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8点见,多一点洞见。每天早晚8点与你准时相约,眺望更大的世界。


你听过“海绵城市”吗?这是新一代城市雨洪管理概念,一度成为城市建设的目标之一。2016年郑州成为河南省海绵城市建设试点。今年5月,当地媒体称,全市共计消除易涝点125处,消除率77%。那么,在此次特大暴雨面前,海绵城市“失效”了吗?



我国《海绵城市建设指南》提出年降雨总量控制率最佳为80%至85%,也就是控制全年80%至85%的降雨量,其对应的降雨主要为中小雨。在《郑州市海绵城市专项规划》(2017-2030)公示稿中,主城区的年径流总量控制率为73%,对应的设计降雨量仅为20.5毫米。


北京工业大学教授、城市规划系主任李强说,这次降雨郑州气象观测站最大小时降雨量达201.9毫米,海绵城市建设对城市防洪排涝能力会有很大的提升,但不能应对此次特大暴雨这种自然灾害。


打造海绵城市是否能“告别看海”?华中科技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副教授万谦认为,海绵城市不能彻底解决城市洪涝与干旱问题,而是为洪涝与干旱等自然极端气候现象提供更有弹性的处理方式。阅读全文>>>


截至发稿时,河南强降雨已造成56人遇难、5人失踪,全面救援工作正在紧张进行中。

此外,截至22日8时,河南已有66座大中型水库超汛限水位,多个水库泄洪。洪水将流向哪儿?会不会对下游地区形成灾害?



清华大学土木水利学院教授傅旭东介绍,这次洪水灾害非常稀有,专业上称为超标准洪水。从建设层面来说,因为稀有的事件很少发生,所以不太可能让所有工程都按照应对稀有事件的能力建设,否则投资成本将非常高。


傅旭东介绍,河南省有淮河流域、黄河流域,但是黄河流域的汇流面积在河南省比较小,其河道两侧比较高,所以大部分洪水无法流入黄河,而流入了淮河流域。另外,还有一小部分将流入长江支流。


清华大学水利水电工程系教授、首席研究员周建军介绍,河南洪水大部分汇入淮河,从相对位置来看,河南省位于淮河流域上游,安徽省位于淮河流域下游。同时,受地势影响,从河南流入安徽的水流比较湍急,因此,安徽省的防汛准备非常重要。阅读全文>>>



7月23日,一位大哥在郑州京广路隧道喊话救人视频在网络上传播,视频中大哥喊话催促被困车上的人员赶快下车。喊话大哥侯文超告诉记者,他看到积水没过车轮三分之二时就意识到危险,下车后紧急喊话其他车主和乘客赶快撤离。7月20日,京广路隧道因特大暴雨被淹,隧道内积水严重,大量车辆被困。阅读全文>>>



今日11时,郑州二七区,来自中国安能南昌、南宁、常州救援基地的5台龙吸水,在京广南路隧道由北往南主入口处一字排开“火力全开”,按照每小时3000方的最高流量,全力抽排水,加快隧洞内积水抢险抽排速度。截至发稿,隧道积水水位下降3米多。阅读全文>>>



河南这场雨灾再次提示我们,一定要筑牢应急管理的基层基础。从整体结构来看,我国应急资源呈现出“倒三角”的形态,行政层级与资源丰沛度成正比。换句话说,越到基层越需要应急资源,但资源反而更少,缺人、缺钱、缺物资、缺装备、缺意识、缺技能。


应急管理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重要组成部分。基础不牢,地动山摇,这道理尽人皆知。站在新征程的起点,放眼“两个大局”,我们或许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再穷不能穷安全,再省不能省应急。夯实应急管理的基层基础,这也是“国之大者”。基层强,则应急强;应急强,则天下安。阅读全文>>>



今日最热国际看点,当属东京奥运会开幕式了。本届东京奥运会是奥运历史上首次延期举行,在时隔五年后,奥运圣火在东京奥林匹克体育场再度点燃。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表示,能走到开幕式这一天真的不容易,他“心里的石头落地了”。阅读全文>>>



此次各国代表团将首次以日语五十音图的顺序入场。各国入场仪式预计将在当地时间晚上8时30分至40分左右开始。希腊首先入场,中国代表团第108个出场,举办国日本最后登场。


作为有史以来最为特别的一届奥运会,有哪些看点呢?


