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5日,美英澳三国召开视频会议,宣布建立军事领域合作伙伴关系,并以三国国名字母缩写合拼,命名为“AUKUS”。图/凤凰卫视新闻报道截图


9月15日,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宣布建立“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军事领域合作伙伴关系,并以三国国名字母缩写合拼,命名为“AUKUS”,其核心是由美英帮助澳大利亚建立一支至少拥有8艘核潜艇的部队。澳大利亚由此成为继1958年英国之后,第二个获得美国核潜艇技术的国家。


尽管三国声明中小心翼翼地避免提及中国,但其在印太地区组建“小北约”、拉小圈子针对中国的意指仍一目了然。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指出,这是“极其不负责任的行径”, 这种小集团违背时代潮流,与地区国家的愿望背道而驰,不得人心,也没有出路。中方将密切关注相关事态。


组建“印太小北约”

英国首相“一马当先”最活跃


9月15日当天,在由美国总统拜登、英国首相约翰逊和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发布的联合声明中,将AUKUS这个被外界认为的“印太小北约”,解读为“这一努力将有助于维护印太地区和平与稳定”。


声明称,“70多年来三国与其他重要盟友、伙伴一道,共同努力保护我们的共同价值观,促进安全与繁荣,今天,随着AUKUS的成立,我们重申对这样愿景的承诺”。


而协议的核心则是,由美英帮助澳大利亚建立一支至少拥有8艘核潜艇的部队。此外,三国将分享诸如人工智能、网络防御、量子计算、远程打击等军事技术。


根据协议,接下来的18个月里美英澳将建立一个框架,令澳大利亚可安全控制核潜艇和其他转让的海军技术。


新的核潜艇将利用南澳大利亚州原先准备和法国合作常规潜艇的设施建造,而英国两家工厂有可能获得建造合同,但目前尚不清楚转让核潜艇的型号和技术。


这是美国60多年来首次对外分享核潜艇技术,澳大利亚也由此成为继1958年英国之后,第二个获得美国核潜艇技术的国家。


在三人中,约翰逊明显是最活跃的一位,甚至是“一马当先”。约翰逊在当天的讲话中,称三国是“天然盟友”,因为“我们地理虽然分隔,但利益和价值观相同,AUKUS将令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紧密,建立新的防务合作关系并推动就业与繁荣”。


而美国一位匿名高级官员则对媒体表示,这项协议“是根本性决定,将决定性地把美英澳几代人紧密联系在一起”。


寻求“抱团取暖”

替美国修补“不负责任大国”形象


对于AUKUS,三国声明小心翼翼地避免提及中国,英国国防大臣华莱士甚至针对中国外交官“冷战思维和意识形态偏见”的指责表示,英国“无意寻求与中国进行新冷战”,称中方这些指责是“错误”的。


但几乎所有观察家和媒体都异口同声表示,AUKUS其意指一目了然,是寻求“抱团取暖”,协调一致地与中国进行军事领域、甚至包括“一带一路”倡议等更广泛领域的对抗,遏制中国发展势头,同时寻求在尖端科技领域保持绝对优势。


澳大利亚下院外交委员会保守党籍主席图根哈特的话言简意赅:AUKUS的目标很清楚,就是中国。


一些分析指出,AUKUS基于早在75年前就已成形的、所谓“英语系国家联合”的美、英、澳、新、加“五眼联盟”。而其蓝本则是2010年6月英美签署的、被《时代周刊》称为“冷战时期最重要文件之一”的《美英战略防务合作协议》。英国《卫报》评述称,此举“令人毛骨悚然地立即联想到冷战”。


正如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中国问题专家马布比等所言,此举足以向中国表明,美国正利用其所有影响力为中国在该地区设置障碍,并千方百计遏制中国。另一些观察家,如英国伦敦大学亚非研究学院学者小林由佳等人则指出,如果协议得以贯彻,“可能勾勒出21世纪印太安全战略的形态”。


更有分析指出,之所以选择在此时此刻公布建立AUKUS的联合声明,还有替美国修补“不负责任大国”形象的考量:由于在阿富汗撤军问题上的狼狈和尴尬,美国在“保护盟友安全”方面显得缺乏担当,令其国际声誉严重受损。美国此时宣布AUKUS显然意在及时“止损”,通过更多“伙伴安全承诺”,促使各国继续相信美国会出头、出钱、出力和出兵保护其安全。


许多分析指出,英国之所以在“挑战中国”问题上近来显得格外活跃,是基于约翰逊所谓“全球英国”战略。也即,在 “脱欧”既成事实前提下,英国转而谋求与美国等“英语系”国家更紧密合作,并在全球范围扩大其影响力和市场,从而弥补丧失欧陆市场的损失。


