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下旬,长沙市第一中学的10名高中生们,以佘楷卿为团长的长沙市一中公益十人团(以下简称“十人团”),组建了一次特别的支教公益活动,他们来到湖南省怀化市袁家镇蒋家小学水仙村教学点,临时组建起由26名孩子构成的暑假班,进行了为期10天的教学活动。团长佘楷卿说:“希望我们能为村里的孩子们带来有意义的课程,为他们留下一段值得回忆的时光。”

 

支教的高中毕业生和水仙村教学点的孩子们一起玩耍。受访者供图


蒋家小学和孩子们

 

蒋家小学水仙村教学点由教育部门所建,其中有两间可用教室,一间教室有15张桌子,不到25张椅子,另一间教室则无可用桌椅。在正常授课时间,蒋家小学水仙村教学点只有不到10名学生上学,一般为小学低年级学生,高年级学生或者家中有条件的学生则会就近到镇上的学校读书。

 

十人团成员们和孩子们合影。受访者供图


据佘楷卿介绍,此次公益活动对象采取自愿报名的形式,一共有30名学生报名,因4名孩子年龄在学龄之前(即未满6周岁),因此最终参与活动的学生人数为26名。“即使是占用孩子们的暑假,他们上课也很积极的。但班里桌椅不够,所以有的孩子就席地而坐。”佘楷卿说。

 

一堂沉浸式地理课

 

十人团在活动期间设置的课程,不同于常规的语数英、物化生,而是以手工课、心理课、音乐课等趣味课程为主。佘楷卿说:“考虑到孩子们来自不同年龄,接受知识的能力也不同,再来是我们来到村里,最大的目的是陪伴。所以想多设置一些有意思的、有意义的课程,而不只是枯燥的课本知识。”于是,一堂来自佘楷卿策划的沉浸式地理课就这样诞生了。

 

佘楷卿为孩子们带来趣味地理课。受访者供图


佘楷卿是文科生,地理是他喜欢且擅长的学科。“我在我的地理课上,把各国美食和相应的国家位置联系起来,通过美食总结出这个国家的某些特点。”讲到美国的时候,他向孩子们介绍了肯德基。了解到班上只有3个孩子吃过时,当天下午,佘楷卿和团队便自费请班上的孩子们吃到了他们人生第一次肯德基。“可能对我们来说是比较常见的东西,但在他们看来却很新奇,所以我们就带他们去体验、去感受。有时候不是这个东西有多好,而是对他们来说,‘已知’得来不易。”佘楷卿说。

 

一次沉浸式的课程,让孩子们高兴了半天,而一个小小的细节,也戳中了佘楷卿的心。佘楷卿回忆:“最让我感动的是当大家都在班上吃汉堡的时候,我发现有个八九岁的男孩子,瘦瘦小小的,偷偷在书包里塞了东西。后来知道他是把吃了一半的汉堡藏进去了,说是要带回去给父母也尝一下,我当时就真的很感动。”

 

拍卖会上的高价竞品

 

26名孩子里,有超过一半的孩子都是留守儿童,父母常年在外务工,在家陪伴自己的更多是爷爷奶奶,十人团的成员们回忆,活动结束后和孩子们交换了电话号码,他们时不时会打来电话,一天能打56次,每次都是简单的几句“老师,我在吃饭”、“老师我现在要睡觉啦”。十人团成员肖茜之回忆说:“觉得他们很可爱,也能感受到他们是真的很孤独吧。”

 

心理课上,肖茜之组织孩子们进行生涯拍卖。受访者供图


肖茜之为孩子们设置的课程是心理课,在课上,她组织了一场生涯拍卖会。生涯拍卖会的规则是,肖茜之作为拍卖者介绍一些抽象产品,比如知心好友、与家人的幸福时光、豪宅、勇敢真诚的心等等,孩子们将用手中有限的资金券对这些“产品”叫价,价高者得。拍卖开始,肖茜之喊出了“豪宅”,有个孩子举起了手,他说,想让一家人都能住进去,永远不分开。

