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日,施廷懋获得东京奥运会跳水项目女子三米板金牌。图片来源:新华社


8月1日,在东京奥运会女子跳水三米板决赛中,中国选手施廷懋以绝对优势夺得冠军。这是她在本届赛事的第二个冠军,也是个人生涯第四枚奥运金牌。
 
让人瞩目的是,施廷懋不但有完美的赛绩,更有值得赞叹的人生。作为老将,面对延期的东京奥运会,她克服了伤病和心理抑郁,战胜所有对手的同时也战胜了自己。
 
事实上,除去奥运金牌的光环,施廷懋还是一名西南大学的在读博士。在回归专业队之前,施廷懋在清华园长大,就读于清华附小和附中。2006年,15岁的施廷懋被清华大学跳水队看中,并开始师从于芬。但因其后的双注册风波,施廷懋回到了家乡重庆的专业队。
 

▲施廷懋获得个人生涯第四枚奥运金牌。新京报 高俊夫/制图


以学历衡量心理素质,没有多少科学性可言。不过对于运动员来说,高学历带来的知识层面优势,确实是有助于运动员以更科学的方式对待训练,以更智慧的方式进行比赛。
 
在各国体育界,高学历运动员并不罕见。曾在NBA打出疯狂表现的林书豪,是哈佛毕业生,高中毕业时成绩极为优秀。
 
而在这届奥运会上,为奥地利赢得首枚自行车项目金牌的基森霍弗,拥有剑桥大学的数学硕士学位和西班牙加泰罗尼亚理工大学的应用数学博士学位,目前是瑞士洛桑联邦理工学院的数学博士后研究员。
 
中国奥运军团中,同样不乏高学历运动员。男子跆拳道铜牌获得者赵帅与施廷懋一样,是西南大学在读博士;中国女篮队长邵婷是北京师范大学在读博士;女子跆拳道运动员吴静钰是苏州大学在读博士。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出征东京奥运会的运动员中,北京体育大学有48人。昨夜创造黄种人百米跑纪录的“亚洲飞人”苏炳添,就是北京体育大学在读博士。此前,他毕业于暨南大学经济学院国际贸易专业,同时也是该校体育学院的副教授。在暨南大学期间,尽管训练和比赛任务繁重,但苏炳添从未放弃学业,落下的课也会及时补上。
 

▲8月1日,在东京奥运会男子100米决赛项目中,苏炳添以9.98秒获得第6名。新京报 高俊夫/制图


施廷懋与杨倩都曾就读的清华附中,历来有体育传统。始创于1986年的“马约翰体育班”就以体育特长生为培养对象,这个特长班的理念是不让有体育天赋的孩子,过早离开正常学习环境。这是因为体育本身是个小世界,但人生不能太单调地局限于一个小世界里,否则会对孩子的身心成长不利。
 
当然,运动之外,本就有更广阔的世界。长久以来,过去体校的集中制让不少运动员缺乏社会经验,文化课被耽误。过度追求成绩的氛围,则让许多运动员个性模糊,缺乏辨识度。
 
此外,过往运动员中还普遍存在伤病较多、运动寿命相对较短的情况,甚至有不少因伤过早退役的惨痛例子。而大器晚成却宛若常青树的施廷懋,则印证了“马约翰班”的理念。

▲马约翰体育班简介。图片来源:清华大学附属中学网站截图


这种做法显然与传统的体校制有所区别,但清华附中“马约翰体育班”的经验告诉我们,普通学校相比集中制的体校,教学质量更高,学习环境更好,也能避免孩子过早进入专业体系,减少过度训练、影响运动寿命的风险。
 
体育讲究合作,除了毅力之外,乐观心态和高情商也必不可少。从世界范围来看,体育明星之所以能成为许多人的时代偶像,不仅因为运动本身的美,还有人格魅力打动人心。
 
在国内,运动员“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固有印象该破除了。如今,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具有个性、更加自信的新一代中国运动员。在他们身上,并不只有“顽强拼搏”“为国争光”这种传统标签,还有了更鲜明的时代特征。


其实,高学历运动员频频夺金、创造历史背后,反映出中国体育改革在不断深化,体育人才培养培养机制正在告别传统思路,实现从观念到方式方法的全面转变。


比如,我国体育培训模式开始呈现多元化趋势,引导和支持社会力量参与竞技体育后备人才培养工作,逐渐探索出了一条提高学校体育运动水平、教体结合的新路子,可以说中国体育在新的方向上步入了良性发展。


上述举措,不仅让后备人才的培养回归校园,也给运动员带来了更多的人生可能。正如施廷懋曾经说过的那样:“我认为学习对运动员来说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这对于运动员今后的人生道路是非常有帮助的。”


 特约撰稿人 | 叶克飞(专栏作家)
 编辑 | 徐秋颖
 校对 | 危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