020届毕业生“回家”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农大2021届毕业典礼同样面向2020届毕业生开放。去年,受疫情影响,中国农大取消了线下毕业典礼,以线上毕业典礼替代。为不给学生留遗憾,中国农大向2020届毕业生发出邀请,请他们“回家看看”。


据介绍,现场出席毕业典礼的2020届毕业生共有656名,学校特意给2020届毕业生定做了专属毕业袍留作纪念。


中国农大校长孙其信在致辞中对2020届、2021届毕业生表示祝福。在致辞中,孙其信提到曾任北京农业大学(中国农大前身)教授、农学系系主任、副校长的蔡旭,他为我国的小麦育种事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对工作的热爱达到“无我”的状态。孙其信鼓励毕业生,“现在有一个词叫做‘躺平’,我看‘躺平’一族就是因为心中没有目的,所以选择‘躺平’。真正可以带来快乐的,是从事让人觉得充满吸引力、挑战性,感觉非做不可的事情,特别是当他可以实现自我超越,对世界产生有价值的贡献的时候……比如科学家可以献身于探索自然真相,他们最快乐的时候就是正努力解决困难的时候。”


校领导为毕业生拨穗。图/中国农业大学 欧阳永志


中国农大2020届农学院研究生毕业生闫笑宇表示,孙其信校长的讲话对自己来说是一节特殊的“党课”。去年毕业后,她成为河北衡水的基层选调生,“我每天的工作就是为人民服务、为群众办实事,努力实践着农大校训‘解民生之多艰’”。闫笑宇说,她两天前特地从衡水乘火车来到北京,参加去年没能参加的毕业典礼,“这两天去见了教过自己的老师,感慨很多,原来和老师聊的都是科研方面的问题,一年后聊的更多的是工作和人生。”


来自中国农大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的2021届本科毕业生曾懿也即将赴四川省内江市基层就业。她告诉记者,她想去西部基层就业的想法源于自己的成长经历,“我小学转学过六七次,从村里到县城,再到城市,我看到了村里和城市生活水平的差距,从那时起,我就想为缩小这些差距做些什么。大学期间,我从事了很多志愿者活动,更坚定了为人民服务的想法。”曾懿说,她所学的专业是食品相关,她也看到家乡现在有很多优秀的食品企业,从农作物的种植、加工到售卖,实现了产业链的拓深延展。而她在工作后,也希望能进一步支持、推动当地食品企业的发展。


杭州父母骑行1459公里庆祝儿子毕业


记者在中国农大毕业典礼现场了解到,一对来自杭州的夫妻骑行了1459公里,来到北京看望就读于中国农大水利与土木工程学院的儿子史凌杰。


“父母历时20天,骑行1400多公里,穿越浙江、江苏、安徽、山东、河北、天津到达北京,见到他们我特别惊喜、意外。”史凌杰告诉记者,此时父母已经乘坐高铁回到杭州。虽然父母都热爱运动,但从没想过能在毕业典礼前夕在学校见到父母,而这份惊喜正是父母送给自己的毕业礼物之一。


史凌杰与父母在校门口合影。受访者供图


史凌杰说,他已顺利保送至本校攻读硕士研究生。今年寒假,他报名成为冬奥会志愿者,由于要参加培训,就没回杭州老家,而是一个人在北京过年,已经一年多没回家。此次见到父母,三人一起吃了烤鱼,看了欧洲杯比赛,“上次他们一起来北京看我,还是我上大学那年。父母也在通过这次骑行告诉我,他们虽已年长,但还如此有毅力。而我正在大好年华,我也要坚持做好生活里的每一件事。”


现场,记者也看到,有不少毕业生身穿学士服、手捧鲜花拍照留念。


校领导为获奖毕业生代表颁发荣誉证书。中国农业大学供图


新京报记者 戚望 校对 吴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