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3日,美国驻海地特使辞职,抗议拜登政府“不人道”驱逐海地难民。视频/新京报我们视频·世面


由于地震、动乱、极端贫困等原因,大批海地人于近期抵达美国得克萨斯州西南小城德尔里奥,寻求避难。但从9月19日开始,美国对这些避难申请者进行大规模驱逐,引发国际社会关注。
 
据美国媒体9月23日报道,美国海地问题特使丹尼尔·富特,也批评美国当局遣返海地难民的决定“非人道”,并向国务卿布林肯递交了辞呈。这无疑令美国在海地难民问题上雪上加霜。
 
突如其来的手忙脚乱
 
近年来,加勒比岛国海地持续动荡:政府不断更迭,帮派暴力肆虐,加上地震、飓风、饥荒……让这个拉美最早独立的国家满目疮痍,民不聊生。
 
今年7月7日,海地总统莫伊兹在家中被暗杀,死因至今扑朔迷离;8月14日,11年前已爆发过一次大地震的海地再度发生里氏7.2级地震,导致至少2200人死亡,12268人受伤,令这个“绝望之国”更加绝望。
 
9月中旬以来,数以万计海地难民从四面八方涌入墨西哥,然后自南向北抵达阿库尼亚。这里与美国得克萨斯州德尔里奥,仅隔一条格兰德河。他们扶老携幼徒涉过河,在德尔里奥安营扎寨。这个仅有3.5万人口的小城,在过去几个月已被涌来的难民挤得人满为患。


由于海地难民们普遍没有美元,当地居民对他们也冷眼相待,难民们索性在格兰德河上拉起长绳,每日攀绳渡河,回到墨西哥境内购买所需食物、用品。
 
自上任以来,美国总统拜登常常给人一种“打瞌睡”“慢一拍”的感觉,但这次他和他的美国政府可谓从严务实、雷厉风行。
 
自9月19日起,美国即动用陆、空两方力量,开始大规模强力驱逐海地难民,仅19日至21日就派出了13架次遣返航班,并一度宣称要将航班密度增至每天7班。而美国国土安全部则派出马队追捕和驱逐难民,试图将他们赶回格兰德河对岸。
 

这次被美国国土安全部称作“史上最高效移民遣返”的行动,效果的确立竿见影。9月18日,德尔里奥海地难民人数达到15000人的最高峰,但9月23日已仅剩4050人。据报道,有1400人被航班遣返回海地,“数千人”被赶过格兰德河回到墨西哥境内,3200人被“移交其他部门”。


▲9月22日,美国得州在边境部署车队当路障,用“钢铁之墙”阻止海地难民进入。视频/新京报我们视频·世面


舆情危机也随之而来。本周稍早,国土安全部马队粗暴驱逐难民的视频,开始在网络平台传播。视频中,马队不但大打出手,还狂呼着诸如“滚回墨西哥去”之类刺激性语言,令人怵目惊心。
 
随即,强行遣返航班引发更大混乱。绝大多数海地难民,并非直接来自海地,而是从近至伯利兹、远至智利的拉美各国而来,其中许多人十几年未踏上海地国土,甚至有些孩子系在海外出生。不分情况,将他们“空投”到危机四伏的海地,无疑是草菅人命。正因如此,这些被强行遣返的难民掀起了多次大规模骚乱。
 
9月21日,美国当局紧急叫停了眼看“要出人命”的难民遣返航班,23日又匆匆宣布“已停止马队巡逻执法”。
 
富特的辞职,让海地难民遣返事件达到高潮。这位海地总统刺杀事件发生后,这位刚走马上任的美国海地问题特使,致信国务卿布林肯称,美国对海地的政策、方法存在“严重缺陷”,而他提出的政策建议被“忽视和驳回”,因此他不愿与美国将数千名海地难民和非法移民遣返回海地的“非人道、适得其反的决定”有所关联。
 
他还表示,在海地,黑帮对日常生活构成威胁,而美国官员只待在严格保安的使馆大院里无所事事。


▲7月7日,海地总统在寓所遇刺身亡。视频/新京报我们视频·世面


从“假大方”到“真甩锅”
 
极富讽刺意味的是,此番拜登政府驱逐难民所适用的法律条文,是2020年3月由美国疾病与预防中心发布的《公共卫生保护条例》第42条。而这项旨在提高驱逐遣返难民效率、允许不经过甄别、难民申请程序即行遣返的法律条文,是拜登前任特朗普力推、在选战期间和拜登上台之初大张挞伐的“特朗普乱政”。
 
2021年5月,上任不久的拜登延长了已在美国居住的多达15万海地人“临时保护”身份;7月,他将这一政策适用范围拓展到7月29日前入境美国的海地人,以显示自己反对特朗普政策、安抚民主党内主张宽待难民和非法移民的“进步派”。
 
正是这种模棱两可的政策,刺激了成千上万原本已在海地以外各国定居的海地人,争先恐后地涌入墨西哥“待时而动”。

▲9月19日,拜登政府驱逐边境桥下难民,每天5至8架航班送他们离开。视频/新京报我们视频·世面


7月、8月连环发生的刺杀总统、大地震和接二连三的黑帮恶性事件,让满怀期待的美国境外“待机”海地难民突然觉得“时机已到”,他们在短短几天内“突袭”了德尔里奥。
 
富特辞职后,又屡遭非议。9月24日,白宫新闻秘书普萨基承认粗暴撤侨“很可怕”,却又“甩锅”刚刚辞职的富特,称他“从未向我们提出过和难民有关的意见,政府对此一无所知”,指责他“逃避责任”。
 
美国国务院第二号人物、副国务卿谢尔曼和部门发言人普莱斯,索性不顾官场礼仪惯例,在富特辞职当天大骂其“相关建议是迂阔之论”“居然要美国派兵去海地维持人道秩序”,称“并非所有建议意见都必须得到采纳”。
 
一方说没收到过富特任何意见,一方指责其意见并非要必须采纳。拜登则在“大事不妙”后再度“睡意来袭”,迄今一直对此缄口。
 
事实上,拜登并没打算就此收手。9月23日,墨西哥边防警察已封锁了格兰德河南岸,这显然是为了兼顾“控制海地难民人数”和“不让美国政府和执法部门难堪”之举。
 
当地时间9月23日,美国国务院发表声明,称“将继续致力于与海地政府和其他方面合作,以加强当地民主、法治、经济增长、安全和保护人权”。这样的声明,过去11年来他们已发出多份,至于效果如何,国际社会有目共睹。
 
美国国务院还声称,将努力确保遣返难民航班提供“人道待遇”。据《纽约时报》记者扎克斯和沙利文叙述,所谓“人道待遇”,只不过是一份快餐、一个“卫生包”和100美元,而且要抵达海地首都太子港机场后才发。


特约撰稿人 | 陶短房(专栏作家)

编辑 | 徐秋颖

实习生 | 韦英姿

校对 | 危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