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讯(记者 苏季)是否能对每位学生生成个性化学业报告?智能终端时代如何避免个人隐私泄露?8月6日,在2021新京报贝壳财经夏季峰会数字教育专场活动上,与会专家就家长、学生、学校等关心的热点话题进行了探讨。


8月6日,在论坛上,专家们围绕家长、学生、学校等关心的热点话题展开讨论。


一线老师完成个性化学业报告存在困难

 

在数字教育专场活动前,新京报征集了部分家长的建议。有家长提出,是否可以每半学期给孩子提供一份基于AI或者大数据的学习报告,学习报告不仅仅是老师评语,还包括基于孩子平时无数次上课发言、答题、考试、阅读等数据形成的学情报告。

 

“每个孩子大脑发育都是不一样的,我们对每个孩子要有全面的描述,这些描述通过学习行为来获得。”松鼠Ai创始人兼首席教育技术科学家栗浩洋表示,孩子的行为数据可以提供多维度的教育衡量。通过对知识学习、能力、思维方式多维度的评价,可以让所有人对教育有全新认识。

 

“作为家长,我也特别希望在学期末收到真实呈现、极具个性化的学业报告,但作为一线老师,要想实现这一点,目前真的很难。”北京中学副校长周端焱坦言,学校欠缺一站式的大系统,其中涉及技术和资金等多个原因。

 

周端焱举例说,企业很多优秀技术人员有自己的想法,但可能对教育内部规律性的东西不太了解,教育系统内则有很多学校不懂技术,他建议,可以企业牵头,学校和企业联合设计符合教育规律的整体的顶层设计。

 

在义务教育阶段要以保证公平作为第一原则

 

在推进智慧校园建设进程中也曾出现一些问题。例如,此前有新闻报道,部分学校在为学生配置终端平板时存在乱收费问题;另外,有学生及家长担心个人隐私泄露。

    

教育部科学技术与信息化司教育信息化与网络安全处处长任昌山表示,此次出台新基建文件时也和各部门沟通,希望通过采购逐步实现教学终端普及。

 

“从目前情况来讲,与这个目标还存在一定距离。推进信息化教学是改革方向,我们鼓励有条件的地方尽量支撑学校开展信息化教学改革的尝试。”任昌山说,现在有些地方尚不具备条件,学校、校长采取了鼓励、自愿的方式开展试点工作,但需要反复强调的是,在义务教育阶段要以保证公平作为第一原则,针对家庭贫困的学生,不能因为家庭条件所限失去了参与学校教学改革的机会。

 

北师大未来教育高精尖创新中心执行主任余胜泉支持配备学习终端。他认为,教学是以“教”为主导、“学”为主体,技术不能只用来支撑老师教,更需要发挥技术作为认知工具的作用,让技术增强学生的学习能力。

 

但余胜泉同时也指出,必须以公平为前提,“应该是学校在网络空间里有可供学生选择的多元化教学服务,学生通过平板可获得服务,而不是必须采购或必须绑定哪家公司。”

 

周端焱表示,从减负角度来看,不能让家长花钱买学习终端,应该是政府为学校、孩子提供,必要的教学资源也应该是政府为学校提供,应该禁止由学校向家长、孩子收钱购买终端设备。

 

对于信息安全,周端焱认为,要从两方面考虑,一是信息采集只要满足基本教学就可以,避免采集与学生个体相关的私密信息;二是应有相应法律规定,保证合法合规,对所有相关软件、信息标准都有规范管理。

 

政府和学校要加强体制内教育供给

 

最近“双减”政策(《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出台,强调了校内是学科教育的重要阵地。那么,新基建如何能更好地服务校内教育?

   

任昌山表示,希望通过教育信息化的发展,有效地提升教学效率,减轻学生负担,尤其是通过大数据、AI技术应用,帮助学生有效完成作业,节省更多时间开展户外活动。同时,通过提升教学质量、提高校内教育供给水平减轻家长焦虑,有效减轻师生和家长负担。

 

余胜泉认为,“双减”要想很好地落实,政府和学校内部要加强体制内教育供给,只有内部有足够多的供给、个性化的服务供家长选择,才能满足老百姓对教育越来越高的要求。另外,外部企业大有可为,企业要抛弃挣快钱的想法,思考如何为学校、教育系统赋能。

 

栗浩洋关注的是AI如何精准教学,减负不减学习效果,校内外数据打通、结合互补。他还提到了“双减”情况下如何对学生进行正确的评级。他认为,如果通过大数据对孩子形成清晰评价,可以避免“剧场效应”。


新京报记者 苏季  校对 赵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