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将不再允许阿富汗人撤离。”当地时间8月24日晚,在接管喀布尔后的第二场新闻发布会上,阿富汗塔利班发言人穆贾希德如此说道。

 

塔利班入城已经两周。

 

过去14天,阿富汗经历了一场剧变。塔利班卷土重来,基本控制全国。由美国扶植的政府倒台,总统加尼外逃至其他国家。

 

而这个国家的民众,有人通过种种途径离开,分散至世界各地;有人试图离开,但被阻挡在喀布尔机场外,仍在无望等待;有人厌倦了持续的战乱,对重新掌权、作出系列承诺的塔利班抱有新的期待,目前尚在观望中。

 

在进入首都喀布尔之时,塔利班宣称“战争结束了”。但对于这个近半个世纪以来一直处在战乱之中的国家而言,和平是否真的来临目前无人能够确定。但摆在世界眼前的一个问题就是,这一场危机之下,无家可归的阿富汗人增加了。

 

联合国难民署8月27日发出警告,到今年年底,将有50万人逃离阿富汗成为新难民。

 

离开的

 

喀布尔机场的混乱仍在持续。

 

8月26日,喀布尔机场外发生自杀式炸弹袭击,造成超过170人死亡、200余人受伤。美国军方确认,死亡的人中有13名美军士兵。


当地时间8月26日,喀布尔机场外发生爆炸,造成多人死伤,图为一名伤者。图/IC photo


自8月15日塔利班宣布控制首都喀布尔,距离市中心大概5公里处的喀布尔机场成为离开阿富汗的唯一“出口”。然而,这个“出口”的内外,是两幅完全不同的图景。

 

机场内,美国、德国、法国、意大利等国家的飞机陆续起飞,带走了那些曾在阿富汗工作生活多年的本国公民,以及一部分为他们工作过的阿富汗人。

 

随着8月31日的撤离截止日期临近,澳大利亚、新西兰、瑞典、比利时、荷兰、波兰、土耳其、西班牙已结束撤离行动,英国、德国周五也结束行动,法国则将持续至最后时刻。而美国的撤离行动也已进入“危险的”最终阶段。

 

从2001年入侵阿富汗至今,美国在阿富汗的存在已经有20年。20年后,到底有多少美国人留在阿富汗,美方也未给出一个具体的数字。不过,白宫方面表示,自8月14日以来,美军和联军航班共撤离109200人。但截至8月27日,仍有5400余人尚在喀布尔机场等待飞往美国。


当地时间8月27日,阿富汗喀布尔,美军飞机在空中飞行。图/IC photo


在撤离的人员中,除了美国及其盟国的公民之外,还有很多因为害怕塔利班报复而选择离开的阿富汗人。据彭博社消息,美国陆军少将威廉·泰勒25日对媒体表示,美国及其盟国已撤出大约8.8万名阿富汗人。

 

这些得以登上各国撤离飞机的阿富汗人,大部分是过去20年间曾为美国及其盟国工作过的人,他们获得了“特别移民签证”(Special Immigrant Visas)。但事实上,离开的这些阿富汗人,最终会在哪里获得难民身份,仍是一个未知数。

 

CNN分析称,对于那些和美国及其盟国军队、外交机构、情报机构有密切联系的人,他们获得对方国家许可后可以前往该国。但对于一些担心自身安全的记者、艺术家、活动家等,他们到底能去哪儿并不清楚——卡塔尔虽然撤离了一些这样的人,但未来这些人去哪儿仍不清楚。

 

对于阿富汗可能出现的难民危机,国际社会已多次表达忧虑。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傅小强日前对新京报记者指出,塔利班上台后,许多原来帮助过美军、北约的阿富汗人担心自己被报复清算,所以争相逃离阿富汗。还有一些民众对于塔利班不信任,对阿富汗的未来失去信心,可能也想要逃离。这些人可能会成为新的难民,造成新一轮难民危机。

 

“要解决这个问题,首先需要美国及其盟国承担起责任,妥善安置那些曾经为其工作的阿富汗人,防止阿富汗产生人道主义灾难。因为若是处理不好,可能会产生更严重的安全问题。”傅小强指出。

 

但事实上,美国和欧洲接纳的阿富汗难民数量很有限。美洲大学政治与安全讲师Tazreena Sajiad撰文指出,阿富汗难民危机长期存在,除了其国内问题外,也在于发达国家和非发达国家不平衡的难民接收比例。

 

据联合国难民署统计,全球范围内,共有250余万阿富汗注册难民,这是亚洲最大的持久性难民人口,也是全球第三大难民人口。

 

这些难民中,超过95%都流向了邻国巴基斯坦和伊朗。而在阿富汗驻军的美国及其北约盟国,接收的阿富汗难民非常有限。在2020-2021财年中,美国接收了11800个难民,其中仅有495个持特别移民签证的阿富汗人。在欧洲,阿富汗人口的占比也非常小,甚至此前一直在遣返阿富汗难民。

 

拜登本周在七国集团会议上表示,美国有责任支持阿富汗难民,同时将呼吁国际社会也这么做。但Tazreena Sajiad指出,目前大约有2万名阿富汗人正在等待特别移民签证,另有大约7万人有资格申请,然而美国迄今只给3万多名阿富汗人签发了特别移民签证。

 

阿富汗独立人权委员会主席阿克巴(Shaharzad Akbar)称,美国这样的做法是“失败上的失败”。

 

等待的

 

