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联合造车到全面合作,北汽蓝谷正深度绑定华为。  


9月26日,北汽蓝谷发布公告称,子公司北汽新能源与华为签署全面业务深化合作协议。根据协议内容,双方将进一步加强联合品牌全系合作车型的产品开发;同时,基于联合开发的HBT项目产品,双方将共同打造“ARCFOX”和“HI”联合品牌。  


北汽蓝谷表示,在营销渠道共享上,双方联合品牌的全系合作产品将实现在华为线上、线下渠道销售,计划于2021年底前实现双方共同发布的首款Huaweiinside智能豪华纯电轿车极狐阿尔法S(HI版)的线上线下渠道销售合作。  


或受此消息影响,9月27日,北汽蓝谷开盘一字涨停。截至收盘,北汽蓝谷依然涨停,股价报13.16元/股,总市值564亿元。  


双方签署合作协议,极狐车型将进入华为销售渠道?  


事实上,北汽新能源与华为早有合作,双方曾于2019年联合设立了“1873戴维森创新实验室”;但今年以来,随着华为以“帮助车企造好车”的方式进军汽车行业以及双方合作消息的密集发布,双方的一举一动备受关注。  


今年4月17日,极狐与华为联合打造的首款量产车型——极狐阿尔法S华为HI版正式上市。借助华为HI解决方案,官方介绍,ARCFOX极狐阿尔法S华为HI版车型成为首款具备城市通勤能力的智能驾驶量产车,具备华为最高阶智能驾驶水平。在上海车展前公布的车辆智能驾驶在白天和夜间的真实道路测试视频更是引发了极大关注。  


4月18日,在华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新品发布会后的媒体沟通会上,华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总裁王军表示,过一段时间,华为可能将会开始通过消费者BG的渠道(也就是华为线下门店)来卖车。但王军并未透露华为门店将具体出售哪些车型。  


虽然最终重庆小康旗下的赛力斯成为与华为达成销售渠道合作的首个车企,但极狐与华为的表态仍令外界对双方的进一步合作充满期待,并不断被传出双方深化合作的猜测。  


今年5月,曾有消息称,华为寻求控制北汽蓝谷旗下的电动车品牌极狐ARCFOX;一位内部人士也向媒体表示,双方确实在密切接触,但华为不太可能控股北汽极狐,入股的可能性更大一些。但上述消息均被北汽蓝谷和华为官方予以否认。  


此后,北汽集团总经理助理、北汽蓝谷党委书记、董事长、总经理刘宇在接受贝壳财经等媒体采访谈及相关消息时也未透露更多消息,仅表示“我们会在很多领域进行深入合作,不仅限于自动驾驶,还包括人工智能方面的合作也将进行。但现在还属于项目初期,不太方便说太多。”  


直至此次公告的发布,北汽新能源与华为的进一步合作内容水落石出。  


根据协议,双方将进一步加强联合品牌全系合作车型的产品开发和智能网联汽车业务领域的合作,共同探讨和开展联合开发、测试和验证。  


同时,双方还将基于联合开发的HBT项目产品,共同打造“ARCFOX”和“HI”联合品牌;就营销渠道共享制定细化方案并实施,实现HBT项目产品在华为线上、线下渠道销售,计划于2021年底前实现首款Huaweiinside智能豪华纯电轿车极狐阿尔法S(HI版)的线上线下渠道销售合作。  


这意味着,若按协议达成合作,极狐将成为继赛力斯后,第二家进入华为销售渠道的汽车品牌。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华为的渠道很有光环和集客效应”,对北汽蓝谷是利好。  


不过,9月27日下午,有消息称,“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华为与北汽新能源尚未达成销售合作,双方仍在接触中,年底前不一定能实现合作。”对此,贝壳财经记者先后向北汽新能源和华为官方进行了求证,但截至发稿时未收到回复。  


在公告中,北汽蓝谷也提到,“具体合作和实施方案以双方另行协议约定为准。”  


绑定“华为”带来流量,极狐能否成功变现?  


