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日,湖北省荆州市高58米巨型关公雕像启动拆卸工作,搬移工程总投资1.55亿。视频/新京报我们视频


伫立于荆州古城的“关公”连个“再见”都没有说,就要“迁居”了。一建一迁,3亿多元没了。

 

据当地媒体报道,荆州市委书记吴锦在一次工作会议上提到“关公铜像搬迁”之事,他说“我觉得雕像的每一块铜片,都是抽向我们的一记响亮耳光”。吴锦说,项目建设过程中相关单位缺乏主人翁责任感,不去争取相关政策,进行点状调整,不严格把关、听之任之,“最终造成现在我们都不想看到的最差选项”。

 

这是地方主官对此事件的明确反思和总结。面对“关公铜像搬迁”引发的舆情,主政者不回避、不推诿的态度值得肯定。荆州各级领导干部确实应该从这个事件中汲取教训,举一反三,不断提升依法依规行政的水平,从根源上解决鲁莽蛮干的问题。


关公雕像属于“未经规划许可”的“违法建设”。在项目没有获得审批的情况下,荆州相关部门在长达两年的建设期中不闻不问,最终导致巨额投资付之东流。

 

而今,公众想追问的是,这尊雕像为何能在监管部门的眼皮子底下拔地而起,相关部门作为监管者的主体责任是否履行到位。只有把责任落实到每一个部门和每一个人,才能真正解答公众的疑惑。

 

吴锦于今年8月出任荆州市委书记,而关公雕像在2016年建成。作为新任市委书记,面对这种有损城市形象的事件,更应该倒查责任,落实到人。让“我们”一起承担责任,最终很可能是大家都不承担责任。


关公铜像的每一块铜片,既是一记毫不留情的响亮耳光,还应该是一记直指要害的重拳,让那些不担当不作为的管理者领教到蛮干胡来的严重后果。

 

只有让每一个责任人担起自己的责任,受到应有的追究,才能对当地公职人员起到警示教育作用,让依法依规行政成为工作习惯和行为自觉。

 

关公曾经大意失荆州,如今荆州“大意”失“关公”。失去了一座关公铜像,荆州古城应该从此立起一个无形的“警示碑”。


特约评论员 | 沙元森(媒体人)
编辑 | 李潇潇
校对 | 李立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