有人搭乘飞机,去到其他国家开始了未知的新生活。有人仍在喀布尔机场外,等待一个渺茫的机会。

 

8月15日塔利班进入喀布尔当天,喀布尔机场外有百余个家庭聚集。然而,此后10余天,聚集的人快速增加,目前已有上万人聚集在机场周边地区——加油站、荒地、草地、通往机场的非民用区域,几乎只要能停留的地方,都挤满了人。

 

过去一段时间内,喀布尔机场发生多起安全事故,甚至几次出现交火现象。一名北约官员说,机场内外至少有20人死亡。


当地时间8月26日,阿富汗喀布尔,美军士兵在机场协助人员撤离。图/IC photo


8月26日喀布尔机场外的一场袭击让一些人选择回到城内。据CNN报道,8月27日,喀布尔机场外等待的人比此前少了很多。但随着美国抓紧最后的时间撤离,仍有一些人试图抓住这最后的机会。

 

在机场外等待的人中,有一小部分已经获得了西方国家的撤离许可,但仍被拦在了机场外,苦等数天都未能成功进入机场。

 

更多的则是没有获得有效证件、但又迫切希望撤离的人。这些人即使知道希望渺茫,也在期待着万分之一的机会能够离开。在社交媒体上,许多阿富汗人公开求助,希望美国、英国等国家的相关机构能够帮助他们离开。

 

新京报记者近日和多名仍留在阿富汗的人士进行沟通,其中绝大部分人都有离开阿富汗的意愿,但苦于没有离开的途径。有人对未来表示迷茫,还有人绝望地对记者表示,“你能救我出去吗”。


当地时间8月26日,喀布尔机场外发生爆炸,造成多人死伤。图为阿富汗难民。图/IC photo


但塔利班已明确表示,不希望阿富汗人再离开。

 

穆贾希德在8月24日的发布会上表示,外国公民仍可以继续前往喀布尔机场,但已经在机场外聚集多日的阿富汗民众应该回家。他承诺,这些阿富汗人不会面临任何报复。

 

“通往机场的道路已经被阻。阿富汗人不能再通过这条路前去机场,但外国公民仍然可以”,“我们将不再允许阿富汗人撤离,我们对此也并不开心”。

 

穆贾希德称,阿富汗的医生、学者“不应该离开这个国家,他们应该在自己的专业领域内继续工作。他们不应该去其他国家,去那些西方国家”。

 

留下的


阿富汗人口3800万,其中超过1800万需要人道主义援助。离开、等待离开的阿富汗人只是一小部分,更多阿富汗人没有能力离开,目前仍留在国内,急需国际社会援助。

 

据联合国难民署介绍,在阿富汗这一轮危机爆发前,就有大约350万人因为战乱、政治追捕、贫困、气候危机等原因流离失所,食物、遮蔽物、干净的水、医疗卫生服务都是他们所迫切需要的。


当地时间8月10日,阿富汗坎大哈,阿富汗民众收集食物和卫生用品。据报道,目前阿富汗约1800万人需要人道主义援助。图/IC photo


联合国难民署此前发出警示,虽然喀布尔机场的状况令人担忧,但并非所有想离开的阿富汗人都能够离开。只关注一小部分离开阿富汗的人,而忽视近2000万急需帮助、无法离开的阿富汗人,这是非常危险的。

 

国际救援委员会(IRC)日前也指出,国际社会不能忽视阿富汗一个“隐形的危机”,那就是阿富汗有上千万人依赖人道主义援助生存,“我们不能抛弃他们”。

 

据介绍,阿富汗国内流离失所的人口正在快速上涨。2021年以来,超过50万阿富汗人因为战乱失去稳定住所。仅8月以来,无家可归的人就增加了53%。在首都喀布尔,官方数据显示,有近2万人无家可归,需要食物、水、医疗等基本的人道主义援助。

 

国际救援委员会25日呼吁,拜登政府必须采取行动,保护曾冒着生命危险为他们工作的阿富汗人以及他们的家人,同时为仍留在阿富汗、需要帮助的阿富汗人提供人道主义援助。

 

但事实上,喀布尔机场的混乱正在导致留下的阿富汗人面临新的危机。

 

为了让撤离工作更为顺畅,喀布尔机场的商业航班一直处于暂停状态。这引发的问题是,外界援助的关键物资无法及时运抵阿富汗,包括外科手术设备、营养品等急救物资。

 

联合国粮食计划署(WFP)8月23日发出警告,若是乱局持续,阿富汗最早将在9月份出现食物短缺的情况。该机构今年6月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阿富汗有1400万人正遭受饥荒。

 

WFP驻阿富汗副国家主任安德鲁·帕特森23日表示,目前正在通过4条不同路线向阿富汗运送粮食,其中50%的物品已经送达。但到下个月,阿富汗仍可能出现粮食短缺的情况,而这对于成百上千万阿富汗人来说都将是致命的打击。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在回复新京报采访时表示,由于严重的干旱和随之而来的缺水、不确定的安全环境、持续的流离失所、新冠疫情造成的破坏性社会经济影响以及即将到来的冬季寒冷天气,阿富汗未来几个月内的人道主义援助需求将大大增加。

 

正如世卫组织东地中海区域办事处紧急卫生事务负责人理查德·布伦南日前所呼吁,“当全世界的目光都在关注撤离的人们和飞机时,我们需要把物资送进这里,帮助那些被遗留下来的人们”。


新京报记者 谢莲

编辑 冯雅君 校对 刘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