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由许凯、程潇主演的电视剧《你微笑时很美》,以豆瓣评分3分惨淡收官。几天后,许凯搭档“影后”周冬雨主演的另一部古装仙侠剧《千古玦尘》,则以5.4分在瞩目中落幕。《延禧攻略》后三年,曾被期许为内地男演员“顶流”的许凯,似乎并未交出太多令大众满意的成绩单。


同样哑火的还有《你好,火焰蓝》。《山河令》一夜爆红后,龚俊主演的这部救援题材作品,在杀青五个月后便被迅速推上市场。但截至目前,豆瓣暂无评分,仅有的剧评中观众无奈评价其为“(《山河令》的)滤镜也挽救不了的失望”。


新京报记者粗略统计20位90后爆款剧出身的男演员近五年的发展,发现他们似乎都在走向相似的道路:大多是演古装剧或者双男主剧爆火,随后转投现实题材,却因为各种原因走向截然不同的口碑方向。从数据中,我们可以窥探到年轻男演员对打破“快消”认知,对突破“爆款剧”标签的渴求;但有人欢喜有人愁的口碑下,仍被资本持续裹挟的年轻男演员们,究竟怎样才能跳出囹圄,真正拿出配得上流量、撑得起内娱的作品?


20位90后男演员作品统计:

数据为不完全统计,来源于豆瓣、百度百科,截至时间为2021年7月12日


——出圈——


古装剧造型可塑性强、表演难度较低,成走红“出路”


什么题材最容易捧红男演员?答案似乎是显而易见的。在新京报记者统计的20位正当红的90后男演员样本中,其中绝大部分都是以古装剧、IP剧一炮而红。数据中最早的可以追溯至杨洋。2010年,杨洋凭借《新红楼梦》中的成年贾宝玉,一跃成为当时最具潜力的90后小生。而四年后,时下最具商业价值的IP《盗墓笔记》改编成剧,张起灵一角让他稳固地成为网生市场第一个享受红利的男演员,《微微一笑很倾城》(IP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古装IP电影)都是后面的事了。


杨洋主演《微微一笑很倾城》。


而此后的邓伦、成毅、丁禹兮、许凯,也是具有代表性的范例。2017年的《欢乐颂2》《楚乔传》提高了邓伦的知名度,但真正让他成为一线流量的,仍是2018年的古装仙侠剧《香蜜沉沉烬如霜》。一年间,他的日常微博点赞从10万有余,增长了近五倍;2017年8月至2018年8月该剧播前,邓伦百度平均搜索指数仅18000左右,而该剧播出后一年,其平均搜索指数为44000,增长了两倍多。今年31岁的成毅在90后男演员中算是“大哥”。2011年出道后曾在古装悬疑剧、革命题材、科幻片、青春爱情片等各种类型中有所涉猎,但直到2016年才凭借古装IP剧《诛仙》中的林惊羽得到关注。


邓伦因为主演《香蜜沉沉烬如霜》而一下爆红。


想红就拍古装剧?在业内人士看来,这似乎是不言而喻的市场规律。在曾操刀《古剑奇谭》《琉璃》的知名制片人邓细斌看来,如今市场中百分之八十的男演员,都是古装剧出身,其原因离不开此类题材发挥空间大、造型可塑性强、因为是配音故表演难度相对容易等。


相对而言,现实题材距离观众生活较近,且大多数要求原声台词。这对年轻男演员来说,一旦阅历不足,很容易演得不真实,同时会暴露台词功底上的不足。但古装仙侠距离观众较远,造型修饰上空间极大,更凸显帅气和飘逸;在此基础上,充满想象的古装人物,也让演员有更多随意发挥的空间,后期配音进而帮助其让角色更加饱满。


此外,快速得到资本市场关注,同样是古装剧、IP剧赋予男演员的价值。邓细斌曾接触诸多争相为古装剧试戏的演员,尤其是到了一定岁数还没有太多成绩,或者尚未被观众熟知的年轻男演员,都非常渴望优秀的古装剧本,“虽然这两年优秀的古装、仙侠作品并不多,但这类题材的市场基本盘还是比现代、民国题材高很多的。”


以女性受众为主的双男主剧“爆红”几率极大


古装剧之外,“双男主”剧也在近两年被称为男演员的“流量制造机”。2019年,一部《陈情令》让两位主演肖战、王一博一跃成为顶流艺人;2021年,《山河令》让30岁的张哲瀚与28岁的龚俊一夜“翻红”。据不完全统计,2021年已播和开机待播的“双男主剧”至少8部,已备案及在年内开机的超过6部,主演包括檀健次、陈飞宇、罗云熙、范丞丞、陈哲远等,几乎都是亟待扩大泛众认知的男演员。


