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讯(见习记者 朱月红)迎战东京奥运会,各国运动员如何保持心理健康?

 

据NHK报道,东京奥组委的新冠检测结果显示,目前日本和海外的相关人员共有75人确诊感染新冠病毒。此前,为国际奥委会担任防疫顾问的独立专家组首席专家麦克洛斯基表示,出现阳性病例在意料之中,而且数量极低,好于预期。

 

麦克洛斯基补充说,运动员不能在东京内自由旅行,不能使用公共交通,而是乘坐专门的交通工具往返于奥运村和训练比赛场馆之间。加上之前奥运会决定空场举办、运动员家人无法来现场观赛等措施,专家表示,防疫期间,有些限制性措施可能会影响运动员的心理健康。

 

影响运动员心理健康的因素有哪些?

 

全球新冠疫情肆虐,东京奥运会延期一年举行,一些运动员又备战一年,心态上难免受影响。美国奥委会首席执行官萨拉·赫什兰说:“对于运动员来说,在又一年的训练中调整心态是非常困难的。”

 

《纽约时报》报道称,奥运会延期一年举行,这一年存在的种种不确定性因素,扰乱了运动员的训练计划,让许多运动员感到沮丧、焦虑并寻求帮助。有些运动员付出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获得参赛资格后,心理压力也随之增大。

 

此外,空场有可能影响运动员们的发挥。据《南华早报》报道,运动心理学家罗表示,欢呼是一种动力。观众的鼓励,可以给参加田径、篮球和拳击等奥运项目的运动员以兴奋和刺激,使他们发挥更好的水平。

 

而没有社交和家人的陪伴,运动员或感到孤立无援。据《日经亚洲》报道,按照防疫规定,运动员几乎没有社交,家人也无法来日本观看他们的比赛。日本大学运动心理学家兼教授种子岛久(Hisashi Tanegashima)表示:“许多运动员可能会因此产生孤独感。他们需要理解和支持来缓解孤独感。”《日经亚洲》认为,有些防疫措施意味着参赛运动员几乎没有机会排遣情绪。

 

如何保证运动员的心理健康?

 

“你们不必感到孤单,”在宣布东京奥运会空场举办后,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这样对运动员说:“全球数十亿人将在屏幕前观赛,与你们同在。”

 

东京奥组委早些时候公布了两项举措,一是让球迷和运动员的家人在远处为他们加油助威。二是人们可以通过不同的社交媒体渠道提交支持的视频和消息。

 

《南华早报》报道称,奥运会直播服务(OBS)也将提供在线“欢呼地图”和“粉丝视频墙”,让观众在线上传自拍视频,在特定的比赛场地放映,来支持本国的运动员。东京奥组委主席桥本圣子说:“这将进一步激励参赛运动员。”

 

《日经亚洲》报道称,为了保障运动员心理健康,日本将在奥运村和残奥村设立诊所,提供包括心理咨询在内的服务。不过,一些参赛国家也采取了其他一些措施,让运动员保持健康的心态。

 

英国奥林匹克委员会派遣了一个心理健康专家团队。英国奥林匹克委员会的发言人说:“心理健康是确保每名运动员都能在奥运会上赛出水平的一个重要方面。”

 

同样,新加坡代表团随团带了三名运动心理学家。新加坡体育研究所的高级运动心理学家史蒂文森·赖接受《日经亚洲》采访时说,“运动员的心理健康对安全获得佳绩非常重要。”

 

澳大利亚则是通过特定程序监控运动员的心理健康状态。澳大利亚垒球队是最早抵达日本准备参加奥运会的海外运动队,其健康经理德雷·安德森表示,通过特定程序评估运动员的睡眠,进而观察运动员的健康状况,这是因为当一个人的健康状况下降时,运动员的睡眠质量会低于特定水平。

 

借助工具关注运动员心理健康状况的还有泰国。负责监督泰国队的塔纳·柴普拉西说:“在奥运会期间,如果泰国运动员有精神压力或出现任何精神问题,都可以通过视频通话咨询心理医生。”

 

美国奥委会首席执行官萨拉·赫什兰表示:“东京奥运会依然创造了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特殊环境,让人意识到东京奥运会是全球化的一个体现。”

 

新京报见习记者 朱月红

编辑 张磊 校对 李立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