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亦凡、郑爽、赵薇、霍尊、钱枫......近日,“塌房”的艺人一个接一个,与此同时,“饭圈”整治铁拳也已挥来。


8月27日,网信办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饭圈”乱象治理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指出,要取消明星艺人榜单,严管明星经纪公司,规范粉丝群体账号,严禁呈现互撕信息,不得诱导粉丝消费,规范应援集资行为等。


“饭圈”究竟为何走到了乱象丛生的地步 ?伴随粉丝圈层不断扩大,饭圈已经不再是简单的追星。对立谩骂、互撕互踩、刷量控评已是处处可见的饭圈乱象。


偶像—粉丝—商业平台—娱乐经纪—营销机构—广告商—厂家—偶像已经成为一条产业链。将“粉丝经济”列为主要目标市场的各大演艺经纪公司等已成为收割饭圈的核心主力。


收割工具

追星APP:粉丝在APP打卡 为明星筹款应援


实际上,饭圈正是由“fans”这个词汇衍生出来的,与“80后”、“90后”小时候的买贴画海报单独追星不同,如今的饭圈不再是“散粉”,而是有组织、有规模、专业化的利益圈层,其中还有很多人是未成年人。


共青团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未成年网民网上粉丝应援比例中,小学、初中、高中、中等职业教育占比分别为5.6%、11%、10.3%、10.2%。


粉丝圈层不断扩大,饭圈已经不再是简单的追星。对立谩骂、互撕互踩、刷量控评是普通人眼中处处能看到的饭圈乱象。比如吴亦凡的事件发酵之际,一直有饭圈粉丝在互联网上为吴亦凡控评,甚至有粉丝发言要“劫狱”。


此外饭圈中,教唆粉丝大额消费,粉丝接机、闹机成为日常,甚至粉丝斥巨资点亮某大楼广告屏为爱豆庆生也成了排面。


这些魔幻行为背后,追星APP已经成为收割工具。


据了解,最近已有多款追星APP被下架,包括桃叭、超级星饭团、魔饭生 pro 等应用。


不过记者注意到,如今,Owhat Family、ForFans、想见你等多个明星周边相关应用依旧可以在苹果应用商店中被搜索并下载。其中ForFans和想见你基本只贩卖明星周边商品,并没有太多其余产品,而Owhat Family则具有更多功能。


记者了解到,Owhat是明星忠实粉丝的互动平台,为娱乐公司和粉丝后援会提供包括在线交易、传播管理、活跃度管理和明星福利互动等一站式工具。平台上除了有各大明星动态,也可以购买产品,包括明星商品、自营商城、杂志、美妆等选项。


“Owhat、摩点这样的网站在‘饭圈’十分知名,只要是追星族稍微投入一些资金,都会知道这些平台。”熟悉“饭圈”的阿雨向贝壳财经记者表示,类似于Owhat平台的资金走向一般分为两种用途,一种是粉丝在平台上购买明星周边,真实发货,另一种则是粉丝购买虚拟产品,为明星备用。


在Owhat Family中,如今仍然可以找到各个明星的开屏应援活动,包括郑秀彬、LISA等。一名粉丝向贝壳财经记者介绍,所谓开屏应援,就是当天打开Owhat的所有用户都可以在最初几秒看到关于明星的庆祝界面。此前,Owhat提供的开屏应援服务,需要6666个真实账号点击0.01元支付链接,打卡成功即可获得。


OWhat Family上还有不少虚拟产品信息。其中,粉丝会线下广告投放项目,宣称可以实现纽约时代广场上为自己的爱豆投屏。该商品由Owhat广告投放部直接出售,可以预定档期为3个月内,需要和专人进行对接,商品支持用途为周年纪念日支持、演唱会支持、影视剧推广、出道支持。


Owhat Family上的文章打赏也可通过虚拟交易完成。贝壳财经记者注意到,有店铺主营各类原创故事,故事可在详情页直接阅读,所有订单均虚拟发货,没有物流,如果喜欢这个故事,可以点击购买进行“打赏”。


而通过APP平台对粉丝资金进行统筹,已经是业内公开的秘密。


“一般是官方后援会去开账号、做认证、开通权限,之后就可以发起资金统筹了”,此前在某明星工作室任职,并担任过全球后援会会长的叶放向贝壳财经记者表示。


如今后援会与明星工作室的关系十分紧密。叶放介绍,后援会虽然是由粉丝组成,但也可以和工作室中负责宣传的工作人员或者经纪人直接对接。


“有时候,工作室为了给明星制造排面,会和后援会一起安排应援。”叶放表示,比如有的明星刚出道时,公司希望把生日会、出道纪念日做大,后援会钱不多,工作室就提供一些资金。


“公司希望能营造一种这个明星有粉丝、粉丝有钱、黏性很高的感觉。”担任明星应援站“站姐”的小安(化名)向记者表示,后援会原本是一个情感维系的松散组织,但为了明星的商业价值,工作室会和后援会合作。


