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是一个投资者,浏览近期最火热的创投项目,以及涨幅惊动监管层的股票,你可能会发现它们共同的联系:元宇宙概念。如果让扎克伯格、黄仁勋、马化腾等一众科技大佬讨论未来互联网的发展方向,他们可能会告诉你同一个词:元宇宙。


什么是元宇宙?它始于1992年国外科幻作品《雪崩》里的“Metaverse”一词,人们在“Metaverse”里可以拥有自己的虚拟替身,这个虚拟的世界就叫做“元宇宙”。如果仅看这一解释,似乎现实世界中很多网络游戏都可以叫“元宇宙”。


但“元宇宙”并不仅仅是游戏。设想一下,你拿着《巫师3》的湖女之剑去怪物猎人的世界打BOSS,结果爆出了一张爱奇艺VIP会员卡;你拿着《传奇》里的麻痹戒指到《魔兽世界》的公会出售,最后靠赚来的金币支付了房东三个月的房租。如果这一切都实现了,你或许就处在元宇宙里。


2021年3月,美国游戏公司Roblox头顶“元宇宙第一股”的光环成功上市,市值迅速翻了10倍。Roblox在招股书里给元宇宙产品定义了8个属性:身份、朋友、沉浸感、低延迟、多元化、随地、经济系统和文明。


“现在我们距离元宇宙世界最大的距离是多元化这个点。因为现有游戏其实是割裂的,比如《动物森友会》、《赛博朋克2077》都是在其所属的(虚拟)世界里,而在元宇宙里,所有的(虚拟)世界应该都是打通的,就和电影《头号玩家》一样,我们可以自由改变自己的身份和化身形象,可以自由地选择去不同的世界、时空和游戏去穿梭,这一切都是打通的。在技术上,这就要求包括区块链加密、AI技术、感官模拟、实时渲染、三维建模等等所有技术都有一个量级以上的突破,才能够实现我们真正想象中的元宇宙的世界。”9月12日,科幻作家陈楸帆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


元宇宙里的一天:你会经历什么


不久前,Facebook推出了VR会议软件Horizon Workrooms,扎克伯格以自己的虚拟形象在该软件生成的虚拟会议室里接受了CBS记者的采访。两人在同一画面中出现,代表扎克伯格的虚拟形象与记者的虚拟形象坐在同一张会议桌上。“当你进入虚拟现实会议时,我们有共同的空间感,我坐在你的左边,当我们聊天时,你可以感觉到我的声音从你的左边传来。”他告诉CBS记者,“在视频会议上,是没有空间感和距离感的。”


贝壳财经记者发现,在游戏或是虚拟软件中进行日常会议,扎克伯格并不是第一人。


2020年4月,美国歌手Travis Scott在射击类游戏《堡垒之夜》中举办了虚拟演唱会,全球1230万游戏玩家成为虚拟演唱会观众;2020年5月,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将毕业典礼搬到了线上。伯克利的学生们组成了一个超过100人的团队,在沙盒游戏《我的世界》里重建了虚拟版本的校园、老师、学生,校友们则纷纷化身成了方头方脑的样子(《我的世界》中一切场景均由方形像素块搭建而成),完成了这场特殊情况下的毕业典礼;2020年7月,顶级AI学术会议ACAI则在任天堂模拟经营游戏《动物森友会》中举行了研讨会,演讲者在这款任天堂的游戏中播放PPT并发表了讲话。


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在《我的世界》中举办毕业典礼。


可以发现的是,当游戏扩展了它的边界,就触摸到了元宇宙的概念。7月13日,Roblox推出的《罗布乐思》正式全平台开放。但该公司对《罗布乐思》的定位并不是游戏,而是集体验、开发于一体的多人在线 3D 创意社区。


“现在,一个游戏也是一个小的世界,我们可以在游戏里社交,但无法在游戏里创造东西,从这一点上来说《罗布乐思》和《我的世界》跟元宇宙的概念更加贴近。除了创造之外,在经济层面上,王者荣耀的游戏币不能购买和平精英里的物品,更不能直接购买现实中的物品。我们交割游戏道具时,并非在一个体系里完成,必须通过支付宝微信等第三方转账,借助其他渠道,才能把游戏道具变成人民币。如果我们可以直接在一个虚拟世界里游戏,创造物品并跨平台购买物品、谈恋爱甚至举办虚拟婚礼,让虚拟和现实真正融为一体,这才是未来元宇宙的形态。所以我认为,在Roblox给元宇宙的8个定义中,经济系统其实是目前最难做到的一环。” 9月11日,玖曰文化科技创始人夏月东告诉贝壳财经记者。