 

随着拍卖物等级的不断攀升,肖茜之喊出知心好友、勇敢真诚的心等等,令她惊讶的是,多数孩子不惜用自己手中所有的资金券,争得“保证自己和家人健康的医生团队”、“与家人的幸福时光”,这些都成为了此次生涯拍卖会的高价竞品。“他们最希望得到的是自己和家人的健康或者在一起的幸福时光,可能因为他们父母长期在外地工作,他们特别希望得到陪伴。”肖茜之说,“设置这门课的本意是想告诉他们要合理选择,城市的孩子可能会忽略健康或者与家人在一起的时光,相比起来山村里的孩子们更珍惜家人,让我很受感动。”

 

大山里的小诗人

 

“家,是一个微不足道的笔袋

 

妈妈是笔的笔盖

 

爸爸是笔的笔壳

 

而我,就是那支笔的笔芯”

 

这是袁世子裕在腾芊的诗歌课上写的诗,被腾芊选为优秀作品展示。受乡村儿童配图诗集《大山里的小诗人》这本书的影响,腾芊在此次公益活动中为孩子们设计了一节诗歌课。在课上,她把《大山里的小诗人》里的诗歌展示给26名孩子们,腾芊说:“我的课程整体上围绕这本书展开,从其中选了几篇,跟他们一起聊诗歌,告诉他们怎么写诗歌,主要是想引起他们对诗歌的兴趣。”

 

孩子们写的诗歌《我希望》。受访者供图


在腾芊的课上,有一名小男孩引起了她的注意。小男孩名叫袁诗荣,今年读五年级,是个名字里带“诗”的小朋友,性子却很调皮。腾芊回忆:“一开始他很捣蛋,也很任性,一副不好好学的样子。”可能是有天然的好感,腾芊每天利用空闲时间为他补课。“他告诉我26个英文字母他只认识10个,我觉得太夸张了,他不知道学习的重要性,也没有学习的热情。”

 

后来,袁诗荣的家长给他下了最后通牒:下学期不要学习了,跟着爸爸养猪。这一决定吓了腾芊一跳,她找来袁诗荣,和他谈了十几分钟。“我告诉他学习真的很重要,然后他从原本嬉皮笑脸的态度,到最后慢慢严肃起来,感觉有在思考我说的话。后来也去他家了解了情况,发现是他家长吓唬他的,只是希望他能够珍惜学习的机会。”腾芊说。

 

支教团去孩子们家里家访。受访者供图


腾芊回忆,后来的课程中,袁诗荣明显有了学习的积极性,上课也会抬头听和记笔记了。“他和我关系很好,得到了愿望清单里写的电话手表后,老是给我打电话,总是说他要睡觉了,然后就挂了。”

 

支教活动结束了,腾芊和袁诗荣有了一个约定,要好好学习,不论在哪里,“老师随时会来检查你的作业情况。”

 

一场告别式

 

大山闭塞,不只是环境,还有人。据佘楷卿回忆,有的孩子们看起来胆怯、孤独,有时要很小心地才能融入他们,把他们的心打开,“慢慢地,也能感受到被孩子们接受,他们也开始变得外向起来。”

 

长沙市一中十人团的支教之旅结束了,留下了属于10名高中毕业生和26名孩子的夏天。可是公益活动没有结束,佘楷卿和他的团队,决定共同资助其中两名孩子,每年固定提供一些资金,帮助他们完成学业。“我们并不是做一个一次性的事情,而是想在之后的假期中,能继续发动更多的同学也参与其中,让这份爱传承下去。”佘楷卿说。

 

十天支教之旅结束,十人团和孩子们在结营仪式。受访者供图


离开前,十人团为孩子们准备了礼物和奖状,在团队的记录镜头里,有个小女孩强忍着泪水说:“就像你们说的,黑夜很长,但总会到头,我会记住这句话。”

 

新京报见习记者 陈璐

编辑 张树婧 校对 李世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