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到欧豪的这一天,正赶上电影《中国医生》北京首映礼。忙了一天的路演,一身黑色西装的他比银幕中消瘦了不少,站在记者面前时差点儿没被认出来。和几年前相比,除了那股与生俱来的少年气之外,又多了几分成熟。


人物摄影/新京报记者 郑新洽


片中欧豪饰演外卖小哥“金仔”,在怀孕的太太不允许他接单的情况下,为了帮助别人,他还是选择出门工作,却不幸被感染。外卖员,曾是欧豪人生中从事的第一份工作,也是一段让他很早就见证了社会冷暖的经历,“不过,我在诠释金仔的时候,并没有太在意职业。其实电影主要讲述的是如何对抗疫情的故事。”


这些年,从偶像歌手到演员,从“被公司逼着”去拍戏,到自己笃定要做一名好演员,欧豪从来都是一个很有主见的人。“抗拒”是因为还没有做好准备,只要准备好了就会全力以赴。所以,当聊到“从歌手到演员”的转变时,欧豪并不觉得自己经历过所谓的转型期,离音乐越来越远也并不是因为走不下去了,而是因为遇到了更值得他去努力的事情。


关于作品


《中国医生》饰金仔——

踏进武汉那一刻,表演跟着心走


《中国医生》根据2020年抗击新冠疫情的真实事件改编,讲述了来自全国各地的白衣逆行者和无数行业中的平民英雄在武汉奋战的故事。全片在武汉取景拍摄,欧豪进组的时候整个城市虽然恢复了往日的生活,但依旧能够感受到疫情留下的印记,“那种感觉会给你一种支撑,跟着自己的内心走就可以了。”


片中欧豪饰演外卖小哥金仔,他的妻子是一名被感染的孕妇,大人和孩子的生命都受到了威胁。身处灾难漩涡的他也发现了更多需要帮助的人,所以开始疯狂送外卖。但没想到的是,在妻子和孩子慢慢康复的当下,他却被感染了,幸好最后一家人都得到了很好的救治。


电影《中国医生》中,欧豪饰演外卖员金仔。


每个演员都有自己诠释角色的方法,欧豪习惯先给角色找一个“根”。而金仔的核心就是希望一家人能平平安安地活下去,这才是最重要的。“作为一个小人物,他最基础的核心诉求其实就这一个。”


片中,金仔的一句台词让欧豪印象深刻,他说:“我也害怕呀。”但是,当听到电话那边孩子的哭声后,他想如果是自己的孩子需要别人帮助该怎么办,便毫不犹豫地放下一切,去帮助别人。“我觉得这就是人的本性——善良,作为一个小人物的大爱。”


《1921》饰李启汉——

历史了解越多,说台词才有底气


同档期上映的电影《1921》则是一部群像作品,欧豪饰演了工人运动领袖李启汉。1921年,由于资本家的剥削和压迫,上海英美烟厂工人大罢工,中共代表委派李启汉对工人进行组织和指导,这也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第一次罢工。


影片上映后,有观众觉得欧豪饰演的李启汉有些“痞气”,尤其是出场的时候,像个黑社会的混混,欧豪也看到了这些评价,他告诉新京报记者:“相对于很多革命先烈,大家对李启汉的认识和了解没有那么多。其实他早期为了更好地领导工人群体,加入过青帮,包括电影里面有一个片段,是他和警察局局长见面时,比划的一个手势,都是当年真实的再现。”


电影《1921》中,欧豪饰演了工人革命领袖李启汉。


作为工人革命领袖,李启汉需要经常在工人群众面前发言,“怎么能把他的气势以及他的发言更生动地表现出来,这个很重要。”欧豪说只有自己先去沉浸和相信,才能更好地调动情绪。而了解那段真实的历史,是诠释历史原型人物的首要条件,只有了解得越多,才能更有底气去表达,笃定地把这些台词说出来。“这些故事离我们比较远,去塑造之前肯定要了解整个过程。其实对演员而言,每个角色都是有难度的,就看花多少心思吧。”


从歌手到演员

——因为《左耳》被看到更多可能性


在很多人看来,从舞台上那个又唱又跳的“快乐男声”到影视作品里诠释各类少年形象的演员,欧豪是一个转型的成功案例,虽然当年被公司第一次安排拍戏时,他认为公司一定是“疯了”,但事实上,他确实慢慢地爱上了这份工作,甚至愿意暂缓其他,把这条路走好。


不过,欧豪并不认同转型的这个说法,“我觉得我不存在转型的问题,并不是唱歌这条路走不下去了,要转型,再寻找别的机会,我只是刚出来有一些热度然后就有了拍戏的机会。虽然开始内心有过抵触,但是慢慢地喜欢上了,并且希望把这件事情做好,一年拍个三四部戏,时间就过去了,所以也就离唱歌越来越远了。”


虽然如今已出演过多部影视作品,但欧豪从来没有忘记自己刚开始拍戏时的彷徨,从最初的胆怯和抗拒,到笃定自己想要成为一名好演员,“《左耳》对我还是挺重要的,虽然我的角色存在争议,但依然还是要感谢它让大家看到了我更多的可能性。”


