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东京奥运赛场孙炜紧握受伤的手腕,显得很无奈。资料图/新华社


8月12日,孙炜在隔离中度过了26岁生日。他在社交媒体晒出粉丝送的花和礼物,还许了愿望:“向巴黎埃菲尔铁塔的顶端射一支长达三年的‘远程箭’。”东京奥运会体操男团决赛,孙炜手腕急性拉伤仍坚持完赛,帮助中国队拼下一枚铜牌,影响了个人全能和单项决赛发挥。


本周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孙炜回顾了个人首次奥运会经历,表示有收获有遗憾,但团体站上领奖台就不后悔。他说:“把遗憾转化成经验,还有在赛场上的动力,在巴黎奥运周期做到更好。”


孙炜与队友一起登上奥运领奖台。资料图/新华社


隔离期间坚持训练


奥运选手隔离期间依然保持训练,主管教练王国庆给孙炜制定了详细的计划并远程指导,每天固定上午9点至11点、下午3点至5点训练,“练一些基础力量,保持体能,还有肌肉质量以及饱和度。”孙炜笑称,这种“魔鬼训练”效果很好。


还有一项功课每日必做,就是和妻子视频。刚满26岁的孙炜即将“升级”为父亲,妻子预产期近在眼前,他因为全运会任务,结束隔离后马上要赴江苏队报到,接受封闭管理。“太太去车站接我,我们就那时候见了一面。”孙炜告诉新京报记者,“她应该在全运会之前就能‘卸货’,到时候看队里能不能给我开‘绿色通道’,让我回去陪一下。”


此前专注于备战、参加奥运会,直到落地北京,孙炜心里才踏实下来,“虽然在隔离,还是不能见面,每天在视频里看看也是在身边的感觉。我太太挺厉害的,我们很久才见一面,很多事都是她自己完成的,很不容易。”


首战奥运自我减压


当然,近段时间另一项重要功课就是复盘个人首次奥运经历。孙炜与王国庆细数整个奥运会期间的每一场比赛总结得失,认为基本发挥出了训练的水平以及精神面貌,但在细节上还能做得更好。“包括整个6项的落地,还有E组动作扣分点比较多的地方,王导和我都做了总结,探讨了怎么去减少扣分,之后编排应该怎么去改变,哪些动作更适合我,等等。”他说。


孙炜参加过世锦赛、亚运会,还有许多世界杯分站赛,以及各种国内赛事。职业生涯终于“解锁”奥运会,他感叹果然是最大的场面,与之前参加过的所有比赛都不一样。


孙炜对所有比赛都一样重视,“不管赛事影响力大小、对手是谁,我首先都要求自己做最充分的准备,拿出全部能量去拼。”但毕竟要登上世界体育最受瞩目的舞台,还有争奖牌任务,为了保证发挥到最好,小伙子做了心理减压。“告诉自己只是头衔不一样而已,把心态放平。如果一直想这是奥运会,不要这样、不要那样,可能越容易失误。”


在东京奥运会上,孙炜带伤参加比赛。资料图/新华社


手腕受伤有憾无悔


男团决赛是中国队和孙炜在东京奥运会上的第一场考验。他在比赛时手腕急性拉伤,仍然坚持比完最后一项单杠,下法稳稳站住。这是他继资格赛后的又一次“全勤”,而且是咬着牙、忍着疼。“受伤之后心里很着急,特别着急,但当时想的还是怎么把团体先比好。”孙炜回忆说。


运动员都要学会与伤病共存。孙炜的奥运备战期,克服伤病也是任务之一,出征时已经控制得不错,但不是完全健康。他本人事后也说:“这次团体决赛为了百分之百成功,我没有贴肌贴。没什么可后悔的,因为团体赛想要百分之百成功,每个人都要准备好付出百分之二百,我当然是先全力以赴拼团体,不会说想着后面还有全能、单项。”


受伤不到24小时,孙炜还是要面对“个人全能决赛怎么办”的问题。王国庆想方设法帮他减轻疼痛,多方联系代表团保障营的医生,最后决定用“没有办法的办法”——打麻药。“肯定会对动作感觉有影响。也有想过不打麻药,但(受伤)第二天去试了一些项目,实在是太疼了,撑不下去。”孙炜说。王国庆也劝弟子,人生没有几次奥运会,如果没完赛可能会后悔一辈子,这种情况坚持到底就是胜利。于是,男子个人全能决赛开始前2小时,小伙子打了麻药,准时赛前亮相。


如果不剧烈运动,药效理论上可以保持6小时,孙炜显然不适用这种情况。这场超过3个小时的比拼,等他上最后一项双杠时,药已经基本失效,“上器械之前疼,上去以后就感觉不到了,但是下来以后又疼起来了。”疼痛的感觉至今记忆犹新,但他要求自己坚持到最后一项的下法。与领奖台擦肩而过虽然遗憾,孙炜静下心来之后还是能够积极看待:“总结经验,比如有些平时不太常做的动作比赛时要更谨慎,把遗憾转化成继续努力的动力。”


比赛结束后,孙炜仍心有不甘。资料图/新华社


东京归来剑指巴黎


由于手腕伤势,孙炜在鞍马单项决赛中掉下器械,让网友直呼心疼。但对他来说,走下鞍马赛场,也就意味着巴黎奥运周期正式开始,“在东京留下的遗憾,3年后去巴黎弥补,去争取自己想要的成绩。”


回国后的21天里,经过复盘、冷静、总结、规划,返回江苏队的孙炜又是满血状态。“3年时间很短,我的6个单项需要全方位去提高,所以从东京到巴黎,对我来说没有过渡期。”他说,“和王导也探讨了接下来整体要调整的方向,而且新周期在规则上还有很多变化,我的6项也都要相应更新。大前提还是把团体比赛放在首位,其次才是个人。”


过去两年,孙炜为了东京参赛资格,6个单项的难度分提升了1.2,这在体操项目上是个不小的挑战,他硬是凭着“十个不行一百个,一百个不行一千个”的劲头做到了。巴黎周期要发展难度、提高稳定性,孙炜说,大不了就接着重复这样的循环。如同他解读欣赏的卡通人物灰太狼一般:“怎样都宁死不屈,一往无前。”


踏上新征程,第一站就是比好全运会。“全运会其实就是一场小型的奥运会,还是想帮助江苏队争取团体的好成绩,个人也想去争奖牌甚至金牌。”孙炜表示,实现目标要靠比好每一场比赛、每一次出场。之后,他还想一步一个脚印地去完成好各项任务,比如争取出征明年世锦赛,帮助中国队继续站上领奖台,从而锁定巴黎奥运会男团资格,直至抵达埃菲尔铁塔脚下,开弓,向塔尖射出蓄满3年能量的箭。


新京报记者 刘晨

编辑 韩双明 校对 危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