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岁的胡范平损失了108万,一家人的生活都没了着落;68岁的吴琴被年轻的销售忽悠了,再也没要回钱;63岁的曹迎林从桥上纵身一跃,三天后尸体才被人找到……养老的钱,不好挣,但好骗。


“现在身体还不错,可等老了呢?”

“你不知道他们当时说得有多好!”

“我不是贪这些钱和小便宜,是真想住进养老院,怕以后病情恶化,给子女添麻烦。”

“这些钱都是儿女给的,还有我们的退休工资,是我和老伴全部的积蓄。”

……


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以“养老院”“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等关键词作为筛选条件,可以找到101份受害者全部为中老年群体、希望未来接受对方提供养老服务的刑事一审判决书,涉及96起案件,遍及26个省级行政区,受害人数超6万,涉案金额80多亿。



历时922天的庞氏骗局


通过分析提及受害人数的83份判决我们发现,养老诈骗案平均受害人数为771人。发生在江西的一起案件,受害人数甚至高达7883人。


受害人数何以动辄百千?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养老诈骗通常属于庞氏骗局。骗子们需要不断吸引新客户,从他们的钱中拿出一部分,当作利息返给老客户,这样才能维持骗局。此外,老客户尝到了甜头,出于好意,很有可能还会拉亲朋好友入伙。于是,诈骗范围越来越大,受害者越来越多。


一位被骗的老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这样说道:“我当时在成都周边一个休闲酒店泡温泉,认识了一个80多岁的姐姐,她比我年长,大家经常聊天就慢慢熟悉起来,她向我极力推荐,说有个养老院巴适得很,喊我一定要去看看。”



由于很多骗子一开始会给到承诺的收益,所以往往直到他们携款潜逃、或者无法支付本息而崩盘时,受害者才会意识到自己被骗,于是养老诈骗类案件的时间跨度通常很长。


我们本次筛选出的96起案件,平均时间跨度为922.29天,约为两年半。其中,持续时间最久的一起案件发生在河南,被告人自2009年初至2017年初的八年间,参与诈骗了1332户集资人近4.5亿元。



不仅受害者众多、时间跨度较长,骗子们还会对同一受害者进行长期多次诈骗,因此养老诈骗类案件往往涉案金额巨大。


我们本次筛选出的96起案件,案均涉案金额为8355.4万元,累计涉案金额为80.21亿元,其中单案涉案金额最高为14亿元。



繁多的套路和组队的骗子


几毛菜钱都要讲价的老年人,为何会让人把“棺材本”骗光呢?


最初很可能是因为节俭。注册就送鸡蛋豆油,购卡消费返利返物,天天领钱免费旅游……起初的小恩小惠,让老人们放下戒心。殊不知,这恰恰落入了骗子们“放长线钓大鱼”的套路。高额的“分红利息”、极具诱惑的“会员折扣”,当老人尝过最初的甜头,慢慢加大投入之后,才会发现自己已落入陷阱。



还有一个原因,骗子现在都是专业团队化作案。本次筛选出的96起案件中,54起被告人都为多人,超过半数,共涉及328名被告人,其中涉及人数最多的判决书包含26名被告人,这些人还只是一线“营销团队”的“领导”。


在环环相扣的诈骗布局中,散发传单、招揽“客户”、带领参观、组织旅游、签订合同等诸多环节需要多人合伙完成。据多位受害老人透露,他们往往是在公园散步、市场买菜、朋友聚会时“偶遇”养老机构的营销人员。


梳理相关案件可以发现,“营销团队”里数量众多的业务员是从社会上招募的。据报道,一家已“爆雷”的养老公寓,将公寓床位“服务外包”给20多个“专业营销”队伍分销,提成达18%至25%。


正是这些无孔不入的“营销团队”,三天两头给空巢老人“送温暖”,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儿孙不在身边的缺憾。前不久,长沙一起养老公寓“爆雷”案庭审,多名旁听审理的受害老人表示,对爆雷前引导他们签合同的业务员并无太多责怪。


1.9亿老人的晚年如何安放


再多套路、再多骗子,如果没有养老的需求缺口,这类案件也不会如此泛滥。


根据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2020年全国65岁及以上人口有1.9亿(比2000年时增加了1亿),占总人口比例达13.5%;149个地级及以上市的65岁及以上人口占比已超过14%,进入国际通行标准定义的深度老龄化阶段。


仅靠公办养老机构,无法满足日益增长的养老需求,民政部已多次发文鼓励民办养老机构兴建,但在民办养老机构利润普遍不高、投资回收期较长等现实因素的影响下,民办养老机构在经营上还是频频遭遇盈利难、融资难等问题,导致养老行业深陷“好骗难赚”的困局。



我们本次筛选出的案件,受害者就都是有养老需求的群体,他们通常希望获得或预订养老床位、拥有良好养老环境、在未来养老时享受优惠、不给子女添麻烦等等,而诈骗犯正是利用这种需求心理点对点设置圈套。允许买断、预订床位,暂时不住还可选择返还利息;带领参观虚假的养老环境,设置活动室、图书馆等吸引老年人;宣传良好的医疗设施和救助方案等,来攻破老年人的心理防线。


养老诈骗“病毒式”传播的形势,某种程度上暴露了监管“盲点”。多位专家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养老领域非法集资、诈骗等涉众型犯罪,事后惩处往往侦办、审查时间长。同时,集资主体的债权债务关系复杂,资产处置困难,追回资金比例低。显然,只有强化对民办养老机构的事中事后监管,才能防微杜渐。


而对于普通人来说,多关怀身边的老年人,别让他们只能从骗子那里获得温暖、陪伴;多花一些精力帮老年人认识到,“高回报”“高利润”往往都是圈套。


数据新闻编辑 李媛 实习生 齐纪元

新媒体设计 苗奇卉

校对 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