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现场直击巩义米河镇雨灾》 社会新闻部出品


7月20日,突如其来的洪水挣脱了河堤的束缚,冲上马路,冲进郑州巩义市米河镇和下游农村。镇里310国道上的洪水有1米5高,冲走了小轿车、卡车甚至起重机,镇上明月新村小区内一栋七层高的楼房倒塌。

 

洪水围困之下,米河镇成了一座“孤岛”,7月20日至21日,全镇停水停电、通讯受阻——这是巩义市受灾最严重的地区之一。

 

从7月21日晚起,洪水逐渐退去。目前包括神鹰救援队、北京蓝天救援队、青岛蓝海救援队在内的救援队伍已到达现场,携带冲锋舟等装备进行清淤和人员转移等工作,镇区随处可见到穿着各色制服的救援人员与贴有红色横幅的越野车辆。

 

7月22日,米河镇副书记刘锐镔告诉新京报记者,米河镇已初步恢复部分通信,目前网络基本通畅,受灾数据正在收集,水电方面也正在恢复中。

 

7月22日,在米河镇金阳光汽修店北边低洼处形成的一处小型池塘里一二十辆车叠罗汉般,沉入水里或陷入泥里,水坑边上是刺鼻的汽油味。新京报记者 王瑞文 摄


“洪水比人跑得还快”

 

7月20日6点55分,巩义市气象局的暴雨预警从起初的橙色信号变为红色。米河镇上的大部分居民,都没有过分担心这次暴雨。

 

虽然接连下了几天大雨,但在李旺、张强刚等米河镇居民看来,这场洪水,来得没有征兆。

 

米河镇上的汜水河,自南向北流。

 

7月20日早上8点多,在米河镇一单位上班的李旺看到,河水水位涨得特别快,很快同桥面差不多高了。

 

张强刚在离河边10多米处开了家酒店。差不多9点多时,才几分钟时间,屋里的水就漫到膝盖。

 

到了10点多,310国道被洪水占领,水差不多有1米5高。上臂一样粗的大树,家具、小轿车、卡车甚至起重机,都被水往北冲走。“人如果在陆地上全速跑,也不一定跑得过洪水”,李旺说。

 

下午1点多,又有一波洪水涌进张强刚的酒店,这次,水漫到了腰部。

 

他和店里的伙计逃到二楼,亲眼见到三四个人被水冲走,有的人坐在车里,连人带车一起,但他们后来有没有被救起,张强刚并不清楚。

 

电停了,自来水也停了,还有张强刚觉得最要紧的手机信号也没有了。店里的人忙着打求救电话,偶尔还能接通,张强刚有些不满,“我们又没危险,情况更危急的人也在打电话,你们这时候打不是添乱吗?”

 

20日这天,是米河镇最危急的时候。李旺的单位地势较高,他在镇上待了三年,俯瞰着这片“黄色的汪洋泽国”,听着哗哗的声音,“整个人感觉特别地压抑。”

 

7月20日,洪水淹没下的米河镇。受访者供图


当天,黄青的丈夫程平和父亲照常在米河镇上的工厂里上班,工厂位于米河镇敬老院的旁边,紧挨汜水河。

 

早晨8点多,已经开始下雨。程平醒来后,到河边看了看水的深度,“那时候水面距离河岸大概还有1米左右的高度。”

 

程平打开手机看天气预报,“当时信号就不太好了,网页半天才能刷出来。”看到是暴雨的天气,程平没想太多,转身回屋洗漱。但等到吃完早饭,他发现有水开始往厂里倒灌,“好像眨眼间水就涨起来了。”

 

在办公室里看着水越涨越高,桌子、柜子、煤气罐等物品都已经漂浮起来,程平决定上二楼躲避。

 

当时是上午10点,他喊了岳父一句,想让岳父一同上楼。但岳父没来,在另一间比办公室稍高的房间里等待。此时,水已经快要淹没一楼的房门。

 

一个小时后,洪水稍微退了一些,岳父浑身湿透地来到了二楼。程平看了眼岳父衣服被打湿的位置,“已经齐胸口了,水大概有一米五。”这时,他往窗外看去,从河里涌到马路上的泥水快速流淌而过,夹杂着各种各样的物品。

 