目前,最贴合对元宇宙概念描述的是电影《头号玩家》中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玩家头戴VR设备,脚踩可移动基座后进入虚拟世界“绿洲”。在“绿洲”里,每个动作都与真人的体感动作如出一辙,除了视觉和听觉外,玩家在虚拟世界中感受到的触觉甚至也可以通过特殊材料的衣服真实传导给本人。此外,玩家不仅可以在其中玩游戏,还可以社交、交易。


未来真正的元宇宙形态或跟我们现有的设想完全不一样


未来智库在一份研究报告中这样描述元宇宙的地位:沉浸感、参与度都达到顶峰的元宇宙,或许将会是互联网的终极形态。而以现实存在的技术为基准,想要达到元宇宙世界,VR和AR是不可或缺的。


“按照Roblox对元宇宙的定义,虚拟身份、朋友、低延迟等元素早在网络游戏出现时就已经满足,目前元宇宙给人带来最大想象空间的主要就是沉浸感,而目前实现沉浸感的硬件基础就是VR和AR设备。”游戏行业从业者钱弋(化名)告诉记者。


早在2014年,Facebook就收购了VR设备公司Oculus,当时扎克伯格提到,Facebook正在“为未来的新平台做准备”。现在看来,这很有可能是在“未雨绸缪”。事实上,今年6月,扎克伯格在内部员工信中就宣布了有关“元宇宙”的计划,他甚至表示,未来五年左右时间,Facebook将“从一家社交媒体公司转变为一家元宇宙公司。”


钱弋告诉贝壳财经记者,VR概念在2015年和2016年曾一度火爆,并引发了一波创业热潮,但该行业在2017年至2018年进入了惨淡期,“不少初创企业倒闭,活下来的VR企业也在寻找新的增长点,对它们来说,元宇宙有望激活市场。”


招商证券研报称,当前,英伟达、脸书、谷歌、腾讯纷纷向“元宇宙”进军。据IDC预测,2020年至2024年期间全球虚拟现实产业规模年均增长率将达54%。随着新技术的不断开发,虚拟现实“元宇宙”相关产业或将迎来爆发。“元宇宙”最主要的硬件承载设备VR头显也迎来了行业发展机遇。根据IDC的最新报告,今年第一季度全球的VR头显设备出货量同比增长了52%,五年内全球VR设备出货量的年均增速有望超过40%。


8月29日,VR(虚拟现实)创业公司Pico发出全员信,披露该公司被字节跳动收购,但全员信未披露收购价格。据悉,Pico将并入字节跳动的VR相关业务,整合字节跳动的内容资源和技术能力,进一步在产品研发和开发者生态上加大投入。有消息人士指出,此次字节跳动收购Pico给出的价格远超其估值。


资料显示,Pico已经确立了以VR一体机为主营业务的发展方向,并在国内7大区域、超过40座重点城市搭建了完善的线下销售体系。贝壳财经记者浏览Pico官网发现,该公司推出的头戴式VR产品酷似《头号玩家》中的头盔,不同型号售价在数千元不等。


2019年8月26日,在重庆江北展馆,观众戴上VR高清头显和身体上的轻便装备,通过感知交互系统,真正实现电影《头号玩家》中的虚拟现实技术,体验宇宙探秘、室内CS、外星大战等虚拟场景,吸引了众多观众排队参与。


Pico CEO周宏伟曾在2020年年底举办的“第四届VR/AR产业创新者峰会”上表示,VR产品在C端的市场已经由一个尝鲜者的阶段,快速进入到早期消费者的阶段,“我们预期中国大众VR的C端消费市场,在2021年和2022年会迎来一个极快速的成长期,2022年,我们预测是国内整个VR消费市场的爆发期。”


此外,元宇宙概念还引发了区块链企业的狂欢。“目前不少币圈人士认为元宇宙是一大利好,原理很简单,想要在虚拟现实里搭建经济系统,就需要区块链技术建立公信力。”钱弋说。


