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8点见,多一点洞见。每天早晚8点与你准时相约,眺望更大的世界。


近日东北多地发布限电通知,对部分区域采取了居民限电措施。此外江苏、湖南、浙江、广东、云南等10余省份“能耗双控”下相继出现了一些限电现象。随着冬季临近,入冬之前本轮限电会结束吗?


今年以来,受煤炭价格大幅上涨且持续高位运行影响,国内电力面临供需紧张局面。不过,在南方一些省份,限电目前仅发生在部分工厂,东北为何要限制居民用电?


东北某地电网工作人员表示,由于东北整体上工业类型、数量相对少,大部分变电站和电厂都是民用多一些,和南方的情况有区别。国家电网客服工作人员确认了这一说法,她表示,这次确实限制了居民用电,主要是因为东北地区已经首先对非居民执行有序用电,为了不扩大停电范围,造成大面积停电,才采取了对居民限电的措施。



入冬前,限电会结束吗?东北某地电网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他们也要等通知,目前没法确定具体日期。但她个人推测,应该不会太久,“毕竟东北冬天比较冷,还有地方是电采暖。”


事实上,限电并非仅在东北地区执行,全国多地都在执行限电工作。


贝壳财经获悉,截至9月24日晚,GDP排名前四的省份中,山东省烟台、淄博,江苏省徐州、淮安、连云港、盐城、泰州、无锡、苏州;浙江绍兴,广东东莞、佛山、汕头、揭阳等城市目前已确认有企业接到“停电限产”通知,涉及化纤、水泥、纺织、印刷、冶金、石化、光伏、电镀等多个高能耗行业。



中国工程院院士杜祥琬26日表示,实现“双碳”目标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也是一个科学的转型过程。“政策性很强,需要把握好节奏,积极且稳妥地发展,既要防止一刀切简单化,比如以为简单地拉闸限电就是低碳,同时也要防止转型不力带来的落后和无效投资。”阅读全文>>>




随着全球经济的逐步复苏,能源紧缺成为了全球面临的棘手问题。由于天然气价格飞涨,在英国2021年的圣诞节大餐中,火鸡这道传统美食可能要缺席了。


过去数周,包括英国在内的欧洲各国天然气价格上涨,冲击着对天然气需求较高的食品、能源行业。随着寒冬到来,天然气价格上涨引发没有暖气过冬、肉类食品短缺、缺电的担忧,欧洲多国正推出紧急措施加以应对。



报道称,二氧化碳对牲畜的人道屠宰以及延长肉制品的保质期至关重要,而二氧化碳主要来源于化肥工厂,这些工厂将化肥生产过程中产生的二氧化碳作为副产品销售。但在天然气价格上涨的情况下,大型化肥厂暂停营业,二氧化碳出现了供应短缺的问题。


食品产业之外,英国的能源产业也受到冲击。根据英国石油和天然气贸易机构的数据,自今年年初以来,天然气批发价格飙升了250%,其中自8月以来上涨了70%。除了英国,其他欧洲国家也面临着天然气上涨带来的问题。



随着冬季的到来,需求也在增加,欧洲的能源产业受天然气价格上涨的影响尤其严重。由于欧洲依赖天然气发电,近期天然气价格上涨引发电价抬升。国际能源署称,最近几周,欧洲电价已攀升至十多年来的最高水平,在许多市场上已升至每兆瓦时100欧元以上。


国际能源署发表的声明称,欧洲天然气价格的上涨也折射了全球天然气市场的情况。随着经济从疫情封锁中恢复,全球天然气需求增加,也推高了全球天然气的价格。阅读全文>>>




近日,河南两名干部驾车护送村民就医时被山洪卷走失联的消息,牵动了很多网友的心。截至26日15时,两人失联已超40个小时,搜救范围已延长至事发地河道下游20公里。


2021年9月24日晚,河南济源王屋镇机关包村干部卢瑞生与西坪村支委王强,一同查看西坪村防汛工作时,因村民王某突然发病,在送王某夫妇看病途中,所驾车辆意外侧翻入河,王某夫妇被推至岸边获救,两名干部下落不明,正在全力搜救。



当地一名知情人士向新京报记者介绍,事发地为出村的漫水桥,该桥被山洪冲垮,车辆行至此处意外落水,两村民被干部从车里推出获救,“当时是卢瑞生开车,他不知道那桥被水冲垮了,他的车头栽进去后倒不出来,被水冲得斜着进去了。当时两个村民也在车里边,其中王某的妻子在副驾驶坐着,前边窗户开着门开着,卢瑞生把她推出去,她被冲到下游顺着路边爬出来了。”


上述知情人士表示,事发时,作为西坪村支委的王强和生病村民王某坐在后排,在车被冲进山洪前,王强带着王某脱险上岸,卢瑞生没能脱险,王强再次返回救援被困的卢瑞生时双双落水,“连车带人一块被冲走。”



参与救援工作的神鹰救援队一队员表示,现在搜救工作仍在继续进行,目前已沿河搜索10多公里,截至26日15时仍未发现两人踪迹,“水位没下降,我们现在还按昨天锁定的位置往下慢慢排查,现在搜索的范围大概快10公里了,这一段往下游还有10公里。”阅读全文>>>




9月26日的北京国际电影节评委见面会上,“陈坤呼吁给年纪大的男演员多点机会”,由此引发了网友的广泛讨论。


在流量经济与天价片酬时代,大多数中年演员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演“小鲜肉”“流量小花”的爸爸妈妈;要么“装嫩”,不断向“少男感”“少女感”靠拢。年龄30+女演员的尴尬处境,其实更典型。年龄30+的女演员有点“两不靠”,演20岁出头小年轻的妈,有点撑不起来;如果演少女,又有点勉强。


1981年出生的杨蓉演少女被骂,她在微博回应称:“我们这一拨30+的女演员努力维护着少女人设,不是因为我们喜欢,而是市场需要……我怕转型后,我被定义成中年女演员,跟那一拨儿我崇拜的女演员一样成了‘非常有名非常美但没有戏演’。”



在追捧流量“鼎盛时期”,影视主角和故事常常是以年轻顶流为核心,俗称“小鲜肉”。有流量就意味着有点击率、收视率和票房,就意味着能“来钱”。“顶流鲜肉”演主角,找“老戏骨”当配角,一度是“流量+IP”类剧集的标配。


这两三年来,随着天价片酬之风被遏制以及“流量+IP”纷纷扑街,“流量至上”的标准也被深刻检讨,而影视剧中的“叔圈的崛起”正成为重要的现象。以近段时间的热播剧为例,《扫黑风暴》里,孙红雷、刘奕君闪闪发光;《乔家的儿女》里,刘钧大获好评;《长津湖》里吴京、胡军、朱亚文、段奕宏等人共挑大梁。



如此种种,都提醒影视剧制作不能再停留于简单的“流量至上”,而要讲好中年人的故事,编剧们也需要深入现实生活去挖掘,更多地开拓中年人的故事蓝海。阅读全文>>>



编辑 王晓琳 魏冕  校对 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