电影《左耳》剧照


对于自己是偶像还是实力派,他也有着清晰的判断,“我觉得很重要的一点是看自己想要什么,偶像和实力派各有各的市场需求,我作为演员当然是希望能够成为一个各方面能力都成熟的好演员。至于自己目前处于什么阶段,不好说,我只能说会奔着想要的那个方向去做。”


对演员来说,欧豪能做的是提升自己的业务能力,驾驭不同的角色,被市场如何定义,这也是演员本身很难把控的,“每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一样,演员把控好自己就好了。”


从青春片到战争片

——全情投入状态下的自己,最好


从电影《我和我的祖国》中的《前夜》,到《八佰》,再到《金刚川》,这几年,管虎是与欧豪合作次数最多的导演。在此前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管虎曾表示,他眼中的欧豪是个有悟性的好演员。听到这话,欧豪笑了,他说私下其实很少跟导演去探讨这样的问题,“导演的眼光很独特,但这并不是说我很独特,而是他能够看到我可以让角色达到什么样的效果。”



欧豪这几年合作最多的导演就是管虎。(上:《我和我的祖国》、下:《八佰》)


欧豪私下里喜欢叫管虎“虎哥”,合作之中,最让他难忘的就是彼此间的信任,这让他有着很强烈的安全感。尤其是拍摄电影《八佰》时,近八个月的时间里,欧豪觉得自己成长了许多,“我就是把自己完全交给了虎哥,那种信任感让我在拍摄时完全不用去想要怎么演,就是沉浸式地投入到角色里。最后大银幕展现出来的眼神和状态,真的就是不一样,他在镜头上完全会给你惊喜,这样的呈现也会让演员更加自信,知道自己全情投入时是怎样的状态。”


欧豪喜欢这种表演状态下的自己。


以前观众印象中的他总是演青春片,而《八佰》《金刚川》《1921》这样的电影,又能让人很直观地看到欧豪在通往成熟之路上的改变。


当然,有好评就会有质疑,有观众认为欧豪近年来塑造的角色多少都有些雷同。“我也会看评论,听取和吸收大家的意见,如果是对这个人物理解得不够,功课做得不到位,我肯定会听取和改正。如果是因为一些个人喜好的问题,比如就是不喜欢这种长相或者类型的演员,也是没办法改变的事情。毕竟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内心独白

“30岁,仍是少年的心”


明年10月,欧豪即将步入三十而立的新阶段。当记者把这个问题抛给他时,眼前的这个男孩似乎有些措手不及,好像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他说,至少目前来看,年龄于其而言,仅仅只是个数字,意义并没有那么明显。“30岁,还是少年的心,所以我不会给自己设限,或者针对这个年龄有特别的感想。”


在欧豪看来,进入30岁,也是一个很好的年纪,既可以演二十出头的少年,也可以演稍显成熟的角色,是个游刃有余的阶段。


出道近八年,欧豪觉得内心什么都没有变过,“还是和以前一样,做事情的风格也还是那样,喜欢一件事,就去把它做好。”从开始喜欢拍戏到一直坚守在演员的道路上,在他看来,能够把自己喜欢的事情变成职业,是非常幸运的,“也许有一天自己想在人生的目标上做一些改变,但那也是以后的事情”。到目前为止,他依旧热爱表演,希望能够专注全部力量,把演员做好。


同样没有丝毫改变的,还有他对于感情的态度,“需要的时候会再考虑这个问题。我现在想的只有角色要怎么把握好,宣传期的时候要怎么完成好工作。”


人物摄影/新京报记者 郑新洽


新鲜问答


新京报:电影《中国医生》中,和周也饰演夫妻,之前看过她的作品吗?这次合作感受如何?


欧豪:嗯,我看过《少年的你》。她很好,感觉眼睛会说话,因为题材的特殊性,拍摄的大部分时间大家都要戴着口罩,所以对眼神感触比较深。而且她年纪很小,但是把母亲的那种勇敢和坚强诠释了出来。至于默契度,我不太会考虑,这个应该要问观众看完的感受吧。


新京报:为什么没有把拍戏和唱歌兼顾着去做?


欧豪:我觉得一个人干着自己喜欢的事,而且能把它变成自己的职业,是一件特别幸福的事情。同时,这也是件幸运的事,当你被命运推到这条轨道上时,是没有那么多选择的。当然演戏和唱歌同时兼顾也不是不行,但我觉得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得先把一件事做好,不能什么都占着。只有那种有很高天赋的人才可以兼顾,至于我,还是要先做好一件事。尤其是拍戏的时候,会接触到很多非常敬业的前辈,看到他们你就更会觉得当演员没那么简单,我们要更加努力才行。


新京报:如何分配工作和生活时间?


欧豪:之前在剧组的时间比较多,拍戏的空闲就是以休息为主,找朋友吃吃饭,看看电影什么的。


新京报:作为一个兼具偶像和演员身份的艺人,感觉你很少出来“营业”,把自己的生活保护得很好。


欧豪:一方面是在剧组拍戏,营业时间也不多。另一方面,作为演员,如果大家对你个人太过熟悉,知道你的喜怒哀乐,就会对你的情绪动作有所预判。不过也要平衡,我会适当多多营业的。


新京报资深记者 张坤玉

摄影 郑新洽

首席编辑 吴冬妮  校对 赵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