这是日本首都东京第二次举办夏季奥运会。1964年10月,第18届夏季奥运会在日本东京举办,日本成为亚洲第一个举办奥运会的国家。2013年9月,日本东京成功获得2020年奥运会举办权,成为亚洲第一个、世界第五个两度举办奥运会的国家。


受新冠疫情影响,东京奥运会将成为史上首个几乎全部比赛都空场举办的奥运会。为严格控制疫情,海外地区到访日本的官员、工作人员、志愿者数量也不到最初设定的三分之一。


据悉,来自200多个国家和地区超过11000名运动员将出战本届奥运会。值得关注的是,来自11个国家的29名运动员将组成难民奥运代表团参赛,规模是2016年里约奥运会难民代表团的三倍。本届奥运会参赛运动员男性和女性数量基本相等,国际奥委会此前称,这将成为历史上性别最平衡的一届奥运会。


本次出征东京奥运会的中国代表团总人数为777人,其中运动员431人。这是中国体育代表团境外参赛规模最大的一届奥运会,其中参加过奥运会的有138人。


在本届奥运会上,俄罗斯队将以“ROC”(俄罗斯奥委会)名义出战。此前,国际体育仲裁法庭认定俄罗斯反兴奋剂中心违规,宣布俄罗斯在2020年12月至2022年12月期间不得以国家名义参加重大国际体育赛事。不过,能够证明清白的俄罗斯运动员可以以中立运动员身份参加本届奥运会,但俄罗斯国旗和国歌不能在赛会中出现,俄罗斯作曲家柴可夫斯基的音乐《第一钢琴协奏曲》将作为俄罗斯运动员的颁奖音乐。阅读全文>>>




在河南暴雨、东京奥运会受到高度关注之外,吴亦凡事件持续占据热搜。警方通报后,都美竹在微博回应,第一句话就是“不想再占用公共资源了”,然而,此次事件属于“占用公共资源”吗?



在这几年的娱乐八卦新闻中,我们经常见到“占用公共资源”的表述。与以往不同,此次事件当事人和网友大多并没有认为“占用公共资源”。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事件从娱乐新闻变成了社会新闻,或者进一步说,是法律新闻。何况,对于网友而言,由此引发的一个讨论,也即地位悬殊带来的“性侵害”,则是严肃的、需要不断讨论的公共议题。


“吃瓜群众”也有矛盾心理:事件发酵之初,明星的“不想占用公共资源”言论让更多的人一窥“八卦”,随着事件的推进,原本“瓜吃得正香”的群众发现,明星的私生活逐渐占据公共讨论的全部,厌烦的心理让“占用公共资源”又成了看客批评明星的理由。


关注明星的争议性事件还有多少价值?其实,和明星的困扰一样,公众也很想知道,怎样的亲密关系是正常的,哪种行为属于“PUA”,如何应对“家暴”,“代孕”存在哪些风险和危害。在消费主义盛行、娱乐至上主导的时代,通过明星的争议性公共事件的辩论和经常出现的“反转”中,这些与每个人相关的公共议题得以展开。阅读全文>>>



7月2日,美国从阿富汗全面撤军已接近完成。没了美国搅和的阿富汗乱局能结束了吗?



近几天,阿富汗迎来重要的宰牲节。在这个伊斯兰教重大节日里,塔利班和阿富汗政府之间的战斗有了短暂的平静。但小冲突仍不时发生。三天前,阿富汗总统府附近遭遇火箭弹袭击,塔利班否认袭击是其所为,美联社则指出,伊斯兰国(IS)宣称对此负责。


随着美国这一第三势力的离开,实现持久和平稳定的决定权就交还到阿富汗人自己手里。而目前面临的难题,则是阿富汗政府和塔利班之间能否通过谈判达成和平协议。


7月18日,塔利班与阿富汗政府在多哈举行了新一轮和平谈判。双方一致同意继续进行高级别和谈并加快谈判进程,但和谈并未取得签订停火协议等实质性进展。


清华大学国家战略研究院研究部主任钱峰认为,目前和平对话进程还没有到尽头,仍然有和平解决冲突的希望。“对于阿富汗的和平未来,首先要依靠阿富汗人民自己。阿富汗双方领导人要以国家发展、改善民生为前提,摈弃过往恩怨,双方都做出让步。另外,和谈的实现也需要国际社会的努力,各方需要敦促他们和平解决冲突,避免阿富汗人民再次陷入到战乱中。”阅读全文>>>


编辑 戴玉玺 艾峥 校对 吴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