正鉴于此,英国才会在去年底至今一系列涉华敏感议题上“一马当先”,甚至在今年7月派遣其唯一可以出海的“伊丽莎白女王”号航母抵达中国近海,响应美国所谓“南海自由航行”倡议。而美国显然对此意犹未尽,其国防部长奥斯汀就曾表示,“想知道英国在世界其他地区是否可以提供更多帮助”。


“不列颠式”副作用

英国又一次坑了法国“老冤家”


AUKUS的落地表明,美国在“抱团取暖”方面永远不会对英国的“队友之情”失望——当然,也会惹来一些有“猪队友”之嫌的“不列颠式”经典版副作用。


 “不列颠式”经典版副作用,指的是英国的“搅屎棍”传统,以及在各种协议、条约、合作框架中塞入各种私货的本能——这一次是顺手把法国给坑了。


2016年,法国海事集团击败日本竞争者,获得价值900亿美元的合同,在2030年前为澳大利亚建造12艘“短鳍梭鱼”级AIP常规潜艇。澳大利亚命名为“攻击”级,目的是取代现役“柯林斯”级常规潜艇。


这项协议,包括技术转让和由澳大利亚阿德莱德工厂进行专利制造,是法国—澳大利亚迄今最重大的军事合作项目,也被认为是法国总统马克龙的重要政绩之一。


然而,自6月以来就不断传出消息,称澳大利亚政府在英美两国、尤其英国游说下,正试图撕毁法澳合同,转投英美怀抱。评论家指出,美英此举意在让澳大利亚更早获得续航能力更强、也更隐蔽的潜艇,从而能早日在诸如南海等方向为自己“打下手”。而英国之所以格外来劲,还有希望借此拆“老冤家”法国的台、同时试图让本国企业从中“分一杯羹”的小心思。


9月15日,英国国防大臣华莱士面对法方的愤怒,煞有介事地表示,英国“并未试图破坏澳大利亚和法国间的关系”,称“这是澳大利亚自己的选择,并非英国所强加的”。这正所谓“此地无银三百两,海西英伦不曾偷”。


对此,法国人确实显得出离愤怒。法国外长勒德里安、国防部长帕利发表联合声明,强烈谴责了澳大利亚撕毁法澳潜艇购销合同的行为。法国前驻美国大使艾劳则在推特上愤怒表示,“澳大利亚撕毁合同这种背后捅刀子的行为表明,当今世界就是一片丛林”,这“更加凸显欧洲自主防卫的重要性和必要性”。


也因此,不少分析指出,AUKUS究竟能增添几分对抗中国“合力”尚且不得而知,却足以在美欧、英欧盟友关系间增添更多裂痕。


即便在对抗中国方面,AUKUS究竟能起多少作用,也令许多观察家怀疑。


英国《每日邮报》评论指出,“五眼联盟”中的新西兰4个月前就拒绝联署“五眼”旨在指责中国的联合声明。对于此次AUKUS诞生,新西兰总理阿登也表示“我们事先根本不知情”,并称新西兰奉行无核政策,如果澳大利亚真的执意建造核潜艇,那么这些核潜艇将被拒绝进入新西兰水域和港口。


不仅如此,“五眼”中另一“眼”加拿大也未加入。尽管加拿大国防部表示“事先得到了通知”,但评论称这“几乎肯定会降低其重要性,并且令五国间产生隔阂”。


分析家指出,美英澳此次“抱团”对付中国的尝试“究竟能走多远”令人怀疑。因为,美英既要不断推出这类明显针对中国的措施,又要持续向中国发出“我们希望和你们在其他问题上进行对话与合作”的信号是困难的,“中国是否会对这种双轨制下的战略层面合作感兴趣”显然大有疑问。


而且,AUKUS联合声明,在所谓“印太”层面也和者寥寥,迄今只有日本等少数国家和部分政客表示了欢迎,其余大多三缄其口。


正如马布什等专家所言,即便有心“配合”的区域国家也不免怀疑美方的政策持续性,“毕竟特朗普的4年表明,任何多边协议都可能因为美国的政府更迭而一夜间变成废纸”。而现任总统拜登也不见得比其前任显得更可靠——就在宣布AUKUS的当天,拜登在谈及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时,似乎就忘记了对方名字,而只好称之为“下面那个人”。


新京报特约撰稿人 | 陶短房(专栏作家)

编辑 | 何睿

校对 | 危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