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选存在欺诈。”

 

又是这套熟悉的说辞。可喊出这句的不是老面孔美国前总统特朗普,而是他的“巴西翻版”博索纳罗。

 

近期,围绕选举欺诈言论,巴西总统博索纳罗和巴西联邦最高法院之间的矛盾升级,双方争执一度演变成“骂战”。

 

除了都热衷于兜售选举欺诈言论外,特朗普和博索纳罗还有许多相似之处。

 

在新冠疫情刚侵袭巴西之时,博索纳罗曾淡化疫情的严重性,称之为“小流感”。这也和疫情初期特朗普的言论如出一辙。

 

如今,巴西也将迎来大选。

 

今年年初,美国国会大厦骚乱事件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博索纳罗和特朗普“撞”了相似“人设”,届时博索纳罗重走特朗普的老路,让巴西也上演类似戏码,并非全无可能。

 

“撞”言论:指责“选举存在欺诈”

 

和特朗普一样,“选举欺诈”几乎成了博索纳罗的口头禅。但与特朗普“大火猛攻”输掉的选举稍有不同,博索纳罗连自己赢下的选举都没放过。

 

2018年10月,博索纳罗以46.03%的得票率,在巴西总统选举第一轮投票中名列第一。但巴西选举法要求,总统候选人想要赢得选举,得票率不仅要领先还要超过半数。由此,博索纳罗不得不进入第二轮投票。

 

尽管他获得了最终的胜利,但博索纳罗仍不满意,美联社指出,他始终认为自己没必要进入第二轮决选就能获胜,并批评巴西选举制度。

 

自1996年以来,巴西选举便实施电子投票系统。自那以后,巴西高等选举法院从未发现过选举舞弊事件。但博索纳罗批评电子投票缺乏安全性,难以审计,主张巴西采用纸质投票。

 

这一批评,就是两年多。

 

今年7月,博索纳罗言论再度升级,放出豪言称“要么我们举行干净的大选,要不我们干脆不举行大选。”

 

博索纳罗警告称,2022年要么举行干净的大选,要么干脆不举行大选。/社交媒体截图

 

经年累月的攻击言论终于惹恼了巴西高等选举法院。

 

8月初,巴西高等选举法院向联邦最高法院申请对博索纳罗涉选举不当言行进行调查。两天后,巴西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认为,这些言行理论上具有构成触犯刑法、国家安全法和选举法所定义的诽谤、中伤、煽动犯罪等罪行的可能,决定立即启动调查。

 

调查或直接影响博索纳罗政治生涯。CNN指出,一旦巴西高等选举法院找到证据,能够证明博索纳罗滥用职权散布虚假信息,博索纳罗或被禁止在8年内参选公职。

 

但这也没能让博索纳罗的言论稍加收敛,他反而在对支持者讲话时,爆粗口辱骂巴西联邦最高法院的一名大法官。

 

博索纳罗的种种言论或许只是想埋下一颗怀疑的种子。

 

英国伦敦国王学院巴西研究教授安东尼·佩雷拉(Anthony Pereira)对新京报记者解释道,博索纳罗清楚地知道在担任总统期间,他的支持率有所下降,担心会在一年后的选举中落败,博索纳罗此举意在破坏巴西公民对选举制度的信心,希望能通过民众对选举结果的质疑获利。“这与特朗普在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中的策略极为类似。”

 

“撞”举措:疫情政治化

 

如今巴西的疫情依旧严峻。

 

根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数据,截至目前,巴西累计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超过2000万例,也是继美国和印度之后,第三个确诊病例突破2000万例的国家。巴西累计新冠肺炎死亡病例超过56万例,死亡人数仅次于美国,位居全球第二。

 

中国社科院拉丁美洲研究所巴西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周志伟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巴西疫情局面如此糟糕,核心在于疫情初期错过了有效控制传染的时间窗口,使得后期也很难找到遏制疫情的突破口。

 

在新冠疫情暴发初期,博索纳罗的抗疫举措,就像是从特朗普那里“复制粘贴”的一样。

 

淡化新冠疫情的风险,称其为“小流感”;继续举行大规模集会;没有科学依据的情况下,推荐未经证实效果的羟氯喹;反对戴口罩。

 

越来越多的巴西民众抗议博索纳罗的抗疫措施。/社交媒体截图

 

“就此来看,博索纳罗政府并没有统一应对新冠疫情的政策。”英国伦敦国王学院巴西研究所所长维尼休斯·马里亚诺·德·卡瓦略(Vinicius Mariano de Carvalho)对新京报记者分析称,哪怕巴西采取最低限度的协调统一应对措施,以巴西在疫苗接种方面的专业性,都会使更多人得到救治。但缺乏明确的政策延迟了疫苗采购,政府在佩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等方面存在可疑立场,都加剧了巴西的疫情。

 

博索纳罗的意图,一方面在于避免经济衰退。周志伟认为,博索纳罗想要争取连任,经济因素对其尤为重要,因此担心防疫封锁等措施会冲击经济发展。

 

另一方面,博索纳罗对防疫的偏执态度与疫情政治化密切相关。周志伟指出,博索纳罗并没有从科学的角度看待疫情,而是更多基于复杂的国际关系,带有价值观念色彩,将疫情政治化。

 

除巴西政府抗疫不力外,南开大学教授、中国拉丁美洲史研究会副理事长王萍对新京报记者补充道,巴西医疗体系不完善,贫富差距过大,也是导致确诊民众难以得到及时有效的救治的原因之一。但最根本的问题仍在于,其国家领导人对疫情的不重视。

 

“撞”立场:右翼反建制

 

