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稻葵。


近日,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院长李稻葵在2021年清华大学文科工作会上表示,清华大学社会科学的发展,应该放到世界发展的大格局中来精准定位。中国的发展已经引发了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担忧,不仅仅是关键技术出现了“卡脖子”现象,更重要的是在意识形态领域,出现了“卡脑子”问题。解决卡脖子问题要靠科技创新,卡脑子问题要靠社会科学。  


以下是李稻葵教授的发言全文:  


非常感谢文科处的邀请,和各位领导、同事分享我对清华社会科学发展的一些思考。今天我想交流的话题,用一句话总结就是“以学术思想为抓手,勇于承担新时代清华社会科学发展新使命”。  


我认为清华大学社会科学的发展,应该放到世界发展的大格局中来精准定位。总书记反复强调两个大局:一是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二是中华民族复兴的战略全局。这两个大局与社会科学的发展有什么关系?我认为关系非常密切。  


首先,中国的发展已经引发了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担忧,不仅仅是关键技术出现了“卡脖子”现象,更重要的是在意识形态领域,出现了“卡脑子”问题。今天,在西方的学术界和思想界总把中国和国家资本主义、非自由市场经济、威权主义等词联系起来,中国就好像一个成绩不断提高的学生,但是讲不清自己怎么提高成绩的,于是同学们总是怀疑你在考试中作弊了。且这些指责已经演绎出实际的利益问题,在WTO谈判、CPTPP协定中,中国在国有企业、技术进步等问题上都被视为“另类”的存在,所以在意识形态领域的“卡脑子”问题实际上每天都在影响着我们国家的发展,这种无形的影响甚至比芯片、比航空发动机来得更实际。  


反过来讲,中国作为一个世界上受尊重的崛起大国,我们在意识形态领域里,必须要产生一套在国际上有影响力、有感召力的新的思想体系,突破西方的围追堵截。为实现这个目标,我个人认为社会科学研究是根本。清华社会科学发展承担着新的历史使命,即如何能够把中国的成功实践总结升华为具有普遍意义的新知,形成一套系统的理论和思想,让其他国家也可以学习借鉴。当然这个总结和升华的过程要建立在学科建设、规范研究的基础上。要实现将中国实践从特殊性到一般性的提炼升华,中国社会科学工作者们责无旁贷,也是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清华社会科学工作的根本任务所在。  


如何实现这一目标?仔细梳理,我以为清华社会科学发展可能需要?“三箭齐发”。第一支箭,智库建设。在短期,对于一些重大的时事话题,我们要给国家出好策,谋好计,在这方面,过去一两年内我们取得了很大进步。第二支箭,现行体系下的学科建设。刚才不少同事都汇报过了,从教育部学科评估、国内外论文发表、被引用量等指标来看,我们已经做得很好了。第三支箭,学术思想建设。不同于短期的智库建设,也不同于中期的学科建设,原创性学术思想的培育是一个长期的基础性工作,是要经过一群人、数十年的努力,逐步形成一个在国际学术界有影响力的新学科。加强学术思想领域的建设,这恐怕是解决意识形态领域“卡脑子”问题的关键。  


这方面我有一点心得,借此机会向各位做简单汇报,首先,三年前在学校的领导下我们成立了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Academic Center for Chinese Economic Practice and Thinking,ACCEPT),目的就是要从中国经济发展中提炼出经济学新思想和新知识。第二,我们认真梳理,发现中国经济实践中最有心得的经验是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也最有可能为经济学贡献新知,为此我联合200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也是我的导师埃里克·马斯金教授,共同提出了“政府与市场经济学(Governmentand Economics)”这一新的经济学分支。第三,我们创办了一本国际学术期刊,叫《政府与市场经济学研究》(Journal of Government and Economics,JGE),作为政府与市场经济这个经济学新分支的交流平台。为了尽快培育该期刊的影响力,目前每一期都会邀请已经在国际上具有相当影响力的、诺奖级的学者撰稿,共同推动建设新的学科、新的思想。  


总之,我们希望通过创立一个经济学的新分支,与全世界的经济同行一起共同研究源于中国经济实践、超越中国具体国情、具有普遍意义的社会科学的新思想、新知识,最终突破现有的西方意识形态领域的围堵,让中国的大国崛起得到世界范围思想领域的广泛接受。  


请各位领导、同事批评指正,谢谢大家!  


编辑 徐超 校对 卢茜