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罕见的大暴雨,让郑州陷于内涝之中。

 

从傍晚开始,李橘的6部手机不断鸣响,全是来自受困者们的求助;身高一米八的李天怡蹚着及腰深的积水回到家中,护城河水在她眼前向街面倒灌;中原路上,路面塌陷,一整栋楼成为危楼;城市的另一头,一所小学成为紧急避难所,居民在此度过漫漫长夜。

 

一天之内,郑州多个国家级气象观测站日降雨量突破纪录,郭家咀水库水位上涨至溃坝。截至目前,已有25人死亡,7人失联。

 

被低估暴雨

 

一开始,人们对这场雨不太在意。

 

7月20日6时48分,郑州市气象服务中心官方微博发布当天的天气预报,“阴天有大到暴雨,局部大暴雨”,再次发布暴雨红色预警。

 

早上出门前,窗外的雨已经很密了,孙宁往外看了一眼,路上没有积水,便像往常一样去单位上班。

 

和孙宁一样,李天怡也以为这是一个寻常的雨天。上午11时,她决定约朋友去看电影,对方家长反复问,“今天要出去吗?”两人没往心里去,如约在商场见面。

 

这一天,大量戒烟专业人士从各地向郑州而来,准备参加次日的戒烟干预技能培训。段长霞从北京出发,中午1时左右抵达郑州东站,在附近一家烩面馆吃了午饭后,叫了一辆出租车回酒店。

 

她开始觉得雨更大了。从火车站到酒店,15分钟的车程,出租车避着深水绕了1个多小时,始终找不到没有积水的路段。由于是电动汽车,司机不敢涉水,最终将她放在了离终点一公里远的地方。马路牙子要高一些,机动车道上的积水已经快淹没汽车的排气管。她撑着伞顶着大雨向酒店的方向走,浑身湿透,行李箱里的衣服也没能幸免。

 

同行的人们都很狼狈,大家都说应该坐地铁,离得近。

 

郑州东站有一个地铁站点,位于环形的5号线上。段长霞和同行的人后悔没坐地铁后不久,地铁5号线五龙口停车场及其周边区域的严重积水冲垮了出入场线,致使5号线列车在海滩寺街站和沙口路站隧道停运,被困于车厢内的乘客,在层层倒灌的积水中度过了数小时,水深一度没到脖子。

 

这是下午6时,郑州市气象服务中心官方微博发布当日首条暴雨红色预警的11个小时后。

 

街道积水深及车窗 护城河河水倒灌入街

 

多名郑州市民回忆,从下午开始,雨势明显凶猛起来。

 

2时40分左右,当地发布了中原路嵩山路口南、嵩山路航海路南口等40多个积水点,提醒市民注意安全。

 

在郑州市西郊中原万达办公的李腾腾想要尽快回家。他从4点多开始试图打车,一个小时过去仍没打到,而公交已经停运。

 

与此同时,李天怡与朋友看完了电影,打算再逛会儿街,在家人的催促下打道回府。

 

室外的环境大变。

 

电影院在二七广场附近,与一号线地铁口之间的路段原本排水通畅,此时水已淹没整个人行道和台阶,一直漫到电影院门口。车道情况更严重,水积到小汽车的窗户处,公交车站也未能幸免。打车和坐公交都无望,两人决定坐地铁,冲出电影院的一瞬间,倾盆大雨将两人淋透。

 

李天怡身高一米八左右,水淹过了她的大腿。

 

水质浑浊,地面路况无法分辨,两人手牵着手,小心翼翼地蹚着水摸索而过。4左右,地铁还在运行,李天怡顺利坐上一号线,在绿城广场站下车。出站时,自动电梯停运了,四周被围挡挡住,一位防汛的民警拦住她,称街面的水到了及腰的高度,井盖打开,非常危险。

 

地铁站离家只有400米,两小时后就要天黑,天黑后更加无法通行。李天怡最终和一位男士结伴走入水中,水流湍急处,几乎要把人冲走。

 

40多分钟后,李天怡终于到家,望见小区后方的金水河(郑州护城河)河水漫出,倒灌入街。

 

晚上7点郑州护城河金水河的水已经倒灌。受访者供图


路面塌陷建筑成危楼 小学临时开放成为避难所

 

李天怡到家后不久,孙宁找了根木棍,和一位同事离开单位,走入雨中。

 

孙宁的公司在郑州主干道之一的中州大道附近,地势较高,还有高架桥路段,相比之下较为安全,但水也没过了膝盖。交通情况糟糕,往来的机动车不再分上下行,纷纷朝积水浅的地方开,车速极为缓慢,有的中途故障,只能打开双闪停在路边。