国海证券研报分析指出,从中长期来看,“元宇宙”有望带来虚拟世界的创新,推动游戏内容、社区、教育、商品交易、人工智能、VR/AR、区块链等产业链各环节共荣,进而带来新增量。但目前“元宇宙”仍停留在初期阶段。


“我们现有技术离这一方向还很远,而且我相信就算它实现了,也未必是我们现在想象的这个样子。当回到上世纪80年代,我们在科幻小说里会看到很多关于互联网的想象,但其实它跟我们现在的互联网形态完全不一样,所以我觉得我们现在对元宇宙的想象还是基于对前一个阶段,比如我们现有的移动互联网,现有VR技术,体感设备、建模技术等去整合拼接出来的一个整体形态。而实际上,未来真正出现的元宇宙形态有可能跟我们现有的设想完全不一样,比如有可能是脑机接口,有可能是以化学手段引发大脑的神经冲动,这都有可能,是由一个技术的非线性发展所决定的。”陈楸帆告诉贝壳财经记者。


元宇宙概念股:是不是郁金香式泡沫?


也许我们距离元宇宙世界还很遥远,但这并不能打消资本市场上的狂欢。9月13日,元宇宙概念再度展现凌厉攻势,同花顺统计的A股元宇宙概念股全线上涨,其中中青宝涨停,汤姆猫大涨17.45%,宝通科技大涨10.42%,歌尔股份上涨0.68%。


贝壳财经记者发现,Pico由青岛小鸟看看科技100%持股,而后者的第一大股东正是智能制造企业歌尔集团,其在A股拥有上市公司平台歌尔股份,歌尔股份的主营业务由精密零组件、智能声学整机以及智能硬件(VR/AR、智能可穿戴产品)三大板块构成,属于正统的“元宇宙概念股”。


事实上,由于元宇宙概念牵涉方面颇多,蹭“元宇宙”的热度相对容易。


如A股网络游戏公司中青宝9月6日在公司微信公众号发布的文章称,即将推出虚拟与现实梦幻联动模拟经营类的“元宇宙”游戏《酿酒大师》。这款“元宇宙”的游戏,可以将虚拟映射到现实中,用户可以在游戏中体验现实,也可以在现实中触碰游戏。这种映射体现在游戏中玩家自己“亲手”酿的酒,可以在线下提酒。


消息发出后,中青宝9月7日、8日连续上涨20%。9月8日晚间,中青宝在异动公告中提示了风险,公告称,近期公众号所提及游戏涉及元宇宙概念并且被媒体转发,引起公司股价异常波动。元宇宙是一个巨大的概念和模式,公司尚处于初步探索阶段,触及概念相对较浅,对应产品尚在研发中。目前新游戏上线时间和地区受到诸多因素影响,存在不确定性。


但这依然挡不住市场的热情,公告发出后,中青宝9月9日上涨14.3%,9月10日上涨9.7%,截至9月13日收盘,该股从9月6日收盘的每股8.2元飙涨至每股17.77元,总市值达到46.8亿元。


需要注意的是,看到中青宝尝到了元宇宙概念的甜头,许多公司也开始向这一概念靠拢。如主要推出“会说话的汤姆猫”IP的上市公司汤姆猫9月8日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回复关于未来元宇宙布局的提问时表示“公司现有产品拥有庞大的用户基数,具备元宇宙产品开发的用户基础。同时,公司也积极探索元宇宙产品开发的技术储备。”仅仅一句话,当日汤姆猫收获涨停板,当日,同时在盘后收获的还有一封深交所的问询函,要求其说明其所称“具备元宇宙产品开发的用户基础”的原因、依据,是否具备统计数据、市场调研情况等客观证据支持,相关表述是否严谨、合理。


对此,汤姆猫9月10日表示“元宇宙是一个非常宏大而遥远的愿景,公司当前的游戏产品与理论上的元宇宙存在很大差距。”但这依然难挡其股价上涨,9月13日依旧上涨17.45%。


在陈楸帆看来,不论是股票中所谓的元宇宙板块,还是资本市场的热炒,其实都有一点追风口、蹭热点的感觉。“这在五六年前VR兴起时也一度发生过类似的事情,但当热潮退去,一地鸡毛。现在再次因元宇宙被炒热的公司,实际上涉及的通讯技术、VR、AR,包括渲染、游戏引擎等都是现有技术,只不过借助了元宇宙的概念重新的包装了自己,给了资本市场一个想象的空间。”


