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特朗普时代的第一波书籍浪潮来了。”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指出。


近期,以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执政生活为主题的大量非虚构书籍陆续出版,许多作者都试图从当年的混乱中还原一些真相。


原本特朗普还专门对这些作者展开了一波“魅力攻势”,接受了至少12次采访,以帮助作者还原当年事件细节。


然而,随着各书稿节选内容的披露,特朗普的态度“急转直下”,称此前的采访都是浪费时间,还指责这些作者是“坏人”。


特朗普与撰写特朗普执政细节的作者又展开了一次交锋。


一波后特朗普时代的书籍浪潮

 

即便是在特朗普离任后,伴随他的争议也从未停止,从二次弹劾,到法律诉讼,远离了社交平台的特朗普却从未远离民众的视线。

 

如今,围绕着特朗普的新一轮争议再次出现,与此前不同的是,虽然特朗普依旧是争议的主角,但他也在一定程度上变成了旁观者。

 

近期,众多关于特朗普执政细节的书籍陆续出版,大多数作者都是各大美媒的记者或专职作家,特朗普本人并不直接参与撰写,只通过采访提供相关细节。

 

近期陆续出版的书籍包括,《威权主义的噩梦:来自特朗普追随者的持续威胁》《噩梦般的场景:面对改变历史的疫情,特朗普政府如何应对》《坦率地说,我们确实赢得了这场选举:特朗普如何失败的内幕故事》《我一个人就能搞定:唐纳德·J·特朗普灾难性的最后一年》《压倒性胜利:特朗普总统任期的最后几天》。

 

除上述书籍外,还有不少仍在撰写中。


以特朗普为主题的书即将陆续出版,这引发了一场“书稿节选之战”。/《纽约时报》报道截图


《纽约时报》指出,类似主题书籍扎堆推出,这对作者来说就像“一场噩梦”。爱维塔斯创意管理公司(Aevitas Creative Management)的文学经纪人David Kuhn表示,有关特朗普的书籍铺天盖地,最终可能导致这些书籍相互蚕食。

 

报道称,现在作者们陷入了一场摘录、节选之战,这是一种常见的宣传策略,通过披露精彩内容,以使自己的书获得更多注意。


众多书籍披露了特朗普执政的5个细节

 

从目前已出版的书籍和披露的书稿节选来看,各位作者都试图从不同角度切入,还原特朗普的执政细节。

 

细节一:特朗普政府将新冠疫情视作“公关问题”

 

《噩梦般的场景:面对改变历史的疫情,特朗普政府如何应对》一书主要聚焦美国联邦政府对新冠疫情的应对,指出白宫和政府机构的应对措施都十分混乱。

 

作者指出,特朗普更关心的不是保护美国民众,而是降低官方感染数据。联邦政府一直将新冠疫情视作“公关问题”而非“公共卫生问题”。

 

他们还援引了时任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的内容,指出雷德菲尔德曾在特朗普感染新冠肺炎时祈祷,希望通过这次与新冠病毒的直接较量,特朗普政府会改变应对新冠疫情的方式,但他的希望没有成真。

 

《我一个人就能搞定:唐纳德·J·特朗普灾难性的最后一年》直接形容特朗普政府内部运作功能失调。多个消息源称,特朗普拒绝认真对待新冠肺炎的威胁。

 

细节二:特朗普抱怨非裔群体支持不足

 

2020年5月,非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在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市街头被白人警察肖万跪压9分29秒后死亡。此事引发美国出现大规模反对种族歧视的抗议活动。

 

随着抗议活动越来越广泛,特朗普也变得越来越愤怒,将示威者称为“暴徒”,还说出“当抢劫开始的时候,射击也就开始了。”《我一个人就能搞定:唐纳德·J·特朗普灾难性的最后一年》指出,特朗普渴望在街道上部署军队镇压抗议活动,只为了在大选前巩固他的强势形象。


后特朗普时代的第一波书籍浪潮来了。/NPR报道截图


《坦率地说,我们确实赢得了这场选举:特朗普如何失败的内幕故事》的节选中写道,特朗普抱怨没有得到非裔群体的支持,还想在2020年6月19日(美国奴隶制结束的日子)举行集会。

 

书中爆料,特朗普还专门询问了一名非裔美国特勤局特工,问他是否了解6月19日的意义,特工回答称“我知道,你要在那天举行集会,对我而言是种冒犯。”尽管特朗普推迟了集会,但作者写道,特朗普好像还是没有理解这个日子的重要性。

 

作者还就此次争议采访了特朗普,特朗普的回应称,“我做了好事,我让六月节(Juneteenth,6月19日)变得非常有名。”

