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东京奥运会新增项目,攀岩赛事今天正式亮相,这也是攀岩在奥运大家庭的首秀。中国选手潘愚非在速度赛中出现重大失误排名垫底,尽管此后在攀石和难度赛中奋起直追仍无缘决赛。因为疫情,中国攀岩队近两年时间没有参加国际赛事,久疏赛场的潘愚非直言重回国际赛场有点陌生和不适应,自己也没能完全发挥出水平。


潘愚非在攀石预赛中获得第8名。图/新华社


战况

潘愚非出现失误无缘决赛


作为东京奥运会新增4个大项之一,攀岩运动今天亮相奥运大家庭,代表中国队出战的是21岁小将潘愚非。2000年出生的潘愚非7岁时开始练习攀岩,也是目前中国男子攀岩综合实力最强的选手。


下午进行的速度赛中,潘愚非与日本选手原田海一起出场,但他在A、B道均出现不同程度的失误,最终成绩为7.59秒,排在20名选手中最后一位。对考验综合能力的全能比赛来说,潘愚非在速度赛中的这个成绩是非常致命的。


“对自己速度赛的表现挺失望的,但毕竟已经结束了,如果把这种心情带到下一轮很不利。”潘愚非说自己还是不想放弃,毕竟奥运会这样的机会非常难得,他告诉自己不要想之前的结果,放开去做,但很遗憾没做好。


随后的攀石赛和难度赛,潘愚非正常发挥排在第8位和第7位。但由于速度赛排名过低,潘愚非最终以总成绩第14名完赛,未能跻身前8进入决赛。


潘愚非赛后称难度赛中很多岩点都第一次见,“不是抓没抓过,是见都没见过。难度线上除了中间有3个绿色像香蕉样的点外,其他的点对我来说都是新点。”尽管潘愚非表示国际比赛经常也会出现一些没见过的点,但他表示在没有抓上那个点前,心里还是没底的。


谈及潘愚非的表现,中国攀岩队总教练赵雷说毕竟第一次参加奥运会,能看出来他还是有一点紧张,尤其是在速度赛第一趟出现严重失误后,第二趟相对保守了点。“难度赛整体还算正常,攀石赛在处理线路时有点急,3、4号线还是有机会能上的。”赵雷称如果攀石3号线能登顶的话,排名能从第8上到第4位,就有机会进到决赛。


潘愚非在难度预赛中获得第7名。图/新华社


败因

久疏战阵对比赛有陌生感


因为疫情,中国攀岩队已经有近两年没有参加国际大赛了。来到东京,潘愚非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陌生感,让人很不适应。


“其实我感觉自己是不会太差的,但明明感觉自己不弱,甚至还可以挺好的,但上去之后就是有那么一种陌生感。”潘愚非说不是大赛的紧张感,是一种很久没来过的感觉,又兴奋又陌生,让人很不适应。


疫情之前,中国攀岩队在欧洲有常驻的集训点,且经常在法国、西班牙等地参赛。但在疫情暴发后,中国攀岩队再没有出去参加国际大赛。“比赛还是要有一种氛围,一年多没有跟这些顶尖选手去交流了,去感受这种氛围,很遗憾。这次来到东京,也终于是感受到了。”潘愚非说奥运会跟自己之前想象中的差不多,大家在一起像聚会一样。


总结今天比赛时,赵雷也直言中国队跟国外顶尖选手最大区别是久疏战阵。“像进决赛的这些选手,今年都参加好几站世界杯了,这对队员大赛演练、缓解紧张程度等都很有帮助。”不过赵雷也表示尽管长时间没有外出参赛,但潘愚非等队员在训练中相较自身也提高了不少,“比赛时难免有紧张情况,潘愚非本来就不是速度赛见长的选手,攀石赛和难度赛整体算正常发挥。虽说不是十分满意,但这也是一个可以接受的结果,我们今后继续努力。”


新京报特派东京记者 孙海光报道

编辑 韩双明 校对 付春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