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30日,在位于福建泉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的某智能化生产车间,工人在自动化西裤吊挂流水线上作业。泉州市是我国重要的制造业基地,民营企业较多,泉州近年来出台了一系列稳定工业、扶持外贸、鼓励企业研发创新的政策,服务实体经济发展。新华社记者 宋为伟 摄影


文 | 社论


据报道,中共中央政治局于7月30日召开会议,对宏观经济政策做出了重要部署,明确要求做好宏观政策跨周期调节,强调要保持宏观政策连续性、稳定性、可持续性,统筹做好今明两年宏观政策衔接,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


从经济数据看,上半年我国经济持续稳定恢复、稳中向好。上半年国内生产总值实现53.22万亿元,按季度平均汇率折算,美元计价的名义GDP达到8.22万亿美元,比上年同期增加1.76万亿美元。二季度经济环比增长1.3%,高于一季度的0.4%,增长动能比较充足。


与此同时也要看到,经济增长还面临多方面的风险挑战。比如,当前全球疫情仍在持续演变,外部环境更趋复杂严峻,国内经济恢复仍然不稳固、不均衡。而最近一些地方的疫情,也极有可能对暑期消费释放造成较大冲击,对地方经济也会带来较大影响。在此特定形势下,宏观经济政策不能就短期谈短期,而要在应对短期风险挑战的同时,综合考虑我国发展的趋势性变化,做好政策的跨周期调节。

比如,未来几年,我国的服务型消费需求仍将保持持续增长和结构升级的态势。这是人民对美好生活向往的重要表现,也是经济转型和经济增长最基础的动力。这就需要宏观经济政策跨周期调节,能服务于这种消费升级的趋势。

受疫情影响,去年以来服务型消费需求抑制比较明显。今年上半年,服务性消费支出占比有所改善,也尚未恢复到2019年同期增速。为此,宏观经济政策要把推进服务型消费需求升级作为重要导向,配合服务业市场开放相关政策落地,加强涉服政策的稳定性,同时重点做好中小服务业企业的政策支持,既把疫情对服务业、小微企业的影响降到最低,又更好地推进服务业主导的经济转型进程。

宏观政策跨周期调节,也要适应于推进高水平开放的进程。当前以及未来几年,是我国推进高水平开放的关键时期,以更大的开放推动构建双循环发展新格局,还面临着许多重大实践探索。


比如,国际经贸格局的结构调整,是一个中长期的趋势,其中就潜伏着结构性的风险和挑战。为此,一方面,需要对以跨周期的宏观政策调节推动高水平开放,做出重要安排;另一方面,更要根据高水平开放的现实需求,统筹跨周期宏观政策布局。

与此同时,宏观政策跨周期调节还要注意社会发展。此次政治局会议指出,上半年社会大局保持稳定。在保持这一大局的同时,要关注一些深层次的挑战。比如,从上半年数据看,就业领域的压力还比较大。而受疫情影响,部分接触性服务业也恢复较慢。


短期看,宏观政策需要做出适当的调整,对劳动密集型行业予以更大的政策支持,对新型就业业态要做好前瞻性引导,对吸纳就业能力强的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等予以政策倾斜。

中长期看,则要把降低第一产业就业比重作为重要的宏观政策目标,以适应就业产业结构变化的趋势。


此外,宏观政策方面还须做好应对突发公共事件冲击的准备。未来一段时间,要密切关注国际经济形势与金融形势,对可能出现的风险做出前瞻性预判,把防范国际经济金融风险冲击作为宏观政策的重点。同时要密切关注个别地方疫情情况,毫不松懈做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把相关政策安排作为关键宏观政策之一,尤其要避免防控工作不到位导致的疫情扩散。


说到底,中央政治局强调的宏观政策跨周期调节,不仅是一个理论上的重要创新,更是实践的现实需求,尤其需要各方的积极作为,在保持社会大局稳定的基础上,持续推动高质量发展取得更大成绩。

 作者 | 社论

 编辑 | 何睿

 校对 | 柳宝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