水越涨越高。程平和岳父在二楼一起打求救电话,但是电话怎么也打不出去,不是没信号,就是占线。电已经断了,为了节省手机的电量,两人还不敢经常使用手机,只能默默地等着,也没心思聊天。

 

程平担心水会涨到二楼,那样他们便无处可去了。“我们离河道又近,晚上就在楼上听浪的声音,只要浪花的声音小了,就说明水退去了一些。”一个晚上,程平没怎么睡觉,时刻注意着听声音,20日晚上11点、21日凌晨1点、21日凌晨3点,他几次下去看积水的深度。好在雨势变小,每次下去看,洪水都在消退。

 

21日早晨,水渐渐退去之后,两人才从楼上走下来,这才知道“好多路都断了。”


7月22日,河水水位下降,但部分河堤已被洪水冲毁。受访者供图


“堵水”

 

位于镇上米河时代广场地下一层的如海超市,是一个比较大的购物中心,生活百货一应俱全,在这次暴雨的冲击下也遭了难。暴雨来临前两天,物业提醒老板李花,要准备些防汛物资,没想到接下来的暴雨会这么大,李花只准备了几个沙袋。

 

7月20日早上9点,大雨预警发布后的第3小时,米河镇上已经停电停水。如海超市不断有积水顺着超市入口的扶梯涌入,这时超市里还有几个客人,李花招呼他们,“能回家的都赶紧回家”。疏散完顾客后,几个员工留下来帮忙,一起把沙袋堆在了超市的两个电梯口。

 

李花眼瞅着涌进超市的水位从脚踝涨到了小腿肚的位置,超市的货架大部分都已经泡在水里。下午1点多钟,雨势更大了,李花一行七八个人被堵在了电梯出口,只能扒住超市入口的玻璃顶棚。一两分钟的时间里,水就涨到了胸口,一群人被困在水中。

 

困在自家超市门口的李花事后告诉新京报记者,大水袭来,她想和同伴们一起走,但根本迈不开腿,正着急时,遇到了站在时代广场天桥上的一群人,天桥上的几个人给他们递来了皮管子,“他们把皮管子绑在楼梯上面,把另一头给我们,把我们拉了上去。”

 

直到7月22日,李花才知道,当时帮助她和员工脱困的是米河镇党委副书记刘锐镔一行人。安全得救后,天桥上开店的老板看他们身上湿透了,又把他们带到屋里避雨。

 

一名政府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当时刘锐镔和工作人员刚刚从村里巡查完防汛工作,回来路上遇到了山洪,只能在天桥上暂时躲避。

 

米河镇四周高、中间低,最低点海拔仅有150米,草店村便是米河镇地势最低的地方。

 

19日晚上,由于雨势过大,从郑州回到村子里看望父母的赵秀平没法回家,便带着孩子住了下来。当时,村子里已经做好了暴雨预警的工作,几个住在窑洞的村民已被转移出去。

 

20日早晨,雨越下越大,村旁的河道开始涨水,地面上有了少量积水,非常湿滑。由于担心水越涨越高,村里组织大家“堵水”。赵秀平加入了他们,冒着大雨走出家门。村民把沙子装进蛇皮袋,然后在村口堆起来,防止水漫进村子里来。

 

持续的暴雨让一行人浑身湿透,被雨打湿过的沙子和袋子显得更重,村民“堵水”的速度比不上积水的涨势。眼看着积水越来越多,堵水效果不佳,村里决定直接转移村民。

 

上午9点左右,水已经过了赵秀平大腿的位置,而且越涨越高。泥和水混在一起,走路变得格外吃力。他担心家人,便掏出手机给孩子、弟弟等人打电话,想通知他们赶紧跟着村里转移,然而信号全无,根本打不通。他继续跟着村里的铲车前进,帮忙引导村民们转移。

 

转移工作一直进行到下午5点,村里发动的三台铲车来来回回地运送村民,数不清跑了多少趟。他的家人和村民们一同被转移到村小,“那个学校在铁路附近,地势比村子高很多。”

 

转移的途中,他和村干部看到汜水河河道口附近,一个光着身子的人紧紧抱着根电线杆,防止被身边湍急的泥水冲走。情况紧急,铲车迅速调转方向,将那个人也一同接到了村小。

 

21日,雨势减缓,洪水慢慢退去。由于没有水、电,也没有手机信号,他回到了郑州市区。想起那天的遭遇,赵秀平连连感叹,“雨实在太大了。”他记得,1982年,村里也曾因为大雨闹过洪水,但好像也没有这么严重。