《陈情令》令肖战、王一博成为顶流。


据悉,当下女性观众占据了视频网站用户的半壁江山,而女性也是男演员粉丝的绝大部分组成,因此在“得女性用户得天下”的环境下,受众及原著小说粉丝都以女性为主的“双男主”,无疑是市场中“性价比”最高的选择。以《陈情令》为例,该剧在开启超前付费点播模式之后的24小时里,就有超过250万人点播。


不仅如此,这类作品也为二线男演员提供了更多机会,“成熟的古装大IP通常会选择有一定粉丝基础的男演员,风险相对较低。‘双男主’其实更注重贴脸,而且很多已经成名的男演员其实不太愿意蹭‘双男主’的热度,这也为一些或年轻,或还没有出名的男演员带来机会。”一位不愿具名的剧评人称。


——延续——


要巩固热度,也要选好剧本


一夜爆红,对任何演员都是机遇,紧跟着是良莠不齐的剧本纷至沓来,极大考验着男演员与经纪团队戒骄戒躁的能力。就目前来看,大部分男演员和团队首选倾向于稳固人气,在“走红”的领域继续深耕一步。例如《陈情令》后,王一博接演了古装IP大剧《有翡》,搭档人气小花赵丽颖。《延禧攻略》后,许凯也一连接演了《招摇》《从前有座灵剑山》《天舞纪》《骊歌行》《千古玦尘》《朝歌》等多部古装IP作品。而走红不久的龚俊,也在另一部剧杀青后,率先接演了由小说《帝皇书》改编的古装IP大剧《安乐传》,搭档是迪丽热巴。“你一部戏火了没用,还是要加固自己。”在邓细斌看来,如果一年没有好的作品出来,即便有新作,可能慢慢(热度)也就没了。


许凯今年多部剧集播出,但是口碑不尽如人意。


但“加固”也有成功的前提,即剧本一定要扎实,人设也要相对讨好。《山河令》播出前,很多观众在一众“双男主”剧中,对这部看似小成本,演员也不红的作品,期望值颇低。但剧本对原著中热血却含蓄的武侠精神的高度还原,以及对两位男主琴箫相伴的情义的塑造,无疑为张哲瀚与龚俊的表演加分不少。


反之,2016年成毅凭借《青云志》积累一定人气后,尝试了《盗墓笔记》《长安诺》等多部或古装、或IP改编的电视剧。但由于作品口碑一般,这些剧也并未成功帮他巩固人气。直到四年后,其主演的古装仙侠剧《琉璃》凭借十生十世的极致爱恨,以及男主角深情又蠢萌的讨好人设,一举成为当年同题材的黑马,成毅也得到资本市场的大范围关注。《鹿鼎记》之于张一山,《有翡》之于王一博,《斗罗大陆》之于肖战,也都没能让演员的口碑继续扶摇直上。


制片人L先生就曾遇到一些爆红后“迅速膨胀”的男演员与经纪公司。在选作品时相较剧本,他们更关注对手戏演员是谁,红不红,能不能和他的咖位匹配。即便剧本不好,只要导演好,对手红,他们也会寻求合作,“但其实长远来讲,如果真的想把演员这条路走扎实,这(状态)对演员口碑维护并不是特别好。所有演员走红,一定是建立在故事和人设都好的基础上。这个角色能红,他才能红。”


张哲瀚、龚俊主演《山河令》后爆红,之后接拍了大量作品。


龚俊正在拍摄的《安乐传》海报。


转型现实主义是为了二次崛起


若说稳固人气是第一阶段的策略,转型现实主义则令所有男演员“殊途同归”。


艺人宣传小敬(化名)所在的经纪公司有多位年轻男演员,年龄在25岁左右。以其中两位稍有知名度的演员A与B举例。A是网络剧与网络大电影出身,近五年的作品主要集中在小成本网剧和网络大电影。在网络上积累了一定人气后,现在他正在尝试转型“大荧屏”,接演了一部由知名男、女演员主演的都市话题剧。另一位男演员B,以某网剧出道后便获得不俗流量,而后多年专注于古装、IP作品。但近两年,他明显有意转型主旋律题材,还挑战了以“硬汉”形象代表的公安题材。