 

细节三:特朗普迟迟不愿对国会山骚乱事件表态

 

《压倒性胜利:特朗普总统任期的最后几天》一书重点关注在特朗普任期最后几个月中发生的动荡,其中从白宫工作人员的角度重新讲述了当地时间1月6日国会山发生的骚乱事件。

 

书中讲述道,最开始特朗普并没有意识到发生的事情有多严重,当天下午2点24分,他还发推文指责当时的副总统彭斯没有勇气做正确的事情。他认为,抗议者希望彭斯做正确的事。作者写道,特朗普认为这些都是“好的抗议者”,是属于他的抗议者。

 

特朗普身边的工作人员却不这么认为,包括当时的白宫办公厅主任马克·梅多斯在内的多名人员开始敦促特朗普对当前的局面表态,告诫抗议者。直到下午2点38分,工作人员才设法从特朗普的账号中发出一条支持国会警察和执法部门的推文。

 

细节四:特朗普与身边盟友的矛盾

 

除具体执政内容,不少书籍还描写了特朗普与身边人的关系。

 

《威权主义的噩梦:来自特朗普追随者的持续威胁》一书中提到特朗普身边有一批忠实的追随者,并以美国前司法部长巴尔为例,分析了从他亦步亦趋,听从特朗普的指令,到拒绝为特朗普选举欺诈言论背书的转变。

 

《坦率地说,我们确实赢得了这场选举:特朗普如何失败的内幕故事》还披露了特朗普与彭斯的矛盾。

 

2018年,彭斯的政治委员会聘用了特朗普的顾问莱万多夫斯基,而特朗普认为此举是对自己的背叛,并把一份刊登此事的报纸揉成一团,扔到了彭斯身上。彭斯又将报纸扔了回去,解释称这是特朗普的女婿库什纳的建议。

 

细节五:特朗普夸赞希特勒的言论

 

《坦率地说,我们确实赢得了这场选举:特朗普如何失败的内幕故事》一书中还爆出了特朗普曾夸赞过二战时期德国纳粹头目希特勒。


书中透露,特朗普曾对白宫办公厅主任说“希特勒做了很多好事。”/《卫报》报道截图


书中指出,2018年,特朗普和当时的白宫办公厅主任约翰·凯利前往巴黎,纪念第一次世界大战正式停战。在当时的一次讨论中,特朗普说道,“希特勒还是做了很多好事。”他还进一步为希特勒的经济政策辩护。


特朗普痛斥书籍作者是“坏人”


一开始,特朗普还是欢迎这些书籍出版的。

 

据《商业内幕》网站报道,尽管特朗普声称自己正在“疯狂写作”,且刚刚拒绝了两份出版邀约,但实际上因为国会山骚乱事件,出版界都在尽可能地远离特朗普,因为他们可能不得不花费大量精力,核实特朗普言论的真实性。

 

《纽约时报》指出,特朗普意识到关于他的书籍正铺天盖地袭来,而他本人又没有签署任何一份书约,因此他尝试了“魅力攻势”,邀请了不少作者前往他位于佛罗里达州的海湖庄园。特朗普敏锐地了解到他在新闻媒体生态系统中的位置,只拒绝了几次采访。

 

其中一位作者对特朗普的热情表示惊讶,“他花这么长时间与我们交谈,我们真的很惊讶,根据他对书籍主题和内容的兴趣可以看出,他非常想成为其总统任期历史叙事的一部分。”

 

但随着书籍出版,书稿节选被披露,特朗普大失所望。


特朗普在同意进行大量的书籍采访后,声称这些采访完全是浪费时间。/《华盛顿邮报》报道截图


当地时间7月9日,特朗普发表声明称,与这些作者见面完全是浪费时间,指责作者创作的都是“纯粹的小说”。“这些作者通常都是坏人,他们只写符合他们意图的东西,即便这些事情与事实毫无关系。”

 

特朗普还专门把矛头指向了《坦率地说,我们确实赢得了这场选举:特朗普如何失败的内幕故事》一书的作者——《华尔街日报》记者迈克尔·本德,称与彭斯的那则轶事“完全错误”,还攻击本德只是三流记者。

 

另外,有关希特勒的言论也遭到了驳斥。据《卫报》报道,特朗普发言人指出,这完全是错误的,特朗普从未这么说过,“这是编造的假新闻。”

 

本德则在推特上回击称自己撰写的内容受到多个消息源支持,再次强调其内容的真实性。

 

随着越来越多以特朗普执政为主题的书籍出版,预计特朗普与作者之间的“口水官司”还会继续。

 

新京报记者 栾若曦

编辑 白爽 校对 李世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