 

22日中午,赵秀平接到电话,村里找来了发电机,他准备回去帮忙做些工作,早日让村子恢复用水用电。

7月22日下午,米河镇放晴,下午5点钟,小吃车纷纷出摊,卖炸鸡的姐妹俩一个炸,一个拌料,忙得不可开交,短短一个小时,就收摊了。新京报记者 王瑞文 摄


“米河镇的乡亲们,翼龙无人机抵达你镇上空”

 

7月21日晚10点多,积水退去,街上一片狼藉,到处都是被洪水破坏的印记。被大水冲来的家具、生活用品和大大小小的树枝横在地上,让人无处下脚。

 

一些商店里的积水已经退去,在墙壁上留下1米多高的水渍。

 

这是一些在高处躲避山洪的镇上居民都忘不了的场景:汜水河一下子涨起来,河水两岸的树被冲倒,河边停靠的私家车和西边高处冲下来的碰撞在一起,卷在洪水中。

 

汜水河旁的一家金阳光汽修店也遭了殃。

 

7月22日,店员们正在组织车辆将冲报废的车辆清理走,以排除安全隐患。“停的十几辆轿车全部被冲报废了,汽修店成报废场了。”

 

在米河镇,这样的报废车辆随处可见,它们出现在药店前、镇主干道上,甚至有一辆拉满货物的大型卡车横在马路正中。此刻,钢铁制造的汽车不再坚硬,仿佛一张树皮,被水一泡变得皱巴。一些车被冲得只剩下框架,车盖、车门被掀开,车子底盘挂满了树根杂草,甚至连车牌也寻不见了。

 

在金阳光汽修店北边的空地上,水泥钢筋板被冲成块状碎片,围墙变成砖头,散落一地。低洼处形成的一处小型池塘里一二十辆车叠罗汉般,沉入水里或陷入泥里,水坑边上是刺鼻的汽油味。

 

7月22日,一辆轿车四轮朝天,停在街头。受访者供图


李花的超市全部被淹,她告诉记者,前几年,她得了乳腺癌,经过几次手术刚刚康复,3年前和家里人从温州来到这里做生意,借下了近千万,装修投资了近千平的超市。如今,自己大半辈子心血泡在了水里,洪水来时,她没带一分钱,手机也被大水冲走,只能找朋友借来2000元钱,买两个抽水泵,把超市的水抽出来,“一天一夜,水只抽下去了2厘米,现在才刚刚能看到电梯”。李花希望,能多找来几个抽水泵,尽快把水抽走,“看看哪些货没有受损,卖了换一点钱”。

 

张强刚离开米河镇外出办事,在恢复信号的地方,终于看到了几十个未接电话和微信消息。干完手头的活,他一条条回复:没事。

 

当晚,当地百姓收到了一条短信:“米河镇的乡亲们,因暴雨致通信中断,应急管理部调派翼龙无人机抵达你镇上空,可暂时恢复中国移动公网通信。受翼龙无人机滞空时间限制,公网恢复时间只有五小时,请尽快报告情况、联系家人。祝平安!”

 

这时,李旺已经睡着了。早上醒来,通过微弱的信号,看到了昨夜密集的微信朋友圈。内容多是两类:感谢救援和向家人报平安。

 

怕在外的人联系不上家人担心,这天上午,李旺拍了些照片,标上他所在的地理位置,发在微博上。这条截至下午1点多仅有794人阅读的微博,是他站在围墙上扒着铁栏杆、高举手机花了半个多小时发出来的,“手都酸了”。回复一条评论,也要花上五分钟时间。

 

22日,距离汜水河几十米的明月小区,部分居民们回到小区打扫卫生,清理淤泥,但也有一部分居民仍待在学校的安置点里。

 

20日晚上7点半,洪水将明月小区的7号楼一侧推倒。7号楼对面的居民在高处拍下了楼发生倒塌的瞬间。明月小区居民余女士向记者展示的图片显示,雨水已经将小区一层淹没,多栋楼房泡在水中,一栋红色楼房的一侧断裂垮塌,沉在水中。

 

幸运的是,明月小区居民的撤离赶在了7号楼被冲塌前。

 