 

中州大道正在修中央绿化带,路中间挖出大坑,积了深水。走到一半,孙宁突然看见一个戴着骑行头盔的女生在水坑里呼救,水深坑滑,女生上不来,扑腾着喝了好几口浑浊的污水。

 

她走上前去,试着一条腿下到坑中、伸手去拉对方,但根本站不住,险些滑倒。同事见状,将手机、雨伞塞给她,跳进水坑拽住了女生,她紧紧拽住同事的衣服,两人合力将人救了出来。

 

三人面面相觑,都感到后怕。

 

城市内涝已十分严重。当日11时,郑州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刚刚将防汛Ⅳ级应急响应提升至Ⅱ级,下午5时,再次提升为Ⅰ级。

 

在城市的另一端,郑州中原西路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崔熠晴接报,辖区中原路142号院内人防工程坍塌,路面塌陷,3号楼被鉴定为危房,七十多户150余人围困其中,里面还有脑梗患者和盲人。为了救援受困者,街道、社区、民兵、物业等全部出动,组成应急救援队。

 

救援工作持续了3个多小时,所有人员撤离危楼。雨伞、雨衣在大雨中形同虚设,施救者浑身湿透。

 

小区外积水严重,路段通行受阻,街道工作者开出了私家车,帮助市民尽快转移。就近的宾馆成为暂时借宿之地,仍有70多人没有落脚点,最后街道开放了机关办事大厅和会议室,运进棉被、食物,让居民度过这个特殊的夜晚。

中原西路街道办事处将机关办事大厅和会议室迅速腾出,先将老人和孩子转移至安置点。郑州市中原西路街道办事处供图


在郑州市各个街道,紧急避难场所陆续开设。

 

由于在辖区内处于地势较高处,回一小学被临时设为紧急避难所。校长路晓丽介绍,五点多接到街道通知,之后学校安排老师协调安顿,打开了四间教室,将桌子、凳子拼起来作为床使用,居民们拿着被子、日用品、餐食陆续赶来。

 

不过,雨势甚急,学校地下室也出现了漏水情况。

 

回一小学打开四间教室,成为北下街道紧急避难所。回一小学校长路晓丽供图


被困者与救援者

 

没能回家的人们,被困在大雨之中。

 

李腾腾一直打不到车,便走进了地铁站,但只坐了一站便接到地铁全线停运的通知,不得不下车离开。

 

离家还有20多公里,已经没有交通方式可以回家,他就近找了家肯德基等待雨停,然而雨势不减,打开手机想订酒店,但周围1公里内所有房间都订光了,只能挑了家更远的。

 

步行前往的途中,水越来越深,离酒店900米处,积水快到脖子了,无法前行,只能掉头往回走。直到晚上11时,他和20多个市民一同被困在一家小商场的楼梯间里,坐等天明。

 

民间力量逐渐调动起来。

 

吴帅龙是酷特区城市民宿的老板,傍晚时,一位市民给他打电话,“哪怕给我一个躲雨的地方都行。”他发现郑州几乎所有酒店都已经爆单,而不少人还无处可去。

 

他在微博上发出消息,开放郑州所有门店的公共区域,让受困者有一个歇脚的地方。

 

李橘是民宿的工作人员,负责接听电话。消息发布后直到凌晨,6部手机开始接连不断地收到求助,记者与其通话时,对面不断传来电话铃声。

 

来电者有的是本地人,有的是外地务工者,年轻人居多,但也有老人。理由无一是雨大了、积水严重、地铁停运,不能回家。六个多小时里,她一直在接电话,一口水也喝不上。

 

民宿为自助民宿,她将地址、密码一一回复给求助者,让他们有地方可以避雨,喝口水。不过,由于暴雨影响,郑州不少地区停水停电,部分门店也处于其中,食物储备也不足只能尽可能提供一些帮助。

 

吴刚也发了一条微信朋友圈,欢迎被困的市民来其公司暂避险情。他的公司位于郑州市新芒果大厦的12,供水供电正常,可以供求助者休息。一位快递小哥看到消息后前来求助,他找了一套全新的工服,让对方换下湿透的衣服。

 

直到凌晨,仍有网友在自发整理当地求助、救援的信息,在社交平台上转发扩散。

 

据河南防汛新闻发布会,因暴雨,郑州已有25人死亡、7人失联。

 

(应受访者要求,李橘、李天怡、李腾腾、孙宁、吴刚为化名)

 

新京报记者 戴轩 裴剑飞 姚远 吴为 吴婷婷 见习记者 赵亚楠 侯吴婷 实习生 崔莞婷

编辑 樊一婧 校对 吴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