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谷区地处京津冀交界地带,是北京市生态涵养区之一,肩负建设首都生态屏障的重要使命。

 

十八大以来,平谷区区委、区政府带领各部门、各乡镇,创新实施“四治一保 ” 治水、治气、治土、治环境、保生态)“双安双打 ”安全生产、安全稳定,打击破坏生态的违法行为、打击各类违法犯罪行为)等专项行动,重拳整治突出环境问题,走出了一条独具特色的绿色发展之路。

 

平谷区不断健全工作机制,形成了“生态桥”治理工程绿色循环经济等典型案例和“乡镇吹哨、部门报到”工作机制,实现生态环境闭环管理,形成联合执法链条,不断提升污染治理合力。

 

2017年至今,平谷的生态环境得到了很大改善。近日,记者来到平谷刘店镇、金海湖镇,探访当地如何解决生态环境问题。

 

村民用树枝换“有机肥”,一年可节省千元

 

平谷是大桃之乡,区内17个乡镇(街道)种植有34万亩果园果品种植不仅促进了经济发展,每年也会产生20余万吨的果树枝条等农林废弃物,如若处理不当容易造成环境问题。

 

刘家店镇党委书记马超鹰介绍:“我们平谷区是农业大区,每年会产生很多农业废弃物,包括枝杈、树桩、树叶、玉米秸秆,还有烂果、烂叶等。”他表示,这些农林废弃物,曾经都堆在了田间地头房前屋后河道边,形成了淹、污堵等脏乱差的现象 

 

寅洞村党支部书记邢数贺说,村里种植果树已有30多年,积压的果树特别多,田间地头河道边沟到处都是以前我们里车都过不来,两个车都无法相互错开

 

“结合老百姓的生活习惯,我们测算出,之前农林废弃物的处理大概是四六开。”马超鹰介绍,区里每年产生的20万吨农林废弃物中,有四成、约8万吨堆在田间地头堵塞河道,造成了比较差的生态环境,也阻碍了良好人居环境的建设。另外六成约12万吨老百姓用树枝来做饭取暖12万吨枝条如果充分燃烧之后,经过测算每年会产生486吨的PM2.5,在平谷上空飘着。

 

马超鹰介绍,多年来平谷区政府采取了很多措施,取得了一定成果,但政府、企业、农民、基层组织在政策、资金、技术、信息等方面没有有效对接,存在“断桥”,无法形成治理合力,致使“小树枝”变成了生态文明建设的“大麻烦”。

 

“生态桥”的提出,正是要解决这些问题。马超鹰解释,“生态桥”是一个体制和机制的桥,“我们的‘生态桥’不是实体桥,而是打通了各级政府与基层自治之间的桥,是打通人民群众与各级政府之间良善互信的桥。”

 

2017年1月,为彻底解决问题,实现多主体协同共治,平谷区委、区政府以刘家店镇为试点,启动“生态桥”治理工程,聚焦果树园林枝条、畜禽粪污、蔬菜植株残体等农业废弃物的资源化利用,鼓励农民把果树枝条废弃物、养殖废弃物等农业废弃物统一收集、统一处理,并制作高品质有机肥,有序还田,实现果树园林枝条、畜禽粪污、蔬菜植株残体等农业废弃物的资源化利用。

 

“生态桥”具体的实施环节是什么?马超鹰介绍,“生态桥”概念的提出,就是要加强基层的主动治理。群众所做的就是利用自己的劳动力,把田间地头、房前屋后和路边的树枝等收集上来,交到“生态桥”工程项目基地来,然后工作人员称重登记。“生态桥”工程,既改善了生态环境,又让农民从中获益。

 

“收集的农业废弃物,通过粗粉、细粉、辅助发酵的过程制成有机肥,然后按照1:0.8或者1:1的比例把有机肥返给老百姓让老百姓用这些有机肥改良他们的土壤”马超鹰说。

 

村民宋淑伟家中有6亩多地,一年总计可以上4吨左右农业废弃物。她说,上交一吨废弃物可以换一吨有机肥,之前要花钱买化肥,开始换取有机肥后,一年能节省三四千块的肥料钱。用树枝换有机肥,通过有机肥改良土壤,种出的桃口感也好了,市民都认可咱们的桃是有机桃,所以我的桃网上也更好卖了

 

2017年实施“生态桥”工程以来,平谷区的土都有了较大的改善,我们平谷区每年PM2.5的贡献值都在逐渐降低,人居环境排名在逐渐提升。预计,未来每年生产有机肥的能力要能达到2.5万吨以上我们生产的有机肥能够为周边老百姓覆盖5万亩以上的土地”马超鹰说。