小敬表示,对经纪公司而言,上升期的男艺人肯定是希望通过接IP剧,提升一些知名度,其中古装是最热门的类型之一;小制作、剧本好一些的影视剧,也是这些男艺人的首选。然而,这些只是行业内共识的“跳板”。小敬说,经纪公司会为每位艺人制定不同的目标,通常从知名度、演技、作品积累等方面综合考虑;年龄也是决定目标推进速度的主要动因。因此第一阶段,公司为他们选择基本盘较大的古装、IP、甜宠、“双男主”会很常见,只是由于项目和时机不同,有人尝试了三四年才赶上趟,也有人一年就幸运“爆红了”。


但,一旦初步目标达成,经纪公司均会找机会“改道”。第二目标大多为扩大艺人形象维度,跳脱古装IP这类“快消产品”等。这也是很多男演员爆红后,迅速投身现实主义、主旋律电影的原因之一。


例如王一博先后接演了刑侦剧《冰雨火》、献礼剧《理想照耀中国》;黄景瑜以《红海行动》、《破冰行动》、《维和防暴队》、《王牌部队》逐渐成为内娱“硬汉”小生的代表;《亲爱的,热爱的》后,李现则跳脱出甜宠剧,挑战了电影《夺冠》、《古董局中局》和年代史诗剧《人生若如初见》。


“我们不希望艺人一直演同类型的角色,一旦红了,当下肯定会有很多好的机会扩大选择。如果一直演一种题材或者一类角色,会有固定印象标签,演员以后的戏路也很局限。如果一名演员给观众的印象总是以往的角色,这是深刻出圈的标签,当然是好,但一定程度也证明戏路窄。”小敬坦言。


资深媒体人小白(化名)早年曾采访某位通过小成本网剧一夜爆红的男演员C。那时被网剧捧红的演员,大多选择继续侵吞网络红利,主演小成本剧赚快钱。只有C把全部精力投入一部主旋律作品。沉寂一年有余后,他凭借硬汉形象一跃迈入主流市场。“我始终记得当年他的工作人员说过,这时候最主要的任务就是尽快转型。事实证明还是很成功的,至少同期走红的网剧男演员,我都记不住有什么作品了。”


在小白观察中,时下观众对于古装IP、双男主、甜宠剧似乎存在“刻板印象”。虽然大家愿意看,但内心却认为这是“高流量、低价值”的市场产物。长期深耕其中的演员,也容易被贴上“演技差”、“同质化”、“没戏演”的标签;尤其是年龄增长的男演员,还要面临“形象违和”的质疑。反之,都市现实、主旋律、刑侦公安类的作品,集中了当下“主流”、“演技派”的诸多认可。“爆款剧男演员转型现实主义,也可以说是从追求红,到追求口碑的二次崛起吧。”


——结语——


“爆款剧男演员”,很容易被冠以“演技一般”、“只有流量”、“吃青春饭”的刻板标签。但实际上,在当下瞬息万变、一剧一命的市场,这对任何演员而言,“爆款”无疑都是值得自我肯定的褒奖。只是,无论其本身还是粉丝,都不应因此忽略爆款之后“演员”身份的可持续化。


杨洋主演的《你是我的荣耀》正在播出。


邓细斌认为,只要能选择好的剧本,题材、角色、流量,都不应当是他们的发展桎梏。例如很多男演员尝试颠覆自身形象,或回归现实主义,但基本都只是一两年,他们最终还是要回归到资本拥抱。这是当下影视市场任何人都无法规避的路径。“目前古装剧、IP剧基本盘还是非常高的,再差也不会太差。如果是IP好、故事好、角色好,同等条件下,为何不能选择?谁不想一直火呢?没有人不想火,这(选择)没什么好或不好之分。”


小白则更多忧虑于“爆款剧男演员”们无处磨炼的演技。例如刚开播的《你是我的荣耀》中,杨洋目前的表演和五年前被诟病“面瘫”的《微微一笑很倾城》中似乎并无二致。许凯、宋威龙等演员近两年也始终遭受着观众的严苛注目。“‘爆款剧男演员’并不是刻板标签,长期没有进步的演技才是。男演员们之所以从‘爆款’走向截然不同的口碑方向,演技根基是他们无法规避的。即便转型再好,剧本机会再多,他们也撑不住这些角色,再走下去也只能试着找下一个‘爆款’或者‘爆款即巅峰’了。”


新京报资深记者 张赫

资深编辑 佟娜 校对 翟永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