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3日晚,四川省纪委监委网站《廉洁四川》栏目推出第335期《院长爱看球 药商齐“围猎”》,披露广安市近期查处的一起医疗领域典型案例。


据报道,2020年12月23日,邻水县第二人民医院原财务科长谭旭在家人陪同下,到邻水县监委投案。让办案人员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投案,揭开了邻水县近十年来涉嫌金额最大的腐败窝案。


广安市邻水县纪委监委第一纪检监察室负责人薛小明介绍,“谭旭来了后交代了两个方面的问题,第一个主动交代了她自己挪用公款1000余万元的犯罪事实,第二个交代了第二人民医院院长张晓明涉嫌违纪违法的问题,其中涉嫌两个方面,一是涉嫌受贿的问题,二是涉嫌玩忽职守的问题。


经过细致的初核后,谭旭对张晓明的举报基本属实。邻水县监委对张晓明果断采取了留置措施。


张晓明,58岁,出生于邻水县九龙镇的一个村庄,从小受父母教诲,相信读书能改变生活、改变命运,并通过自己的努力考上达县中医学校,毕业后分配到邻水县袁市中心卫生院工作。


张晓明曾获评全国乡镇卫生院优秀院长、四川省第五批名中医。随着“光环”越来越多、权力越来越大,围在身边的商人老板也越来越多,张晓明人生观、价值观发生了蜕变,开始无视纪律和规矩,在药商老板的过节红包、拜年红包中逐渐沦陷。


张晓明说,“说实话,开始的初心还是为了治病救人、为病人服好务、当好一名好的医生。也得到了组织的栽培和培养,逐渐从医院一个科室的主任到工会主席,到副院长再到院长。”


“我第一次收钱是2003年,当时药商左某送了3000块钱,当时3000块钱还是有很多。”张晓明时任九龙中心卫生院工会主席,医药代表左某找到他,表示想与医院建立合作关系,并送上3000元好处费。


“收了过后呢,当时说实话内心还是忐忑不安,也有想把钱还回去的想法。但时间一长,好像又风平浪静的,什么事情都没有,胆子就越来越大。”


在张晓明的出谋划策下,左某通过挂靠多家医药公司向医院供药,并按约定给予张晓明8%至10%的“回扣”。2004年,张晓明调任邻水县第二人民医院院长,左某对张晓明的“围猎”开始渗透到其生活的方方面面,他们之间的“合作”也变得更加“默契”。


广安市邻水县纪委监委第六纪检监察室主任甘小强介绍,张晓明和他家里的人随时要钱,他就随时找左某,随时给他打电话。左某自己也给我们调查组说,即便是身上没有钱,到处去借他都要借来给他送起去,所以正是这样,张晓明认为左某很听话,很老实,所以他就一直跟他(左某)合作了十多年就这样。实际上张晓明自己也认为,左某就是相当于他的一个“提款机”。


2003年至2020年,左某挂靠多家医药公司,向九龙中心卫生院、邻水县第二人民医院销售药品。张晓明则利用职权,在药品进院审批、药款结算等方面提供帮助。十几年间,左某向邻水县第二人民医院仅销售药品就达9000余万元,张晓明心安理得地收下了巨额“回扣”900余万元。最多的一次,左某给他送了30万元。


专题片指出,一段时期以来,收受“红包”“回扣”成为医疗卫生领域的行业“潜规则”,一些“关键少数”在该领域深耕多年,把医院作为“私人领地”,大肆敛财。在缺乏有效监督的情况下,张晓明把权钱交易当成家常便饭。贪欲之火一旦点燃只会越烧越旺,形形色色的“围猎”者也闻风而至。而张晓明的一个业余爱好,更是给了不法商人以可趁之机。


张晓明说,“我的业余爱好我喜欢打篮球,也喜欢看打球,当然他们晓得我有这个爱好,投其所好,就邀请我去看打篮球。”广安某医药公司副经理陈某某为了多在张晓明的医院卖药,经常邀约张晓明一起观看篮球比赛,一来二去,两人的关系越来越“密切”。


在不法商人的“围猎”下,张晓明沉溺于各种请托中不能自拔,而这些人在张晓明身上投资的时间和金钱,到头来都成了他们进行各种请托的“筹码”。几年间,陈某某在邻水县第二人民医院就做成了5000多万元的生意。


经查,2003年至2020年,张晓明利用职权,帮助左某、陈某某等承揽医疗系统工程项目和设备采购项目,非法收受药品回扣共计1600余万元。


“药商也好、老板也好,来追逐你,来’围猎’你,他是看到你那个职位,并不是看到你的能力有好强、人怎么样,纯粹是看到你那个位置。你那个位置能够帮得上他的忙,能够解决什么问题,能够为他做好多事,能够为他带来利益,他来找你 。”张晓明说。


2008年至2014年,张晓明多次安排医院财务人员,通过修改数字或虚增领取人员等方式套取公款近89万多元,他自己就分得33万多元。张晓明的“言传身教”,让部分财务人员也有样学样,肆无忌惮地侵吞医院公款。邻水县第二人民医院财务科原科长、会计谭旭就是其中的典型。


2020年10月30号,张晓明在外参加一个院长培训会的回程路上,手机不停地收到划款短信。划款的人就是医院财务科原科长、会计谭旭。按照财务管理制度,谭旭不可能一个人完成划款。可她轻易划走公款又是怎么回事呢?原来,张晓明将本应由自己掌握的授权支付网银U盾交给了谭旭保管。


张晓明说,“我的手机短信提示,看到有十几条,就是划款的,我就觉得有点不对头。我就专门问她,她就说把我们的钱借给了她一个亲戚做生意去了,几天或者一个把月或者十几二十天追得回来。”


“我在那儿当院长,有渎职失职的责任,主要是太相信了她,把两个U盾交给她一个人管了,结果让她划钱很方便。”混乱的的财务管理制度让谭旭有了可趁之机。短短半年时间,她就先后挪用公款2000余万元用于网络赌博,致使国家利益遭受特别重大损失。


谭旭忏悔说,“我以前就晓得这些事情是不该做的,但是我自己一旦做进去、一旦走进了一步后,自己都不晓得这些了,都已经迷失了,越陷越深了。就只是把它(钱)当成一个数字了。”


2021年4月,邻水县监委给予谭旭开除公职处分,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5月,邻水县纪委监委给予张晓明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张晓明说,“说实话,我真的是太后悔了,非常向往以前当医生的时候,再苦再累,回到家吃了饭,还可以去锻炼下身体,在家里看下电视,甚至还可以打点小麻将,过着神仙般的日子。现在说实话,都是追悔莫及了。”


张晓明的查处,在邻水县第二人民医院引发强烈“地震”,41人主动说清问题,上交违纪款180余万元。2021年6月,该院多名干部职工被立案审查调查。


广安市邻水县纪委副书记、县监委副主任甘银冲表示,县纪委监委也及时将案件查办工作与以案促改、以案促教、以案促治工作结合起来。截至目前,全县医疗系统共有320人向纪委监委主动说清问题,上缴违纪款达400余万元。


来源:四川省纪委监委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