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5日,在位于上海徐汇区漕河泾街道社区党群服务中心的爱心暑托班办班点内,小学生在志愿者辅导下写作业。当日,2021年上海市小学生爱心暑托班正式开班。新华社记者 刘颖 摄影


严禁对小学一至三年级进行全学区、全区范围的任何形式的学科统考统测;严禁对四至八年级进行全区范围的学科统考统测;严禁学校组织中小学生参加任何形式、任何范围的联考或月考……


近日,上海市教委印发《上海市中小学2021学年度课程计划及其说明》的通知,在规范课程教学工作、减轻学生过重课业负担方面提出明确要求。


前不久,中办、国办印发《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致力于整体减轻学生负担,促进学生健康成长。


但对于此次“双减”意见,舆论普遍聚焦的是如何治理校外学科培训机构,却对校内减负关注不够。而上海此次对中小学提出的教育教学要求,无疑就是在校内减轻学生过重课业负担方面的积极探索。


严禁统考统测,消除学生分数焦虑


上海此次新政引发舆论关注的,是其三项针对学科统考统测、联考月考的“严禁”。按照规定,连初二时的区统测、联考月考也是被禁止的。支持者认为,义务教育阶段就不该有那么频繁的考试,令孩子和家长陷入考试与分数焦虑中。


事实上,早在2004年,上海就曾宣布在全国率先取消小学阶段的期中考试,学生成长记录册只标注“优秀、良好”的考查等级。此后,2012年,上海再次出台规定,严禁中小学生参加联考或月考,小学阶段不再进行期中考试或考查。


2018年,上海继续明确,一年级不留书面作业、每天保证1小时的体育运动、四至八年级(即小学四年级至初中二年级)严禁组织其参加月考和联考,三、四、五年级期末考试仅限语文、数学两门学科。


这一系列政策的意图是很明确的,就是减轻学生的负担和家长的焦虑。因为,有统测,就有区内学校的校际排名,以及对教师、学生的排名,就会刺激唯分数论。而采取具体措施,着力淡化考试与分数,也是与“双减”意见吻合的。



而且,当下因学业压力过大,青少年患抑郁症等心理疾病的问题越来越严重。新政降低学生在中小学时期的竞争力度,无疑在某种程度上为学生创造了更好的学习环境,这也是最大的善意。



减轻学业负担,还需深化招生改革


当然,跟以前的系列政策探索一样,上海此次新政在落实执行时,也须直面一些具体问题。


比如,也有部分家长质疑,禁止区统测,可中考是按考生中考成绩在区里的排名录取,未来高考更是按考生在全市的排名录取,家长不知道自己孩子的定位情况,不是更焦虑吗?此前有上海家长甚至因此向教育部门要求进行考试并公布分数与排名。


这是因为,示范性高中录取学生,目前还是要看中考科目的总分、排名的。这也是我国一直给学生减负,可学生学业负担却一直未有效减轻的重要原因。只有改革中高考录取制度,如中考不再按全区考试排名录取学生,才能让家长和学生不再关注区统测。


上海于2018年启动新中考改革,将于2022年实施新的中考录取政策,其最大亮点,就是增加示范性高中名额分配招生的比例,规定示范性高中将50%到65%的招生计划用于名额分配,其中70%直接分到相应的初中学校。这些名额在各初中校内由学生进行竞争,显然会在一定程度上淡化学生、家长对区排名的关注。


与此同时,从2020年起,上海已经全面实行公民同招、电脑摇号录取政策,不再有民办初中的小升初测试,小学阶段的考试成绩也就在升学中派不上用场了。而这也契合了“双减”意见明确的深化高中招生改革要求。


当然,也需要意识到,由于示范性高中还有在全市、全区内由学生竞争的招生名额,以及高中阶段还有普职分流,加之高考目前主要还是按高考科目总分排名进行录取,学生的学业负担和家长的焦虑,还是客观存在的。


因此,要把学生和家长从学业负担中解放出来,在抓好学校规范办学的同时,必须同时深入推进教育评价体系改革与招生改革,而上海在此方面进行的一系列探索,无疑是有其现实示范意义的。


特约撰稿人 | 熊丙奇(教育学者)
编辑 | 何睿
校对 | 李立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