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都美竹与吴亦凡事件引发持续讨论。7月22日晚10点,朝阳警方公布该起事件第一阶段的调查通报(通报内容可见新京报报道《警方通报吴亦凡事件:聚会饮酒后发生过性关系,同时牵出诈骗案》)。


根据通报文件,都美竹此前在微博指控“吴亦凡经纪人以挑选MV女主角为由约见女性”“聚会没收手机”“酒后发生性关系”的内容属实。吴亦凡一方报警称被敲诈勒索,实为第三人刘某迢所为。关于吴亦凡“多次诱骗年轻女性发生性关系”的性犯罪事实仍在调查取证中。


除此之外,通报文件还曝光了牵涉其中的其他两名核心人员:网络写手徐某以及都美竹的好友刘某。7月23日,徐某接受公众号“毒眸”采访,声称自己“平时经常跟这些受到性侵的姑娘们聊天,会有大体的体验”“我就单纯想帮她”,再次引发舆论风波。经微博网友的考古,徐某很可能就是曾被知乎封号的“猫不群”。据该名网友称,封号原因是“一贯都喜欢在网上寻找被猥亵、性侵过的姑娘,假称自己是心理专家,可以提供心理辅导,结果拿到姑娘隐私后就以此为把柄进行要挟”。截至发稿前,此消息还未经调查证实。写手徐某清空了个人微博。


微博@平安北京朝阳发布的情况通报。


与吴亦凡事件同步曝光的还有《奇葩说》原辩手、武汉大学副教授周玄毅与微博用户@致谭女士的恋爱纠纷事件。7月中旬,微博用户@致谭女士发布一封公开信,曝光“女权博主”周玄毅打着“以爱之名”的幌子,同时与多名年轻女性保持性关系。


7月22日,武汉大学官方微博就“周玄毅私生活问题”公开情况通报。校方给予周玄毅行政记过处分,停止其课程教学工作,停止其研究生招生资格。


微博@武汉大学发布的情况通报。


7月26日凌晨,@致谭女士再次发布微博,坦言之前将聊天记录公开的做法并不体面。她反思最初描述中的一些措辞引发舆论狂欢,也遮掩了“开放式关系”当中周玄毅真正做错的部分,即隐瞒关系中当事人的知情权。同时,她提醒公众“学会警惕每一场狂欢”。


@致谭女士发布的微博截图。


如果“都美竹与吴亦凡事件”揭开了娱乐圈性暴力事件的冰山一角,“周玄毅事件”则让我们不得不重新审视近年来有关“男性女权主义者”这一身份标签的微妙内涵。两起事件虽然性质不同,都共同指向诸如性同意问题、“厌女”文化等长期性社会议题。


本期反向流行,我们邀请到性别研究学者、资深媒体人李思磐,共同探讨这两起事件中的性别议题。从吴亦凡事件引发的舆论旋涡聊起,我们讨论了娱乐圈如何成为滋生性暴力犯罪的温床。在一次次系统性的性别暴力事件中,女性如何被凝视、被围猎、被攻击、被道德羞辱。她们又如何在一次次的发声中收获同伴、抛下耻感、凝聚力量。舆论声讨之外,我们如何定义与正视“性同意”,又如何寻求法律层面的推进。与此同时,面对以周玄毅为代表的假“男性女权主义者”,我们如何识别男性群体中的真假女性同盟,又如何与“厌男”情绪共处?


最后,本期播客实际录制时间是7月20日。由于当晚发生河南洪灾这一重大突发事件,我们决定暂缓发布。因此,播客中涉及两起事件的具体事实部分,并未包括7月20日之后的调查进展。我们在播客中也尽量还原了当时的事实与舆论状况。


青青子,《新京报书评周刊》记者、编辑;张婷,《新京报书评周刊》记者、编辑;肖舒妍,《新京报书评周刊》记者。


李思磐,性别研究学者、资深媒体人。


本期播客主要话题。


本期音乐:

Black Car - Beach House

I am Woman - Helen Reddy


*欢迎朋友们返回文化频道主页,打开专题“从吴亦凡到周玄毅:被围猎的女性与翻车的男性意见领袖”,找到音频收听。为了方便大家收听长节目,反向流行已经在小宇宙、喜马拉雅、网易云音乐、苹果podcast等多个音频平台上线,在以上平台搜索“反向流行”也可以听啦!


题图出自电影《前程似锦的女孩》剧照。

本期主播 | 青青子、张婷、肖舒妍

作者 | 青青子

音频剪辑 | 张婉琪

编辑 | 王青

校对 | 刘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