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8日,新京报小记者的课堂上迎来了超萌采访对象——导盲犬小杰和芒果。当日,它俩刚将主人周彤、王志华夫妇带到班里,便引发了全班同学的尖叫。为了让小记者在理论学习的基础上,有更多实践采访机会,第十六届新京报小记者活动特别设计了“人物采访”环节,邀请热点新闻人物走进课堂,小记者们在新京报记者的指导下和新闻人物“面对面对话”。

 

导盲犬主人在接受采访时 小杰、芒果就安静趴在他们身边。图/贺培伦


导盲犬主人分享生活点滴

 

周彤和王志华是一对盲人夫妻,如今,9岁的小杰已经陪伴周彤6年,8岁的芒果陪伴了王志华5年。在我国的视障人群中,导盲犬使用者只是一个小众群体,这对夫妻和导盲犬的境遇也长期被新闻媒体所关注。

 

小杰和芒果均是拉布拉多犬种,毛发金黄,体型健硕,周彤虽有视力障碍,但因和小杰相处时间久,配合默契,牵着它走路生风。7月18日下午,他们“一家四口”刚走进新京报六层的礼堂,便引来小记者们的惊呼声。在演示导盲犬如何帮助盲人行动时,教室里更是“哇”声一片。

 

周彤目前在盲人游戏公司负责媒体运营,她给小记者们普及了与盲人、盲文有关的常识,以及自己儿时的学习、生活的经历,工作时遇到的困难。

 

周彤说,自从导盲犬小杰来到了她家,才让她的生活变得方便起来。“我以前用盲杖经常被自行车地锁碰腿,可疼了,自从有了小杰,它帮我躲避了所有障碍。”


小记者积极发问,发掘更多故事

 

在“人物采访课堂”上,受访者做完生活分享后,便是新闻发布会环节,小记者们拿出课前准备的采访提纲,以及课上的疑问,在这个环节有序发问。

 

新京报小记者踊跃拍照、提问。图/贺培伦


“请问你是怎么跟小杰做朋友的呢?”“小杰是你的伙伴还是家人呢?”“如果导盲犬生病了,你应该怎么办呢?”当日,提问环节刚刚开始,小记者们就抛出一系列“脑洞大开”的问题,追问出了周彤和小杰的很多生活小细节。周彤记得刚把小杰带回家时,小杰经常会叹气,她就每天给小杰梳毛。没想到有一天,她在吃饭的时候,突然有一个毛茸茸的东西贴到了自己的腿边,那一刻她觉得,小杰终于接受了自己。在工作上,小杰是她的伙伴、搭档,在生活中,小杰是她的孩子。

 

周彤介绍,申请导盲犬需要打电话排队,因为我国导盲犬的学校很少,最大的一所在大连。导盲犬在进入盲人家庭之前经受过严格的训练,比如不能吃主人的食物、比如如何告诉主人哪里有危险和障碍,训练有素。“有一次我早晨起床踢到了地上的一个猪蹄,应该是昨晚上吃饭不小心掉的,小杰和芒果都没有去捡,可见它们是多么乖巧自律。”提到狗狗们,她满脸笑意。

 

▍对话 ▍

 

新京报小记者:小杰是你的工作伙伴还是家人呢?


周彤:你问的太好了,从工作来说,它是我的工作伙伴;在公交车、路上和地铁里,它是我的好搭档;回家脱下了“导盲鞍”,它就跟我的孩子一样。

 

新京报小记者:导盲犬生病了你该怎么办呢?


周彤:和普通狗狗一样,生病要带到宠物医院去。我记得有一次,小杰睫毛倒长、往眼球里扎。路人和同事告诉我,小杰的眼睛好红啊,我才知道它生病了,及时带到了动物医院。

 

新京报小记者:你在生活中如何照顾小杰?


周彤:导盲犬主要的食物就是狗粮,也有水果和零食。它们吃饭有规定,每次食物放盆里,要等五秒钟才可以吃。我每次都会说“五四三二一,吃吧。”因为它们要为我工作,这样让它们更听话,工作更认真。

 

新京报小记者:小杰和芒果之间有没有矛盾?


周彤:(笑)小杰和芒果表面上看起来关系很好,其实比较喜欢争宠,比如我摸了小杰之后必须摸芒果。有时候它们急了也会打一架,就是你拱我、我拱你,像摔跤运动员似的。我记得小杰还帮着其他的狗狗“打”芒果,但不会真咬。

 

新京报小记者:请问小杰会睡懒觉吗?


周彤:如果它们不工作,不出去走路,也没有带出去玩的话,它俩大部分的时间都在睡觉,一天能睡十几个小时(小记者惊呼)。但其实只要听到我走到门口,它会“噌”一下就跑出来。

 

新京报记者 刘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