“元宇宙能在这个时间节点出现,构建其生态的区块链技术,数字货币,虚拟现实等相关的技术已经从概念到落地,走完了一段路,换句话说从技术的角度看构建元宇宙这个场景是可行的,当然落实到非常具体的产品还需要非常长的路,正如当年的VR产品流行时一样,产品能够被制造出来与成熟可以应用的产品之间还是有非常大的距离。所以,当下炒作元宇宙的概念有可能带来非常负面的作用。当下更适合去普及其技术与内在的想象,让艺术想象走在前面,让技术跟上,让产品创造出来,可能才是正途。”夏月东对贝壳财经记者表示。


巨头纷纷涌入,谁将构建中国用户的“元宇宙”?


事实上,不少科技大佬早已开始了元宇宙相关业务体系的构建。


贝壳财经记者发现,头顶“元宇宙第一股”的游戏公司Roblox背后实际上早已显现腾讯的身影。贝壳财经记者登录罗布乐思(Roblox中文译名)中文官方网站发现,其在官方新闻稿中表示,罗布乐思“将与腾讯携手,助力下一代中国创作者释放创意和想象潜能”。实际上,早在Roblox于纽交所IPO之前,其投资人名单中就有腾讯的身影。


2020年年底,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马化腾曾在年度特刊《三观》中写道:“现在,一个令人兴奋的机会正在到来,移动互联网十年发展,即将迎来下一波升级,我们称之为‘全真互联网’。虚拟世界和真实世界的大门已经打开,无论是从虚到实,还是由实入虚,都在致力于帮助用户实现更真实的体验。”


“去年腾讯马化腾提出全真互联网的概念时,网络讨论其背后真正意图的版本非常多,直到今年Roblox上市,腾讯是其股东之一,大家才理解全真互联网所代表的意义,这非常像当年云计算提出的时候。”夏月东说。


公开资料显示,近年来,腾讯已持续投资Roblox、WaveVR、Avakin Life元宇宙概念相关的公司和产品。


除了Roblox以外,另一家国外知名游戏公司Epic Games在4月获得了10亿美元投资被“用来构建元宇宙”。据悉,这笔融资创下了元宇宙赛道最高融资纪录,Epic估值也因此达到287亿美元。而去年8月,它完成17.8亿美元的融资时,估值只有173亿美元,八个月时间,Epic估值大涨了 65.9%。


贝壳财经记者统计发现,目前国内公司中除腾讯以外,网易投资了3D人物和虚拟场景聊天软件IMVU,字节跳动投资了拥有UGC创作平台《重启世界》的游戏公司代码乾坤以及上文中提到的VR公司Pico。


“从长远来看,元宇宙的理念符合人类技术的发展方向,就是让我们的媒介形态不断逼近我们所生活的真实的物理时空,这包括在感官上更加逼真、更加沉浸、多感官的模拟,也包括打破原有网络孤岛效应,建立一种能够自由联通的新的经济形态,这都是未来的方向。而从现实角度考虑,不管是扎克伯格说的元宇宙还是马化腾说的全真互联网,它其实都是下一代计算平台。目前没有一个公司或者一种技术可以涵盖所有元宇宙需要实现的全部东西,因为它涉及大量基础设施,并非单一平台,也不是单一应用。”陈楸帆告诉贝壳财经记者。


据公开资料显示,近日,腾讯科技(深圳)有限公司申请注册“王者元宇宙”和“天美元宇宙”商标,国际分类分别为社会服务、通讯服务,当前商标状态均为“申请中”。记者统计发现, 目前“元宇宙”已有211个相关商标,其中单2021年申请注册的就有193个商标,国际分类涵盖办公用品、医药、家具、金融物管、材料加工和广告销售等,其中大部分处于“等待实质审查”阶段。


“虽然以目前的技术,要达到《头号玩家》中的效果还需要很长的过程,但可以预见的是,游戏行业的各个头部公司都会争夺未来自己在元宇宙的一席之地,角逐元宇宙的序幕才刚刚拉开。”钱弋对贝壳财经记者表示。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罗亦丹 编辑 岳彩周 校对 李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