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操小花们合影。图/IC photo


7月27日晚,东京奥运会体操女团决赛,中国队由4位00后“小花”组成的阵容遭遇打击,仅排名第7,追平了雅典奥运会的最差战绩。


今晚过后又是新的一天,在后续的个人项目中,体操“小花”们还将在全能、平衡木等项目中出击,冲击奖牌甚至金牌并非没有可能。


事实上,在此前的团体资格赛中,小花们就凭借优雅大方和超高颜值走红网络。希望她们能无惧强手、尽情展现,收获这个奥运周期最好的回报。


唐茜靖在自由操比赛中。图/新华社


唐茜靖

“小蜗牛”两年前一战成名


唐茜靖出生于广东,在北京开启体操生涯,从东城区体校到什刹海体校,最后来到先农坛体校跟随目前在国家队执教的王丽明训练。


虽然自幼接触体操,但教练眼中的唐茜靖并不是很有天赋,这个被体操迷们称为茜茜的女孩把自己比喻成“小蜗牛”,“很简单的一个基本动作,我比同期的队员要慢很多。”只要“一步一步往上爬”,“小蜗牛”也可以站上奥运会赛场。


让唐茜靖在东京奥运周期奠定女队主力位置的是2019年世锦赛。小姑娘资格赛慢热,出现了一些失误,个人全能仅列第21位。但她抓住了替补参加决赛的机会,4个单项均出色发挥,以一枚银牌追平了中国体操女子个人全能的最好成绩。颁奖仪式上,唐茜靖站在美国体操“女王”拜尔斯身边,同样手举花束,气质和自信丝毫不落下风,清秀的长相十分讨喜。


“这孩子在比赛中比较敢发挥,所以教练团队也敢用她。”这是王丽明对唐茜靖的评价。备战奥运会的过程中,教练组针对茜茜的弱项做了补强。在几次选拔赛中,小姑娘敢于尝试,通过实战找问题,凭着“蜗牛”的耐心和韧劲,在奥运舞台上迈出了坚实的第一步,并期待在个人项目上迎来更大的收获。


芦玉菲在平衡木比赛中。图/新华社


芦玉菲

“漂亮”的背后与伤病博弈


25日体操女子资格赛当天,“芦玉菲好漂亮”上了社交媒体热搜——她不输偶像剧女一号的甜美长相,对着镜头比心和“开枪”,更是直击观众心尖。随着她在比赛中的动图和视频热传,网友直呼“糖分超标”。


然而,对体操迷们来说,已经21岁的菲菲能战胜伤病这个最大的敌人,在东京奥运赛场上“出圈”,真的又心疼又欣慰。


能入选奥运阵容,本身就足以说明芦玉菲不是“花瓶”。2000年出生的郑州姑娘15岁就在青运会上拿下自由操冠军,但进入成年组后,她饱受伤病困扰,不仅国内比赛受影响,还错过了参加国际比赛的机会。


小姑娘坦言,被伤病“打压”成为日常,训练中也很“难受”,放弃当然不是没想过。但芦玉菲最庆幸也最感恩的是,教练没有放弃她,而是始终陪伴她、鼓励她,与这朵“小花”一同迎来今年全锦赛个人全能登顶的高光时刻,一举进入中国女队奥运大名单。


团体决赛后,芦玉菲还将参加个人全能和高低杠决赛,正如她在出征前所说:“在最好的时候做最好的自己,展现出最好的一面。”


章瑾在自由操比赛中。图/新华社


章瑾

“天才少女”战胜伤病归来


2018年体操世界杯斯图加特站只设男女个人全能两枚金牌,当时还不满18岁的上海姑娘章瑾一举夺冠,打破了中国女队7年的全能金牌荒,她一度被称为“天才少女”。


章瑾却说:“我不是什么天才,我的资质不是最好的,同样有过许多害怕和坚持不下去的时候,但是每次咬咬牙就过去了。”


从4岁半开始练体操,章瑾受过大大小小无数次伤,但这个坚强的姑娘没有被打垮,反而在一次次养伤、康复、追赶进度中历练得更坚强、更有耐心。从斯图加特带回金牌后,她又顺利通过亚运选拔赛,并在当年的雅加达亚运会上随队拿下团体冠军和平衡木季军。


这个教练眼中认真又肯吃苦的女孩,给自己定下目标:一步一个脚印,争取站上奥运赛场。今年5月开始的3次队内选拔,章瑾先是全锦赛全能摘银,又在后两次选拔赛全能项目中拔得头筹,稳扎稳打拿下一个奥运团体资格。名单公布时,远在上海的父母直言为章瑾骄傲。


为了冲击奥运,她和父母已经两年多没见。女儿的圆梦一战,爸妈也只能在电视机前观看,在他们心里,无论成绩如何,章瑾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欧钰珊在跳马比赛中。图/新华社


欧钰珊

奥运大舞台收获宝贵经验


欧钰珊出生于2004年,东京奥运会是她成年组的第一个大赛。与团队中的姐姐们一样,小姑娘过去两年大部分时间在克服伤病,导致比赛成绩不如预期。


因为疫情,虽然中国队长期没有参赛,但也给了欧钰珊等人更充足的时间康复和系统训练。“有一年多可以去抠细节,提升难度和4项的动作稳定性。”她说。


经过“闭关”,欧钰珊在3次队内选拔赛的表现可圈可点:恢复了跳马难度,强项平衡木发挥稳定,全锦赛在自由操和高低杠上也有不错表现。


由于在国际赛场成年组比赛中经验不足,欧钰珊在奥运会资格赛上没有太大失误,但整体未能发挥出最好水平。经历了决赛这样的大场面洗礼,小欧收获了年轻选手最宝贵的经验,并为未来赢得更多可能。


新京报记者 刘晨

编辑 王春秋 校对 柳宝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