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讯(记者 陈琳)2021年服贸会接近尾声,今年参加服贸会的展商、媒体记者和观众在首钢园感受了一把“跨界”体验:行走在工业风貌和奥运元素相结合的场馆群中,在三高炉下喝咖啡,在修理车间里开国际会议。

 

与往年不同的是,今年的服贸会首次设立国家会议中心和首钢园区“双会场”,并且首次以首钢园区作为专题场馆,8个服务贸易专题展馆环绕首钢园中轴工业遗址公园布局。

 

据首钢集团副总经理梁捷介绍,首钢园新展馆在设计理念上对标国际,借鉴格林威治小镇、达沃斯小镇等特色会展模式,发挥首钢园鲜明的场地特点,顺应国际潮流,打造“聚落式”的会展场所,将工业遗存与服贸文化有机结合,增强参观者的游历感,让人们在沉浸式会展空间体验中,感受工业风貌和历史文脉的延续。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本届服贸会首钢园会场共设展览场馆15个,面积约9.4万平方米。21个会议室分布在首钢园内15处区域,其中由工业遗存改造的9间,原有的刀具车间、修理车间、除尘车间、泵房等众多工业建构筑物,进行结构加固和室内改造后,成为会议室、贵宾室、餐饮、办公用房等服务配套设施。

 

荒废了10年的修理车间、刀具车间,如何“变身”具有数字功能的国际会议室?首钢园确定为服贸会举办地之一,到服贸会举办短短6个月时间,如何克服工期紧的困难?老厂房改造面临了哪些难题?9月6日,新京报记者采访了首钢建设投资有限公司设计总监于华,揭秘首钢园华丽变身背后的故事。

 

首钢建设投资有限公司设计总监于华在首钢园。受访者供图

 

原有老建筑不适合做展馆,改造成会议室和配套设施

 

新京报:你们这次接到首钢园改造任务,大概是什么时候?

 

于华:实际上我们是在今年1月份收到服贸会要在首钢园举办的消息,但正式宣布在首钢园举办是3月初。

 

新京报:当时接到任务时,在场馆改造方面有没有具体的要求?

 

于华:当时给我们的要求是要做15万平方米的展馆和20多个会议室,还要满足包括媒体中心、餐饮保障、指挥中心、电力保障中心、医疗站点等后勤保障功能。实际上我们整个春节期间都没有休息,已经提前进入了前期策划和规划设计阶段。

 

我们公司成立了设计团队,开始对所有的厂区里可以利用的资源进行调研和评估,看看哪些建筑和空间能够满足这种大型会展和国际会议的要求,另外还需要足够的停车场以及附属建筑。做完调研以后,我们又开始修改方案,整个前期就是一直在做方案、对接、汇报。

 

新京报:你们在调研以后,方案是如何设计的?

 

于华:首钢园区总占地面积是2.91平方公里,总规划地上建筑面积是182万平方米,已建成的60多万平方米。我们要从这60多万平方米的建筑面积中筛选出十几万平方米,用于改造服贸会场馆。在调研后我们整体评估了首钢园保留的这些老建筑,发现无法满足服贸会大跨度、高空间的展览面积需求。服贸会一个展馆就要求7000平方米,首钢园现有的厂房无法满足,所以评估后,所有展馆都要新建,但会议室可以从300平方米到600平方米、1500平方米不等,可以利用原有老建筑来进行改造,以及改造成配套的保障设施。最终我们决定新建15个场馆,改造利用了原有的四五十栋建筑做会议室和所有的配套服务。

 

新京报:在改造之前,首钢园里原来的厂房是什么样的?

 

于华:首钢2010年停产,在今年确定举办服贸会之前,已经荒废了10年,不少建筑如刀具车间、修理车间等已经非常老旧,外墙是斑驳脱落的油漆,屋顶也在漏水。这次结合新的功能,给这些车间重新规划设计、再利用,让它们焕发生机。

 

改造前的首钢园。受访者供图

 

其实首钢园在这次服贸会改造之前,有一些建筑已经完成了改造,比如红楼迎宾馆、三高炉的9.7米平台秀池,制氧厂的老厂房我们改造成了腾讯的大中小演播厅,这次也提前给服贸会使用。这个厂房转变了三个身份:从制氧厂的大车间变成了服贸会的会议室,今年10月份将变成腾讯的演播厅。

 

新建场馆与首钢原有老建筑风格保持一致

 

新京报:首钢园打造“聚落式”的会展场所,设计时是如何确定这个风格的?

 

于华:我们是根据首钢的环境特点、建筑特点和规划特点,还有它的自然禀赋、工业遗址来确定的。服贸会两个主会场,国家会议中心是集中式的,各种会议室、配套服务都在一个长方形的“盒子”里,而首钢本身是一个占地2.91平方公里的厂区,各个建筑都是散落在景观绿化和山水之间,在打造服贸会展馆群时,我们要保留原来的景观、秀池以及很多原来的工业遗构和绿化空间,这就决定了我们必然是一种散点式、聚落式和花园式的展会。这种展会实际上也很符合国际先进的会展理念。

 

改造前的首钢园。受访者供图

 

新京报:首钢园9.4万平方米的场馆都是新建的,那在新建场馆时,如何让它们跟首钢原有的风格保持一致和统一?

