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卫报》的一篇文章报道,剑桥大学古典学教授蒂姆·惠特马什(Tim Whitmarsh)在对一部鲜为人知的古希腊文本研究之后发现,这一文本竟与现代歌词无异——“他们说/他们喜欢什么/让他们说/我不在乎”,这一发现显示了现代诗歌与古典文学的隐秘连接。


这段匿名文字的结尾是“继续,爱我吧/这对你有好处”。据悉,这段文字曾在公元二世纪的东罗马帝国流行一时。


在比较了所有已知版本的文本后,惠特马什发现,这段文字使用了与古希腊诗歌完全不同的韵律形式,即采用了重音和非重音的音节。惠特马什提到,“重音诗”是所有现代诗歌和歌曲的祖先。大约到公元五世纪,“重音诗”才开始出现在拜占庭基督教的赞美诗中。


“我们很早就知道古希腊有流行的诗歌,但很多现存的诗歌都采取了与传统古典诗歌相似的韵律形式。这首诗却指出了一种独特而繁荣的文化,同时它又是口头的,”惠特马什继续说道,“它的措辞非常简单。这显然是一种民间文学形式。我们因此得到了激动人心的一瞥——那种隐藏在古典文化表面之下的口头流行文化形式。”


惠特马什认为,这些诗句由四个音节组成,第一个音节的重音较强,第三个音节的重音较弱,可能代表了古代地中海口头诗歌和歌曲的失落世界。这在古典世界之中是无可比拟的发现。


“诗歌是如此重要,但我们都知道,口语并不适合某些类型的诗歌,所以有时候,人们会阅读带有重音的诗歌,这其实相当于现代诗歌。这是现代人早已习惯的形式,它对我们来说是如此自然,但它并不是自古有之。这首诗的发现将重音诗歌最早出现的时间推后了至少300年,”他接着说道,“这首诗歌还有一种磁性的节奏,每小节四拍,第一拍有重音,第三拍有较弱的重音,这与摇滚和流行音乐有异曲同工之处。”


惠特马什说,这首诗的主题“也给人以超然的现代感”。他将这首诗歌与性手枪乐队的台词做了比较:“We’re pretty a-pretty vacant / And we don’t care,” 这首诗写道:“Λέγουσιν 他们说/ἃ θέλουσιν 他们喜欢什么/ λεγέτωσαν 让他们说/ οὐ μέλι μοι 我不在乎/ σὺ φίλι με 继续,爱我/ συνφέρι σοι 它对你有益。”


刻有该首诗歌的宝石。


目前,这首诗保存于匈牙利的阿昆库姆博物馆(Aquincum Museum)。保存最完好的一块藏于该博物馆的一座石棺中。据悉,惠特马什刚在《剑桥古典杂志》上发表了相关研究论文。文章提到,他是在一个碑文集上发现了这首诗。他的一位同事安娜·莱夫塔图(Anna Lefteratou)告诉他,这首诗让她想起了一些后来的中世纪诗歌。也是因此,他才决定深入挖掘这首诗的历史。


编译 | 吴俊燊

编辑 | 青青子

校对 | 李世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