今年的《青春有你3》《创造营2021》开始之前,有的训练生粉丝后援会就已开始集资,《创造营2021》排名前11名选手集资总额突破1亿元。


而会员能多投几张票成为常见诱导收割手段,甚至出现了《青春有你》的牛奶打投事件。


选秀节目之外,商业平台还会做各种榜单,粉丝给爱豆打榜成为固定任务,视频平台、音乐平台、微博、搜索引擎,同样是需要粉丝开通会员去打榜,“数据粉”每天需要完成任务的基础榜单有十几种。


网信办最新发布的《通知》显示,要清理违规群组版块。持续解散以打投、应援、集资、控评、八卦、爆料等为主题的粉丝社区、群组,关闭易导致粉丝聚集、交流打榜经验、讨论明星绯闻、互相做任务刷数据的版块、频道等,阻断对粉丝群体产生不良诱导甚至鼓励滋事的渠道。


《通知》还规定,不得诱导粉丝消费。制定细化规则,对明星艺人专辑或其他作品、产品等,在销售环节不得显示粉丝个人购买量、贡献值等数据,不得对粉丝个人购买产品的数量或金额进行排行,不得设置任务解锁、定制福利、限时PK等刺激粉丝消费的营销活动。


《通知》还要求规范应援集资行为。及时发现、清理各类违规应援集资信息;对问题集中、履责不力、诱导未成年人参与应援集资的网站平台,依法依规处置处罚;持续排查处置提供投票打榜、应援集资的境外网站。


网信办则强调,要进一步采取措施,严禁未成年人打赏,严禁未成年人应援消费,不得由未成年人担任相关群主或管理者,限制未成年人投票打榜,明确明星粉丝团、后援会等线上活动不得影响未成年人正常学习、休息,不得组织未成年人开展各种线上集会等。


收割主力

明星经纪公司与播出平台等是收割主力


偶像—粉丝—商业平台—娱乐经纪—营销机构—广告商—厂家—偶像已经成为一条产业链。将“粉丝经济”列为主要目标市场的各大演艺经纪公司,是收割饭圈的核心主力。


除了时代峰峻、上海原际画、哇唧唧哇、乐华娱乐这些偶像经纪公司之外,华策集团、华谊兄弟、英皇娱乐、芒果娱乐等影视或全娱乐公司也有艺人储备。


偶像经纪公司都有一种特质,就是将粉丝经济作为核心目标。比如成立于2009年的时代峰峻,这个从成立之初就以练习生养成模式培养明星的娱乐公司,一手打造了“TF家族”,TFBOYS成功成为当红偶像团体之后,2019年推出时代少年团,现在同样是流量偶像。


2017年成立的哇唧唧哇在官网上介绍,公司采取从偶像挖掘、培训、养成、经纪到粉丝经济的全产业链闭环打造偶像模式,养成综艺、选秀节目都是哇唧唧哇的偶像产品。


还有主打女团业务的丝芭传媒,这家公司官网披露,其经营目标是努力成为中国粉丝经济领域标杆企业。这家公司深谙打投规则,其针对粉丝专门做了APP,连续举办了好多次SNH48偶像年度人气总选举。想要让自家偶像成为冠军,粉丝要花真金白银才可获得投票权,这时就会有应援会来启动集资,最后公司成为最大赢家。


除了偶像经济公司,播出平台同样是收割主力。


据介绍,绝大部分的选秀节目都会涉及排名和投票,2017年以来的网络播放量年度前10大的综艺基本上都是选秀节目,从《创造营》到《青春有你》、《明日之子》。娱乐经纪公司、偶像本身以及播出平台都能在一波又一波的选秀综艺上吃到不少红利。


有时候,仅仅是一档综艺节目就能让视频播放平台收益激增。据芒果TV的2020年年报,2020年末,芒果TV有效会员数较2019年末增长96.68%,《乘风破浪的姐姐》节目广告客户总数超40家。


乱象丛生的饭圈今年迎来监管的重拳出击。


早在今年6月,中央网信办启动“清朗·‘饭圈’乱象整治”专项行动,矛头直指五大饭圈乱象,其中诱导未成年人应援集资、“饭圈”粉丝互撕谩骂都是整治重点。


8月27日,网信办发通知强调,要严管明星经纪公司,强化网站平台对明星经纪公司(工作室)网上行为的管理责任,制定相关网上运营规范,对账号注册认证、内容发布、商业推广、危机公关、粉丝管理等网上行为作出明确规定。强化明星经纪公司(工作室)对粉丝群体的引导责任,对引发粉丝互撕、拉踩引战的明星及其经纪公司(工作室)、粉丝团,对其账号采取限流、禁言、关闭等措施,同时,全平台减少直至取消相关明星的各类信息发布。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林子 李云琦 编辑 岳彩周 校对 柳宝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