 

于华:这9.4万平方米的建筑,分为了15个展馆。展馆我们又分成了两种类型,一种是大跨钢结构、装配式的展馆,还有一种就是大型ETF膜结构的展馆。我们在做大块钢结构的展馆时,首先考虑到它的建筑外形与首钢原有的老厂房相吻合,做成“人字形”的双坡顶,把几个双坡顶做成几连跨,观众可以看到,1700平方米的南登陆厅也是跟原有厂房“气质”非常吻合的。

 

其次,在建筑的色彩上,我们采用了透明和金色的U型玻璃,这也是一种新型环保材料,侧墙采用灰颜色的彩涂钢板;屋顶采用深褐色的钢板,这些颜色与原来首钢老工业厂区的颜色接近。原来老厂区里大都是灰色的混凝土、红色的砖体以及深褐色的钢筋混凝土构筑物等。

 

2021年9月6日,市民参观服贸会首钢园区。新京报记者 王贵彬 摄

 

另外,建筑材料也都采用了节能环保的绿色材料,比如U型玻璃,既能采光,又能保温隔热。所有室外地面的铺装,是我们拆除了很多老的建筑物,再把拆除下来的混凝土建筑垃圾破碎、加工、压实,变成可透水的地面铺装材料再利用。这也是首钢园改造过程中,我们坚持绿色建筑、节能建筑和可持续发展理念的一个表现。

 

新京报:我注意到,14号和15号场馆是开放式的膜结构场馆,当时是如何考虑的?

 

于华:我们得到通知服贸会是在9月初举办,这个季节可以说是北京最好的季节,气候不冷也不热,于是我们就想做两个大型的膜结构场馆。这两个场馆是一个半开放式的建构筑物,只有膜结构的顶子能很好地解决遮风避雨和透光的问题;没有侧墙,既节省了保温、隔热、空调等设施,同时自带通风。

 

这两个场馆同时也满足服贸会一些展览展示的要求,比如体育服务有一些户外的要求;服贸会后,我们也可以开展一些其他的活动,比如放露天电影等等。

 

加班加点改造,拆除周期从4个月压缩到40天

 

新京报:从今年初接到通知到服贸会9月份举办,可以说时间是非常紧的。你们在改造过程中遇到了哪些困难,如何克服?

 

于华:工期确实很紧张,9.4万平方米的新建展馆在我们的中心绿轴上,这个区域原来有很多经过评估需要拆除的建筑和一些设备,拆除量是非常大的。正常来说,拆除的工期要4个月,但从3月1日确定在首钢园办服贸会到9月开幕,只有6个月的时间,因此我们把4个月的拆除周期压缩到40天,日夜奋战。

 

园区很多老的构筑物改造要先进行结构鉴定,需要找到原来的图纸。首钢园建于1919年,是个百年钢厂,经过了不同历史时期的建设,很多老建筑物都找不到图纸了,我们只能对这些老建筑进行现场的实测,再来判定它的结构安全性和环保安全性。这也是我们在改造过程中遇到的最大困难。

 

另外,在建设过程中也遇到一些困难。比如我们建了空中步道,搭建了平台栏杆和垂直的电梯楼梯。首钢园老厂区里原来有很多管线也架在空中,空中步道可能会经过原有的管线。整个空中步道的长度是2.5公里,看似很简单,但实际施工搭建基础时,有时会遇到空中管线,有时会遇到原来老构筑物的水泥墩子,有时还会遇到解放前的防空洞,可以说空中步道的施工,每一个柱子都需要到现场讨论不同的方案来处理。

 

服贸会将在首钢园连办5年,未来会有更精彩的表现

 

新京报:今年的服贸会马上就要结束了,这次展会上,观众、参展商、媒体记者对首钢的场馆评价如何?

 

于华:我作为首钢设计总监,还是媒体的接待和讲解员,听到了太多大家对首钢园的评价。可以说,观众和参展商对新场馆还是非常满意的,甚至觉得“出乎意料”。我还记得,今年3月份服贸会组织了媒体探营活动,当时很多到现场的记者看到工地一片喧嚣,还在做拆除工作,又看到了破烂的刀具车间和修理车间,他们都露出了怀疑的目光。当时确实有记者问,“现在已经3月份了,9月就要开服贸会,五六个月的时间你们能干完吗?”

 

8月份再次组织媒体探营的时候,很多媒体记者都很吃惊,尤其老建筑的改造让他们感受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纷纷赞叹“化腐朽为神奇”。在这次展会上,观众也感到非常新鲜,大家觉得能够在山水和工业遗存之间,以游历式的参观动线来感受服贸会,还是非常震撼的。

 

2021年9月6日,服贸会首钢园,蓝天白云下的百年工业遗迹。新京报记者 王贵彬 摄

 

新京报:通过这次展会,有没有发现还存在哪些不足、需要改进的地方?

 

于华:我们每天都在总结展览、保障的情况,确实这次展会我们在运营保障系统、交通系统方面还存在不足。比如开展后摆渡车出现过拥堵的情况;有客户反映园区电瓶车有点少,能不能在电瓶车空闲的情况下做到招手即停?

 

另外,场馆从展会的最南端走到最北端要一公里多,对参展人员的体力来说是不小的考验,我们也会考虑设置更多休息的设施。

 

今年是服贸会在首钢园举办的第一年,国家和北京市已经决定从今年开始连续在首钢园举办5年服贸会,今年既是首钢园一次精彩的亮相,也接受了一次考验。在今后的几年中,相信首钢园会以越来越精彩的面貌展示给大家,也相信在2022年北京冬奥会上,首钢园也会有靓丽的表现。

 

新京报记者 陈琳 摄影记者 王贵彬

编辑 张磊 校对 贾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