再把时间拨回到2019年的第一天,63岁的博索纳罗在首都巴西利亚国会大厦宣誓就职,一个“局外人”登上了巴西政治的权力巅峰。

 

选举时候的博索纳罗还只是一个“边缘政党中的边缘人物”。不过,那时的巴西犯罪率不断上升,饱受政治腐败丑闻和经济动荡的困扰。《纽约时报》指出,博索纳罗利用了民众对现状的不满,承诺打击腐败,将自己塑造成为巴西未来的另一个选项。

 

博索纳罗的竞选策略取得了极大成功,这名极右翼人士的当选改变了巴西近20年来只选左翼总统的传统。

 

当时的博索纳罗还属于社会自由党,一个结合社会保守主义和支持市场政策的反建制政党,他本人也是一个极度两极分化的人物。

 

无论是暗示巴西可能会退出应对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还是被认为主张把巴西驻以色列使馆迁至耶路撒冷。博索纳罗的立场听起来都十分熟悉,他也因此得名“热带特朗普”。

 

“我们拥有成为一个伟大国家的一切条件,我们将一起改变巴西的命运。”这是两年多以前,博索纳罗对巴西的承诺。

 

博索纳罗是如何获胜的?/社交媒体截图

 

承诺显然落空了。

 

“从内政外交来看,博索纳罗政府的执政对巴西而言,都是一场灾难。”佩雷拉说道。

 

从内政来看,《华盛顿邮报》指出,档案清白、不涉腐败,这是博索纳罗政治生涯的核心支柱,也是他获得民众支持的重要原因。就算他应对疫情不力,其支持者也可为他开脱,“尽管他执政糟糕,至少他诚实。”

 

眼下,曾承诺打击腐败的“战士”也陷入了腐败丑闻之中。CNN指出,博索纳罗政府涉嫌腐败指控,议会正在对博索纳罗政府应对疫情的策略进行调查。此前其长子还被检方指控贪污、洗钱、挪用资金。

 

近年来,巴西的经济也没有得到长足发展。王萍分析称,巴西本身是主要生产和出口农产品等大宗商品的国家,如今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再加之疫情影响,巴西经济更是“雪上加霜”。巴西经济的恶化又导致大量企业倒闭、民众失业,加剧贫富差距,甚至带来社会动荡。

 

另外,博索纳罗上台后还加剧了巴西社会的极化。周志伟解释道,早在选举之时,博索纳罗便将矛头对准传统的政治力量,将问题极端对立化,推升反建制舆论。上台之后,这种对立情绪进一步加剧,巴西从一个融合度较高的国家变成了一个政治观点都异常对立的国家,对其长远发展十分不利。

 

外交方面,博索纳罗政府几乎处于“孤立局面”。周志伟指出,博索纳罗的气候政策受到欧盟国家的批评,与特朗普的深度捆绑导致美国总统拜登仍未与其展开正式的双边接触;地区层面,巴西也没有起到推动地区一体化的作用。

 

“博索纳罗执政期间,巴西的国际声誉其实出现了明显的下降。”周志伟说道。

 

“撞”结局?美国国会骚乱事件或在巴西重演

 

2022年,巴西即将迎来选举。

 

目前,博索纳罗的支持率并不乐观。一份7月份的民调数据显示,博索纳罗的支持率落后还没有正式宣布参选的巴西前总统卢拉20多个百分点。

 

明年的选举或与2018年的选举有一定相似性。周志伟指出,当时的劳工党爆出了腐败丑闻,民众形成了只要不是劳工党就支持的心理。如今,局面更多变成了只要不是博索纳罗,民众就支持。因此,博索纳罗实现连任的可能性非常小。

 

博索纳罗极有可能就此下台,由于“人设”高度相似,这不免让人联想到特朗普最终卸任前的场景。

 

当时,美国国会参众两院正在召开联席会议,统计认证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结果。会议召开后不久,部分特朗普的支持者冲破围栏、砸碎玻璃,闯入国会大厦,联席会议不得不暂时中断,议员被紧急疏散。

 

批评人士认为,这一幕或将在巴西重演。近期,博索纳罗的阅兵举动进一步加深了对此种可能的怀疑。

 

当地时间8月10日,巴西首都巴西利亚,当地举行阅兵式。/IC photo

 

据埃菲社报道,当地时间8月10日,博索纳罗在巴西利亚举行了一场阅兵式。值得注意的是,这是第一次来自里约热内卢的装甲车队来到巴西利亚并接受总统检阅。

 

当天恰好正值众议院计划对博索纳罗提议恢复纸质投票的提案进行投票。9个左翼和中左翼政党联合指责博索纳罗阅兵行为“不可接受”,这是武装部队在暗示将使用武力支持博索纳罗的提议。

 

博索纳罗本就是军人出身,在2018年大选中也受到了军方背景议员的支持。佩雷拉指出,博索纳罗还长期赞扬巴西在1964年至1985年的军事独裁历史。根据此前言论,他确有可能拒绝接受选举结果。

 

“这其中便潜藏了军事政变的危险,值得密切关注。不过,在社会不断发展进步的今天,这种倒行逆施的做法并不得人心。”王萍说道。

 

毕竟距离选举仍有一段路要走,维尼休斯指出,就目前来看,美国国会骚乱事件有一定可能在巴西重演,然而很难预测其具体可能性以及带来的后果。整体而言,目前巴西政治尤为两极分化,无论明年谁当选,都很难将巴西带到有建设性的发展方向,巴西民众和政府需要共同努力,才能弥合两极分化的裂痕。

 

新京报记者 栾若曦

编辑 张磊 校对 吴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