值得关注的是,虽然极狐和华为合作的首款Huaweiinside车型极狐阿尔法S(HI版)已于4月份正式上市,但目前北汽蓝谷的业绩表现却未见起色。  


今年上半年,北汽蓝谷的营业收入为24.37亿元,与去年上半年相比下降21.6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为18.13亿元,相比去年同期缩窄2.6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亏损为20.97亿元,亏损幅度相比去年同期扩大5.43%。  


对于公司亏损的原因,北汽蓝谷在财报中表示,公司产销量未达预期,现有毛利无法覆盖固有成本费用,加剧毛利率同比下降;同时,为实现产品向高端化转型,全力推进ARCFOX极狐品牌提升和渠道建设,公司加大品牌传播力度,增加了广宣及运营费用等。  


北汽蓝谷官方表示,今年下半年将继续聚焦ARCFOX极狐品牌提升和渠道建设,并“与华为全力推进极狐阿尔法S华为HI版的量产准备与交付工作。”  


不难看出,对于未来极狐品牌的发展,北汽蓝谷几乎是一种孤注一掷的姿态。此前在今年年初,刘宇更是提出了“让北汽新能源在三年内重回第一”的计划,并定下了2021年极狐卖出1.2万辆的目标。  


而随着双方合作协议的公布,在已有赛力斯“试水”的前车之鉴下,极狐能否借助华为销售渠道实现销量提升也成为业内讨论的焦点。  


在汽车行业分析师钟师看来,“渠道强弱是销量多少的前提条件。”但目前极狐在市场推进遇到的挑战较大,吸引更多的经销商投资者较难,而华为在手机业务如火如荼时期在全国铺设了大量的线下实体店。  


“对于华为而言,与其他跨界跨类品牌合作,在让原有渠道增加新业务的同时,也可对新能源汽车的零售业务市场试水,积累经验与数据,以便于更贴近渗透到汽车行业中。”钟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华为汽车BU总裁余承东也曾透露,手机这种高频、刚需、海量的产品业务遇到巨大的困难,智能电动汽车销量虽然没有手机那么大,但是单价高,能够弥补手机的销量缺失。华为要利用线上、线下全渠道帮助车企卖车,而华为线下超过5000家高端授权体验店、覆盖了中国的每一个重要城市,是华为卖车的最大优势。  


今年4月,与华为销售渠道率先合作的小康旗下赛力斯迎来了高光时刻。凭借与华为的绑定,赛力斯SF5在上海车展发布后,官方表示上市两天订单突破3000辆,一时成为市场热门车型;赛力斯的制造商小康股份的股价也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暴涨了8倍,市值飙升了近7倍。  


但7月份,贝壳财经记者走访北京市内的华为旗舰店和赛力斯线下店发现,赛力斯SF5华为智选版车型在北京整体销量表现不及最初预期,车辆交付时间也超出了约定的60天。  


公开数据显示,2021年4-8月,国内赛力斯SF5车型的销量分别为129辆、204辆、1097辆、507辆、715辆,月均销量仅500辆左右。  


分析人士表示,赛力斯车型虽受混动车在京不能上新能源牌照的影响,但整体来看,赛力斯的销量并不理想;且从销量来看,华为“光环”给车企销量增长起到明显推动作用的效果目前还未显现,再加上汽车属于高价产品,消费者作出选择时要比购买手机等电子产品更慎重。  


同样,在推出与华为合作的阿尔法SHI版车型时,华为强大的流量效应也为极狐带来了众多关注。长期徘徊在8-9元/股的北汽蓝谷股价曾在一个月内多次涨停,最高涨至19.87元/股。但在销量上,极狐仍未打开市场销路。  


数据显示,今年7月,极狐交付量为525辆,环比增长90%;8月份交付量为563辆,虽实现连续5个月环比增长,但在整体新能源汽车市场表现未及预期。  


极狐能否借助华为在仅剩一个季度的时间里完成1.2万辆的销量目标?市场并不乐观。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张冰 编辑 徐超 校对 贾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