余女士在明月小区西栋5号楼居住,她告诉新京报记者,20日上午,小区就没了信号。中午有人挨家挨户敲门通知,让大家撤离。撤离的居民被安排在明月小区的物业楼里,楼栋靠东,还算安全。余女士说,撤离的时候比较急,什么东西都没带,饭也没来得及吃。

 

余女士拉着俩孩子,背着行李,转移到学校内。余女士说,当时先撤离的是能走路的小孩、老年人和带着宝宝的妈妈,大家背的背,抱的抱。

 

余女士说,由于停电,村里的人在撤离时只能用手机和手电筒照明,路上泥泞,她的凉鞋陷进泥里拔不出来,现在穿的鞋还是在路上捡的。

 

撤离之后,村支书给住在西门栋的人开会,通知大家去拿了一些住宿的东西。但有倒塌部分的7号楼被划为危楼,不让居民进入。

 

7月22日,记者在现场看到,平时学生上课的教室,课桌被靠墙放置,中间留出一块空地,供人们活动;教室内堆了几箱方便面、一长排矿泉水;院子里一群人在讨论着这次的洪灾情况。一些居民被住在其他地方的亲戚领走,另有一部分居民仍留在学校里面避难。

 

当天,天空放晴了一下午,傍晚时分,米河镇东边高地的路上,地面已经干了,一些老奶奶推着自家三轮车在路边卖起了未被大水冲走的玉米、生菜。几辆小吃车也出摊了,短短一个小时,卖炸鸡的姐妹俩就卖完收了摊。

 

没网络的日子里,余女士的女儿正和小伙伴们在操场上玩泥巴,几个孩子用泥土垒起微型河道,他们告诉记者,希望能早日回家,看上自己喜欢的动画片。

 

20日晚,驰援米河镇的消防、特警、医疗、民间救援队等各救援力量。受访者供图


救援开启:“不再出现跑着送消息的情况”

 

最先到达米河镇的民间救援队是神鹰救援队,他们也是最早开始收集救援信息的民间队伍。

 

7月20日,山洪刚刚到达米河镇的时候,神鹰救援队队员刘朝阳刚刚从巩义市区赶往米河镇,原本一个小时的车程,他们在路上花了三个多小时,直到下午5点左右才到达镇里。

 

7月22日,神鹰救援队的刘朝阳告诉新京报记者,路上正赶暴雨,路面出现塌方、拥堵和积水情况。

 

目前包括神鹰救援队、北京蓝天救援队、青岛蓝海救援队在内的救援队伍已到达现场,携带冲锋舟等装备进行清淤和人员转移等工作,镇区能见到穿着各色制服的救援人员与贴有红色横幅的越野车辆。

 

22日下午,汜水河旁,停着十几辆蓝天救援队的车,一辆辆写着赈灾救援字样的爱心车辆不断进入小镇。

 

通往镇政府的行政路上,官兵们站成两排,有序清理起淤泥,确保抢险、运输物资的大型车辆能够进入镇政府。

 

在镇政府旁,志愿者们组织起来,给居民们发起方便面和饮用水,没有热水,一些人就直接拆开袋子啃了起来。镇政府大楼里,已经把一楼全部清空。

 

7月22日,米河镇副书记刘锐镔告诉新京报记者,米河镇21日晚不到12点时已初步恢复部分通信,目前网络较为通畅,受灾数据正在收集,水电方面也正在恢复中。

 

巩义市大型水罐车22日早晨已进入米河镇,为群众解决生活用水问题,供电部门正在抓紧抢修,解决电力故障问题。

 

7月21日,米河镇全镇因停水停电、通讯受阻,给救灾造成较大压力。刘锐镔表示,从当天开始,已着手为每个村配备相应设备,确保所有通讯中断时,各个村子仍能和外界对接,“不再出现跑着送消息的情况”。

 

另外,巩义市应急救援车辆已进入米河镇。22日上午10点多,大型水罐车已经为米河镇部分群众开始供水,农村部分自备井也投入使用。

 

在电力方面,刘锐镔表示,通电的恢复会慢一些,“因为电线杆已经全部断了,现在通电会有人员安全问题。”

(文中张强刚、李旺、黄青、程平、李花为化名)

 

新京报记者 王瑞文 汪畅 赵敏 杜寒三 实习生 吴梦真 王海嘉 朱恩民 何宇

编辑 袁国礼

校对 刘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