 

马超鹰介绍,目前“生态桥”能涵盖18个乡镇,2个街道。“从2017年开始收集农业废弃物,到现在这些村落的土壤有机质含量由2017年前的1.07%提升到了3.07%,大大改善了土壤质量。”


据悉,工程开展至今,“生态桥”治理工程已完成全区布局,形成“2+17”总站+粗粉站运行模式“生态桥”治理工程系统解决了困扰平谷区农村多年的环境治理、空气污染、防火防汛防疫、土壤改良等重点难点问题,推动了平谷区农业绿色循环发展和生态文明建设,解决了基层生态环境治理的“最后一公里”问题。

 

“乡镇吹哨后,半小时内相关人员必须到”

 

“北有大金山,南有海子水库。” 这是金海湖镇命名的由来。

 

金海湖镇镇长曹静介绍,上世纪80年代,占地2万亩的大金山是有名的金矿产区2000年金山关闭后仍有不法分子进行盗采。

 

2017年,针对这种现状,平谷区委区政府果断决定把金海湖镇作为试点,开展“双安双打”工作。通过为期117天的专项行动,有效地打击了以盗挖金山和砂石为代表的破坏生态的违法犯罪行为,并总结提炼出了“乡镇吹哨、部门报到”的工作机制。

 

曹静介绍,此后,“乡镇吹哨,部门报到”的机制应用在日常工作的多个方面。

 

2017年的1月17号,平谷区委区政府把金海湖镇率先定为“双安双打”的试点镇,赋予了乡镇绝对的指挥权和领导权,建立了临时党支部。据悉,平谷区委、区政府在金海湖地区成立了大管委,由一名副区长牵头,21个区级职能部门作为管委成员单位,参与库区的综合整治和开发建设加大了库区的综合治理力度,使库区的乱象得到有效治理

 

“在党建引领下,相关部门人员和执法职能全部下沉到我们乡镇,帮助我们一块来治理这些乱象问题117天的综合执法行动,按照乡镇吹哨、部门报到,还有账单式执法补位式执法点位执法这些执法模式,最后形成了街乡吹哨、部门报到执法模式。

 

曹静介绍,之前金海湖边上有私搭乱建的现象。水库边钓鱼的浮台、违规出租的船只,不仅有安全隐患,产生的生活垃圾还破坏了水库的生态。“用吹哨报到的模式,我们‘吹’来了相关部门,帮助我们梳理了库区周边涉及安全隐患、环保的问题,梳理完了以后进行了综合执法。”

 

两个多月的综合执法后,金海湖在2018年首次达到了地表水Ⅱ类标准,非常见效。“这期间我们拆除了水库边45处私搭乱建,进行了库区里边1000多户村民的污水排放改造,也控制了农家院经营。

 

曹静认为,之前水库边的问题没有得到彻底治理,一是因为问题没确定归谁管,二是因为当时各部门的职责难以划清。 

 

“比如私搭的钓鱼浮台产生生活垃圾的问题,其实咱们不缺执法部门。我们属地把问题反映给有关部门后,有时候一个部门来三个人,但是也管不了。他能把钓鱼的人赶走,但他没办法收了这些垃圾。国土、水务、城管等部门,很难界定该谁管、管多少。”曹静介绍。

 

曹静认为,“街乡吹哨,部门报到”模式之所以能成功,是因为平谷区委组织部,按照权责清单,把所有执法部门的执法事项详细地列了出来,明确了各部门职责。“各执法部门对照执法事项去履职,非常清晰有效。另外,事项条款后边就跟着一个问责机制,我们会对各部门进行打分。部门来没来?来了有什么执法效果,我们给一个随时的反馈。年终还要给这些部门做出评价。考核立起来后,大家也都重视了。”

 

“过去各部门也都去处理问题,但大家很困惑,天天忙,却没有效果,执法形不成合力。后来吹哨报到机制明确了,一是各部门的职责必须清楚,二是吹哨后半小时之内部门相关人员必须到。”

 

金海湖景区常务副总经理赵志国表示,平常在景区巡逻时,发现周边村民有排污水等情况后,会及时向乡镇生态环境的执法部门进行反馈,由他们进行“吹哨”,然后区里相关职能部门会严格采取执法,制止破坏生态环境的情况。

 

“吹哨报到工作机制实施以后,我们金海湖景区的环境有了明显改观。过去有周边村民把污水往景区排放,还有村民用私人船只非法拉客,通过吹哨报到,这些情况已经全面清理和治理了。”赵志国说。

 

新京报记者 王景曦

编辑 樊一婧 校对 陈荻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